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1月16日 星期五

受邀小英基金會演講 施振榮:朝野協商提出有感政策



宏碁集團創辦人施振榮今天(11/16)應小英教育基金會邀請,以『走出微笑台灣的路』為題進行專題演講,會前施振榮受訪表示,因為台灣有自己要走的路,我們對整個西方的資本主義、民主政治,雖然是一個參考我們發展但是也有一些盲點,所以他提出這些盲點,看如何在在未來發展提供突破性的一些機制,能夠讓台灣發展的更好。對於馬政府的政策,施振榮認為應該要提出一些有感的政策包含給老百姓希望,政策如果對了,兩黨朝野一起協商,推動有感政策這是他所期待的。

施振榮說,因為蔡主席跟林執行長邀請,他覺得對台灣整個產業或者社會發展個人會有一些想法,也提供給主席參考,因為民主政治已經進入兩黨政治,民主政治有一些盲點如何能夠一起來突破,為了台灣長期發展他有一些想法。而阿今天的演講題目是『走出微笑台灣的路』,他認為因為台灣有自己要走的路,我們對整個西方的資本主義、民主政治,雖然是一個參考但我們發展也有一些盲點,因此提出這些盲點,看如何在在未來發展提供突破性的一些機制,能夠讓台灣發展的更好。

媒體問到,一些跟媒體有關係的有些企業大老到中國做生意,在併購案裡面認為如果不看中國臉色的話,在中國很難做生意。施振榮表示,全球化是台灣一定要走的路子,因為台灣的資源如果不以全球做為市場的話,台灣的資源價值就受到一個限制,如何利用全球化的市場機會這個舞台,台灣能夠長期提升我們的核心能力,而且不是只有就原來有的,在利用現在的基礎,能夠更上一層不斷的提升我們新核心能力為全世界做貢獻。

因為我們存在的價值當然要我們好,但我們好我們自己要創造價值,人家才會回饋我們很多的資源,提升我們的生活水平,而且我們才會更有成就感。他說,我們只有在台灣做舞台實在是太小了,所以一定要考慮到全球化的立場,那全球化當然,不能沒有世界最大市場就是華人市場,事實上應該還有亞洲市場將會變成全球最大市場,所以提升我們自己的能力,所有的都是以台灣如何創造價值對人類有貢獻做為我們的主軸,因為對人類有貢獻舞台大了,以後我們自然台灣就能夠往上提升。

對於很多企業大老都在抱怨台灣的投資困難重重,障礙太多所以不想回台灣,施振榮認為,這個要看全面的東西,實質上確實有這個問題,是因為思維上的問題,全世界政治都是一樣的,因為本選票都是看要保護他們,那保護是達不到目的的,因為選票就希望照顧老百姓,那照顧老百姓的方法是用短期的方法,就沒有辦法達到真正的照顧,因為競爭力越來越弱,短期的保護思維都會變成問題,所以要用比較長遠全盤性的思考才能解決問題。



施振榮說,這個所謂民主政治的盲點,就是他提出來所謂半盲文化,所謂半盲文化就是資本主義跟民主政治都是對現在有形直接的價值重視,但是對於間接長期無形的價值就無法認同,但實質上社會整個要發展人類不斷要文明,是要看全方面、六面向的價值都要去同時考慮,才可以不斷的平衡發展,不斷的提升。政治人物如何來突破民主政治機制以及資本主義的這個盲點,是社會上的領導人都要去思索的,絕對要想辦法突破,因為一定是很困難,否則不會變成這個現象,領導人就是挑戰這些困難,要尋求突破的機制,這機制怎麼去建立在我們民主政治法治社會,就是大家要有這個共識,集思廣益來提供一個新的機制要有所突破。

至於北京選出新領導人,經濟專家李克強擔任中國國務院總理,施振榮如何看待未來中國經濟的改革發展?他說,每一個組織或者國家的領導人都是要帶領整個有限的資源能夠往前不斷的有所突破,那都有現成的發展包袱、背景,那就是不斷的往前看,不斷的往前突破,全世界每個領導人都在尋求這個問題,所以如大家以我們的立場,如何在全球的客觀環境裡大家共同創造價值,像和平就是不會把價值破壞掉的一個機制,大家一起合作互信的基礎,怎麼要有一個機制來建立這都是為了人類共同的目的,大家要去廝守的,那這些領導人絕對要這樣的格局、心胸來思考這些問題。我相信以大陸領導人面對十幾億人口這些共同的幸福他一定要尋求突破改革。比如說,現在最嚴重、腐敗的問題,他們至少給人一個無形的有感,也就是希望,希望是無形的但是他有趕,至少他們針對這個問題他們認為這是施政最重要一個要尋求突破的重點,這讓我們感覺到至少領導人提出一個無形的有感政策,這是值得我們去參考的。

是否支持蔡主席建議召開國是會議嗎?施振榮則是說,他對於現在實施這個他一直是中性、客觀的,他配合所有整個台灣發展,需要他做什麼,我就盡力而為,因為他本身沒有政治的傾向,因為雖然他是管政治,但他管的是眾人之事台灣眾人的事情,他自己當然也要提出我的看法,他的看法一直都是中性的。

至於對馬政府的政策覺得有感嗎?施振榮表示,他在報紙上提過了,應該要提出一些有感的政策包含給老百姓希望,希望是無形的,他第一個要突破的就是只重視老百姓都只重視那些有形的,怎麼福利錢給多少?這個地方建設什麼?這都是有形的,但是給台灣老百姓希望就是一個有感的,政策對了大家兩黨朝野協商,推動有感政策這是他所期待的,老百姓也要讓他知道,要真正有形、現在、直接的有感不是馬上,因為所有這些政策都傷害到未來、間接,每個政策都會有這樣一個互動問題,那整個越弄就會越糟,所以整個民主政治如果急的話,我們不給執政有空間,提出一個長期正確的政策的話,為了短期有感,長期就一直越無感、沒有希望,所以他提出大家有共識,認為路應該怎麼走提出一個有希望的、無形的有感的政策。


更多照片,請點擊上圖,連結至 活動相簿

獨立媒體 採訪報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