2011年12月30日 星期五

2012總統選舉第二場政見發表會


YouTube播放清單頻道

蔡英文第一輪政見發表


民進黨主席暨總統候選人蔡英文今(12/30)日出席第二場總統候選人電視政見發表會,蔡英文第一輪政見發表全文如下:

主持人、監察人、宋主席、馬主席,親愛的國人同胞,大家晚安、大家好:

最近,我們看到很多馬總統的電視廣告。馬總統找很多人來推薦自己,說這個總統有多好。這樣的廣告很花錢,但是沒有政績、花大錢的廣告,到底有沒有說服力,人民自有判斷。

今天,在政見會的開始,我們就試著用一般人民的角度,來回想過去四年,馬總統到底做得怎麼樣。2008年,台灣人民用 760萬張的選票把馬總統送進總統府,而且還給了馬總統四分之三國會的席次。當時,馬總統告訴我們:六三三,馬上好,完全執政、完全負責。

2009年發生了八八風災,死傷的人數我實在不忍心再提,但是,當人民遭受無情的天災、承受生命財產損失的時候,我們的總統,第一個時間,把所有責任都推給地方政府。當人民泡在水裡的時候,馬總統還有心情去游泳,官員理所當然的,在飯店裡過父親節。

天災無情,但是馬政府反應更是無情。

災民不斷的呼喊哭訴,問總統為什麼不來關心人民的死活。過了幾天,馬總統說:我不是來了嗎?即使沒有天災,當農產品的價格大跌、滯銷的時候。農民眼看著心血泡湯,欲哭無淚的時候,馬總統說:你為什麼不早說?

人民的苦難,這個總統都是看報紙才知道。

很多人一直在想,馬總統究竟是甚麼樣的心態,才會對原住民朋友說: 我把你們當人看!又是甚麼樣的情結,才會讓馬總統忘了,人民曾經用七百萬張的選票、不分族群的支持你,而你現在卻說: 因為你的出身,所以你有原罪?

這幾年,所有的勞工、農民、上班族,不管是藍領、白領、粉領,日子都不好過。景氣不好,政府應該挺的是中小企業、中下階層,應該挺的是勞工、農民、受薪階層,但是,馬總統挺的,卻是大財團、和少數的「馬友友」集團。

剛才,馬總統大談清廉,他忘了他的政策,他的資源分配,獨厚特定的對象,對國家的傷害是更大的,而且還不公平,造成社會的衝突。馬總統只談清廉,他忘了他自己的黨產問題,也忘了他的候選人賄選、買票的問題。

面對很多的問題,馬總統總是把責任往外推,推給前朝、推給下屬、推給天災、推給大環境。但是,人民盼不到政府的援助,眼淚往肚子裡吞,叫他們要把苦難推給誰呢?遇到困難的時候,人民盼望的是,總統要跟我們站在一起,而不是到了選舉,才住到人家的家裡。這樣的心聲,馬總統似乎沒有聽到,所以,才一直自我感覺良好。人民感覺冷颼颼,只有總統自己熱烘烘。

我想過去的四年,這些真實發生、歷歷在目的情景,人民看到了一個總統的圖像:

這個總統,對自己有很強的「優越感」,對人民沒有「同理心」;這個總統,聽不進別人講的話,今天總統的政見一開始講的話,其實我們都回應過多少次,總統都沒有聽進去,他忘了去傾聽別人的聲音,只是急著要告訴別人他自己想什麼;這個總統,很在意自己的形象,但是,不在乎國家和人民已經失去了方向。因為總統無心,所以政府才無能,人民才會無奈。

現在,人民終於發現了,所有問題的答案,原來,問題就出在一個「不適任、沒有擔當」的總統。

2008年11月,中國海協會會長陳雲林來台,馬政府為了阻擋民眾抗議的聲音,動員超過七千名的警力,施展鐵腕,拉下商家的鐵門,搶下民眾手中的國旗。民眾或許不記得,當時馬政府用最高規格的維安,讓國民黨的許多高官,陪著陳雲林到處吃飯。但是,民眾永遠都不會忘記,那些被搶奪、扯斷、丟在地上的國旗,傷了多少台灣人民的心。

當時,網路上有一篇文章是這樣寫的:整個陳雲林事件,最原始、最大的導火線,就是馬總統的那句話,陳雲林『可以稱呼我馬先生』。總統自己先毀了自己的尊嚴,這是一切禍患的主因。馬總統哈佛出身,難道不知道『總統』是一個『制度』、不是一個人,他能力不夠、可以辭職不當總統,但是他無權摧毀台灣『有總統』這個事實。

馬總統近來的廣告拍的是「搶救國旗」,人民終於瞭解,原來是「馬總統做不到」,所以才要拍廣告。這支廣告的最後說,「中華民國需要你的一票」,沒有錯,這一票,就應該投給蔡英文。

馬主席最近一邊強調「九二共識」,一邊恐嚇台灣人民,如果不接受「九二共識」,一切就要付諸流水。請問馬主席,你為什麼不敢告訴人民,你的「九二共識」讓台灣失去了什麼?接受「九二共識」,台灣究竟要付出了什麼代價?

民進黨從沒有否認1992年香港會談的存在,但是,當年的主事者都是你的長官,包括李前總統、黃昆輝主委、辜振甫董事長,當時你是副主委,也沒有說過「九二共識」,現在卻一再主張有「九二共識」,請問,台灣人民要相信誰說的話?

馬主席說,「九二共識」就是「一個中國,各自表述」。但是,中國對「九二共識」唯一的定義,就是「堅持一個中國的原則」。馬主席接受媒體訪問時,引述賈慶林的談話,卻刻意刪除了關鍵文字,將「一中原則」說成「一中各表」,這種欺騙人民的行為,如何能夠擔任國家的領導人呢?

如果「九二共識」是「一中各表」,為什麼2008年馬總統上任後,海基會和海協會的交換函件只有「九二共識」,卻沒有「一中各表」?為什麼這麼重要的文件,攸關兩岸定位的函件,過去三年要藏起來,不敢讓國人知道?我要提醒馬總統,這個問題我已經問過好幾遍了。馬主席應該坦白告訴台灣人民,附和對岸的「一中原則」,承認所謂的「九二共識」,就是以「終極統一」為代價。

所以,蔡英文主張,要先凝聚「台灣共識」,透過民主程序,形成台灣內部的多數共識,這樣的「台灣共識」,讓國際社會和對岸的中國都必須尊重,我們為什麼不去做呢?

我對「台灣共識」有信心,就是因為它遵循了民主的程序,包容多數的意見,可以化解台灣內部的分歧。「台灣共識」也可以在兩岸之間形成正向、良性的循環,讓中國能夠真正和全體台灣的人民溝通交流,不是和國民黨私相授受。

我真的不知道,馬總統為什麼這麼害怕「台灣共識」,這麼害怕台灣人民多數的共識。你的「九二共識」沒有經過民主程序,所以,沒有台灣多數民意的基礎。但是,我們還是願意把你的主張,包括: 「終極統一」、「一中各表」,都納入「台灣共識」來討論。

請馬主席不要再害怕「台灣共識」,不要阻止台灣人民透過民主程序、形成多數的共識。對於國家的主權、兩岸的和平、經貿的交流,台灣人民一定會有共識,蔡英文和民進黨,也一定會和台灣人民的共識站在一起。

我必需要再說一遍,今天台灣民主社會最重要的是民主的法則和民主的程序,已經不是在過去威權時代一人一黨可以決定台灣人民的命運,台灣的前途還是由全體人民共同來決定。



第二場總統候選人政見發表會 蔡英文第二輪政見發表全文稿

剛剛,我們已經談到政策和資源分配獨優、獨惠特定的對象,其實跟貪瀆一樣的嚴重。有一件事情,其實跟貪瀆一樣的嚴重,就是執政黨動用國家機器介入選舉。

媒體近來揭露,執政黨動用國家機器介入選舉,特別是牽涉到國安、情治單位,這是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不只是選舉的公平性蕩然無存,更可能讓台灣的民主形象遭到破壞。

調查局白紙黑字的密件被公開,引起外界的高度質疑,馬總統說他「不知情」、「沒有下令」,這樣就可以推卸責任了嗎?當年的「水門案」,尼克森一開始也說他「不知情」,甚至阻擋司法調查,最後還是黯然下台。

宇昌案一開始,經建會用變造的資料來抹黑我,馬總統也說「不知情」,後來卻不斷的用宇昌案來攻擊我,還每天登廣告來抹黑我。所以,我要再問馬總統幾個問題,請馬總統回答國人同胞:

1.調查局所謂的「總統候選人維安情蒐」,是甚麼時候開始的?是不是我和宋主席都還沒有登記參選就開始?

2.媒體批露的密件,調查局沒有否認,裡面涉及選情監控和估票,馬總統,你敢要求調查局把原始資料拿出來嗎?

3.相關的情蒐報告和公文簽呈,都是未來偵查的重要事證,司法單位是不是應該立即查扣證據,避免銷毀、變造、湮滅事證?另外,馬總統你能保證,調查局的資訊,你的競選團隊沒有看過嗎?

這幾個問題,請馬總統不要迴避,不要再說你不知道。

就像宋主席說的,讓我們回到民生議題。半個月前,報紙上有一篇投書,題目是「馬總統,我們的冬天好冷」。這是一個讓人心酸的真實故事。

有一對年輕的情侶,三十歲左右,兩個人都在科技業上班。一個月的薪水加起來大概是六萬塊。除了照顧父母、生活費用和房租之外,每個月只能存兩萬塊。他們辛苦地賺錢、存錢,就是希望三年後可以結婚,共組一個小家庭。他們省吃儉用的儲蓄,沒想到女孩子被公司無預警的減薪,原本已經很少的薪水,變得更少了。發薪水的那一天,他們在租來的小套房裡,兩個年輕人看著薪水單,抱頭大哭。

現在社會上,有很多的年輕人,就像這個男孩子,在報紙投書中所說的:「我們能省則省,不能省的也省,為的就是讓兩個人組成一個家庭,一個能夠吃飽、穿暖、孕育下一代的家,但是,我們不敢。」這就是現在年輕人,普遍的處境。收入不穩定,工作沒保障,結婚和養育子女的花費太高,讓年輕人不敢做夢、也不敢想未來。

解決這些問題,難道不是政府的責任嗎?如果年輕人不敢做夢、不敢想未來,我們的國家怎麼會有未來呢?!

各位年輕朋友,包括那一對在報紙投書的情侶,我要跟你們說:蔡英文如果當選總統,我不會把政府有限的錢,浪費在浮濫的慶典活動、浪費在沒有效益的、瑣碎的、零碎的工程、或者美化政績的宣傳廣告上面。我要把這些錢,用在真正對人民、對年輕人有幫助的地方。

我會創造新的就業機會,提升所得。政府投資有未來性的產業,特別是「綠能化、智慧化、在地化」的產業,讓年輕人有穩定的工作,有更好的收入。我會降低年輕人的經濟負擔。例如,提供社會住宅,以合理的價格出租;例如,投資公共托育體系,提供便宜的托育服務和幼兒教育;例如,建構公共化的長期照護體系,讓政府幫助年輕人照顧年長的父母。如果政府沒有辦法做到這些,那我們真的是愧對年輕人、愧對下一代。

如果一個總統只會省自己的錢,卻不停的花國家的錢,還不斷的跟我們下一代借錢,這樣的總統,我們真的應該要讓他下台。

親愛的國人同胞,我們每一個人,都期待幸福、都渴望安定。安定,不是停滯不前;安定,不是一灘死水。如果,社會沒有公平正義,如果,貧富的差距更加的惡化,如果「一個台灣、兩個世界」的情況繼續發生,我們的社會,不會有真正的幸福和安定。

幾個月前,我拜訪台北西園路一處「整建住宅」。這是政府安置拆遷戶的地方,台北市有21個這樣的社區,1萬3千戶人家,屋齡都高達四、五十年。

當地的居民帶著我,走在陰暗的走廊,進入一間只有十坪大的屋子。裡面很小,到處堆滿了雜物,分不清哪裡是客廳、哪裡是臥房、哪裡是廚房。整個社區的管理很差,公共設施也不足。這個社區的居民,有百分之四十是單親家庭,有百分之二十是身心障礙者,還有很多獨居的老人。有這麼多的弱勢族群,卻完全沒有社工人員的進駐。

在豪宅林立的台北市,他們是被遺忘的一個角落。其中,有一位居民告訴我,馬總統當了八年市長,一步都沒有踏進過這裡。在這裡,你看不到「居住正義」,也感受不到「社會的公平」。

台灣各地,到處都有環境不佳的老舊社區,弱勢的居民,很難靠自己來發動都市更新,自己來改善生活品質。所以我主張,政府要有「公辦都更」的政策,要由公權力來帶頭,掃除所有更新的障礙,讓最底層的人民,也可以擁有最基本的居住和生活的品質。

另一方面,許多的家庭都面臨照顧老人、和身心障礙者的需求,卻得不到政府的協助。婦女經常必須放棄職場,在家擔任照顧的工作,而且是全年無休、沒有任何的假期;有些人被迫自力救濟,雇用非法的外勞。所以我主張,要用四年四百億的經費,在台灣各地加速建構社區化的長期照顧體系,擴充專業的人力,提供更多的居家照顧服務,來分攤一般家庭的負擔。

除了要照顧上一代,現在很多的年輕父母,也沒有辦法找到平價、優質的托育機構或幼兒園。公立的供不應求,私立的參差不齊,費用又太高。年輕夫妻的收入本來就不高,有了孩子,就無法存錢買房子。想到房貸,就不敢再生下一代。這是現在非常普遍的現象。

所以我主張,政府要釋出國民中小學的閒置校舍,來增設公共幼兒園,而且吸納流浪教師和現有的保育人員來加入。同時,也要輔導私立托兒所轉型,一起加入公共托育系統。這樣才能解決目前的托育問題,讓年輕夫妻敢生小孩、也養得起下一代。不能像現在的政府,只會叫大家想一句生小孩的口號。

親愛的國人同胞,口號不能幫我們養小孩、口號也不能幫我們照顧長輩、改善居住環境。我們需要的,不只是一個「喊口號、作廣告」的政府。我們需要的是:一個有「同理心」、有「責任感」的總統,一個了解人民問題、有能力解決問題的政府。換掉無能、無心、無感的政府,台灣人民才真正的有幸福!謝謝大家。



蔡英文第三輪政見發表全文稿

剛才馬總統說,我們在野黨質疑他很多事情是抹黑,我要告訴馬總統在野黨是有質疑的權利,掌握國家機器者有釋疑的義務,怎麼可以說當我們有問題質問的時候就說是抹黑呢。更糟的是政府自己利用國家機器來抹黑在野黨和其他政治人物,這才是更嚴重的事情。有關於調查局跟國安會的事情,馬總統你說你不知道,難道你不該去了解一下,去調查一下嗎?我要問馬總統你要不要去了解一下、調查一下。

至於關於提到幾個個人的問題,我了解這些個人都承受很多政治壓力,所以我們也不再想再這個問題上多做發言。不過我倒是要談一下宇昌案。馬政府針對宇昌案,一再攻擊蔡英文,還說我怕熱就不要進廚房。

馬總統,我要告訴你,蔡英文的廚房一向是乾乾淨淨、清清白白,不像你家的廚房一直是藏污納垢。馬總統只會亂開菜單、不會做菜。蔡英文會開菜單,也會做菜,明年開始,換蔡英文來為台灣,端出一手好菜。作為總統候選人,我絕對不會逃避應有的檢驗。

我一貫的態度是堅定而明確的。發展生技產業是國家的重大政策,無論是民進黨或國民黨執政,都沒有改變。

發展生技新藥產業,是邁向國際尖端、具指標性的高難度挑戰。當年,正好遇到美國公司願意移轉技術,又有國內外的台灣科學家,特別是熟悉相關技術的國際頂尖科學家,願意協助評估,而且出面和美國公司進行協商,那是一個非常寶貴的機會。

這個案子成功的關鍵,在於政府的協助,包括開發基金的參與、和延攬頂尖科學家一起推動,因此行政院在這個關鍵的時刻,作了關鍵的決策,希望在國際生技新藥產業版圖上,為台灣占有一席地位。在行政上的配合,都是為了達成政策目標所作努力,經得起嚴格的檢驗。

但是馬總統為了選舉,抹黑這項政策,在每一個細節上找問題、挑毛病,甚至於放任政務官變造文件,把落實政策、延攬科學家幫忙的各種安排,當成圖利,極盡醜化之能事。

馬總統,你知道這樣的做法,對國家產業發展及延攬人才的政策,有多麼大的傷害嗎?會讓多少有心為台灣奉獻的人感到心寒?

2007年,在我卸任行政院副院長之後,受推動本案的科學家邀請,參與這項工作。但為了避免瓜田李下,我也連絡行政院,確認擔任宇昌公司董事長不違背法令規定;我公開承諾,家族投資在民間資金到位後就撤資;我不領宇昌公司的薪水,以彰顯擔任董事長是過渡性安排。

但是,馬總統掌控的黨政機器,仍一味抹黑,我不想作無謂的口水戰,只想把事實真相訴諸社會的公評。

過去 3個禮拜,宇昌案帶給我很深的感觸與省思,我相信一個國家領導人,必須具備為爭取人民福祉而承擔責任的勇氣,必須在國家重大決策上,有符合人民期待的作為。

宇昌案對蔡英文是關鍵的試煉,如果時間可以倒流,我還是會作出同樣的選擇。因為我相信,人民需要的,是一個人格值得信賴的國家領導人,一個不畏困難、放下個人利害,為國家利益打拚的國家領導人。

各位國人同胞,2000年第一次政黨輪替之前,國民黨執政,只要選情告急,除了負面選舉之外,打的就是「安定牌」,來製造人民的不安和疑慮。

過去國民黨說,民進黨執政,中共就會打過來,股市會崩盤,跌到兩千點。結果,民進黨執政八年,從來沒有發生,反而是民進黨執政的最後,股市超過九千點,交給了馬總統,一下就跌到三千多點。

現在,國民黨因為執政失敗,又開始打所謂的「安定牌」,說馬總統如果落選,兩岸關係就會倒退,股市房市會下跌,台灣會變成菲律賓。國民黨不只是欺騙選民、也低估了人民的理性與智慧,這種惡劣的說法,只是為了掩飾馬政府的執政的失敗。按照國民黨的說法,不管馬政府多麼無能、多麼失敗,還是要含淚、含血、含恨地投票。

親愛的國人同胞,2012年的總統大選,全世界都在看,我們冷靜理性的想一想:台灣人民的選擇,是要贏得國際的尊敬,贏得對岸的尊重,還是要因為脅迫而服從?台灣人民的志氣,從來沒有向文攻武嚇低頭過,現在會因為國民黨的威脅而退縮嗎?政黨輪替,就是要讓政黨懂得反省,讓政治人物知道警惕,做不好就下台,四年一次的投票才有意義。

跌倒以後,經過反省,再站起來的政黨,每一步都會特別的小心。民進黨再度執政,我們一定會記取過去的教訓。

未來,蔡英文所領導的政府,一定會穩定兩岸關係,持續推動經貿交流。事實上,我要提醒馬總統,2008年六月及十一月海基會江董事長跟你自己馬政府都分別感謝民進黨政府打下基礎才有兩岸直航的協議。兩岸現有的各項協議,我們不會片面改變,至於人民有疑慮的部份,我們也會透過朝野協商、以多數的共識來處理。最重要的是,我們絕對不會犧牲國家的主權,來換取一時的讓利。

親愛的國人同胞,過去這幾年,我一直在想一個問題:就是台灣是什麼?

台灣是張惠妹的歌聲,就是吳寶春的麵包香。台灣就是曾雅妮漂亮的推杆,就是陳樹菊的菩薩心腸。台灣就是,年輕人出國比賽拿到獎牌時,看著國旗升起來,就會放聲大哭。台灣就是,九二一震災和八八風災的時候,在家裡坐不住,就會跑出去做志工。台灣就是,看見蘇麗文跌倒了 11次,再站起來 11次,她在場中落淚,我們在電視機前面也陪著掉眼淚。台灣就是那些,為了跟孫子溝通,努力學習電腦的阿公阿嬤。台灣就是一股生命力,一種意志力。受了再多委屈、還是要擦乾眼淚,勇敢站起來。

這就是台灣。這就是,我們每一個人共同的台灣。

很可惜,這三年多來,這樣子的台灣,馬總統並不懂。如果他懂,台灣人民這三年來,不會受到這麼多的委屈。如果他懂,人民曾經給他這麼大的權力,今天的台灣,早就應該是一個不一樣的台灣。

我跟馬總統不一樣。我心裡時時刻刻都記得,身為政治人物的我們,身上背的是人民的期許,而不是自己的形象和政權的延續。唯有能力跟責任、還有一顆永遠跟人民站在一起的心,才能在這個困難的時刻,帶領台灣走出新的方向。

三年多前,民進黨遭受慘痛的教訓,在沒有人敢承擔的時候,我沒有置身事外,我把它扛起來。當時沒有人看好我,不過,我的身上流著不服輸的血液。蔡英文的肩膀不寬,但是我比誰都還堅強。我有不怕跌倒、謙卑反省、再站起來的勇氣。

過去五都選舉前的那個晚上,發生了槍擊案,事實的真相,馬政府到現在,還沒有給人民合理的交代。當天晚上,面對成千上萬的支持者,我沒有訴諸對立,我也沒有鼓動對抗。關鍵時刻,必須自我把持的理性,我做到了。因為我知道自己的責任,只有堅持理性,社會才會安定。

這就是 2012,我們大家共同要找回來的價值,一個包容的台灣,我們要一起贏回來的台灣。謝謝大家。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