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30日 星期三

2016總統大選第二場總統政見發表會



蔡英文第二場電視政見會 第一輪政見發表全文

主持人、各位監察人、朱主席、宋主席、各位媒體朋友,電視機前的國人同胞,父老兄弟姊妹朋友們,大家好(國語、台語、客語、排灣族)。

今天是政見發表會的第二場,政見會的目的,就是要讓候選人,有一個完整陳述政見的機會。所以,我會延續我第一場政見會的做法,按部就班向全國人民報告我的各項政策。在第一輪與第二輪,我會完整說明我的政策。對於宋主席、朱主席對我有所指教的東西,我會一併在第三輪做回應。

在這一輪的一開始,我想先跟現在四十多歲的中壯年的世代,說幾句話。我想請這些朋友,回想一下,1996年,台灣第一次直選總統的時候,大家所期待的國家是什麼樣的國家?然後,現在的台灣,跟我們當初的理想,差距有多大?

或許您現在也許都有寶貝的兒子跟女兒。是不是看一看身旁的孩子,我們要留下一個什麼樣的台灣給他們呢?這20年來,台灣歷經了兩次政黨輪替,台灣的民主更穩固了,我們的城市更繁榮了,我們的社會福利也漸趨完整,但是,重大決策仍然有黑箱的疑慮,年輕人也越來越買不起房子,而年金制度快要破產。

各位,這就是這20年來的變化。這20年來,無論是哪一個政黨執政,有做好的地方,也有做不好的地方。如果我做總統,不管是李登輝時代,陳水扁時代,或者是馬英九時代,所有的是非對錯,我都勇敢承擔。

我沒有三頭六臂,我有一顆堅定的決心。當台灣人把國家交付給我的時候,就是希望我一肩扛起這個國家的全部。在今天,在這次選舉,我提出五大社會安定計畫,包括「安心住宅」、「永續年金」、「社區照顧」、「食品安全」跟「治安的維護」。接下來,我會先用第一輪的時間,跟大家說明我的安心住宅計畫,以及民進黨的年金制度改革方案。

我今天將會採取最負責任的方法,就是將我的政策,跟朱主席的政策做一個比較。同時我也請宋主席來指教

【住宅政策】
我的安心住宅計畫,有一個最重要的目的,就是要讓每一個人,都能夠負擔得起、又有居住品質的房子。它必須包含三個重要的面向。
第一,我會「杜絕房市炒作」。上次總統大選的時候,我已經率先提出實價登錄、實價課稅。這四年來,國民黨也是跟著我的方向走。我要讓不動產市場更加地公開透明,讓稅制更加合理化。
第二、我會「健全租屋體系」。我主張要制定「不動產租賃條例」,並鼓勵租屋管理事業的發展,讓房東輕鬆出租,讓房客安心入住。這是新國會上任之後,馬上可以處理的工作。
第三、我會推動社會住宅政策。我會在八年內,辦理20萬戶只租不賣的社會住宅。目前台灣約有三十二萬戶社會住宅的需求,這是內政部的調查,不過,台灣現階段的社會住宅卻只有七千多戶。

我們的社會住宅比例非常低,大概只有萬分之八,遠低於日本、遠低於韓國,更不用說辦理社會住宅行之有年的歐洲。朱主席也有社會住宅的政策。他曾經承諾新北市民要蓋十八萬戶,不過,在他第一任新北市長任內,卻只辦理了十一戶。

他這次競選總統,又再度提出社會住宅政策。但是他的方法,就是把租屋補貼也當作社會住宅。租屋補貼不是不能做,但是,政府花大錢去補貼房租,如果房租上漲,補助的效果就會下降,而且政府負擔會很重。如果拿這些錢去辦理社會住宅,那一樣可以減輕人民負擔,政府還可以取得資產。

民進黨所規劃的社會住宅,與朱主席不同。除了「政府興建」之外,也可以透過「容積獎勵」,來鼓勵建商拿出部分空間作社會住宅,或者,透過「包租代管」的方式,由專責機構和社會福利團體承租空屋,提供弱勢族群來居住。

我們會由中央和地方來共同合作。不只是縣市用自己的土地來興建,國有土地也可以提供來做社會住宅的用地。因此,土地的取得沒有問題。至於興建經費,除了先期投入20%~30%的經費,可以由中央跟地方政府分擔以外,還可以用50年的租金來攤還貸款。因此,資金也沒有問題。而且,租金會按照人民負擔能力來訂定,不會受到市場波動影響。換句話說,土地有了,錢也有了,方法也有了,現在就差政府的決心。

【年金改革】
除了推動安心住宅計畫之外,我還會用最強的決心,來改革年金制度。這個議題,本來就迫在眉睫。不過,過去八年,馬政府的毫無作為,更加深了這一項制度的危險。年金潛藏負債大概高達十八兆,未來十五年內四大退休基金將陸續破產。

如果今天我們還不認真處理年金的問題,無論是軍公教退撫基金還是勞保年金,都可能會在我們這一代人手上走向破產。所以,年金制度要改,而且非改不可,我不會為了選票,而有所妥協,但我也不會急躁,而造成社會的動盪。處理年金問題,我將依循三個原則。

第一、循序漸進。過去我的政治生涯都可以供全國人民檢驗,我不相信腥風血雨的改革,我也不曾動員仇恨來撕裂這個國家。我堅持務實穩健的改革,我會照顧現在依賴退休金過日子的人,不會造成他們生活安定上的衝擊。
第二、國家負得起,人民領得到。在這個原則之下,我會簡化各種職業別之間的制度落差;隨著人口老化趨勢,適當的延後年金請領年齡;逐步合理化所有的所得替代率,落實社會跟世代的公平正義。我要讓人民活到老,領到老,而且,有尊嚴地接受國家的保障跟照顧。
第三、必須在團結的基礎上,推動改革;不能因為改革年金,而造成社會的分裂。這就是我主張要先組成「年金改革委員會」的理由。這個委員會將由不同的職業代表,和專家學者組成,政府機關會主動公開各種精算數據作為參考。接著,委員會也會提出具體的改革方案,交到「年金國是會議」上,進行更廣泛的討論,最後,凝聚出大家的共識,再付諸國會來修法。這樣的過程,我們預計半年之內,最遲不超過一年,就會有結論。

在最後這一點上,就是我跟朱主席最大的不同。他的年金改革政策,其實就是年金不改革政策。他還說,國是會議是沒有必要的,因為他認為,像年金這樣的議題,只要找公務員和勞工來談談就好。如果這麼簡單,過去國民黨執政八年,為什麼做不到?更何況,朱主席忘記了一件事,年金攸關到每一個人的權益,是一個大規模的結構性改革,如果沒有足夠的社會民意支持,絕對是難以成功的。

我也要再一次強調,民進黨的年金改革,是針對制度,而不是針對個別的族群。是針對整個年金制度的通盤改革,不是一個單一的族群。所以我要在這裡,跟大家,尤其是我們軍公教的人員,我們大家一起來,你們不是改革的對象,是我們改革的夥伴,我們需要大家共同來參與。

蔡英文第二場電視政見會 第二輪政見發表全文

謝謝主持人。
剛才聆聽了朱主席對公共托育的一個說明。我相信很多人都看過新北市的廣告,對於托嬰、托老的政策,我知道我們朱主席非常的自豪,不過以新北市的財政跟其他縣市來比較,新北市的財政是比較有優勢的。即便是如此,很多人都感覺到這些公托中心,或者是剛才朱主席所自豪的一些建設,其實很多人都看的到,但是吃不到,連主管機關都有說到,這個覆蓋率其實是不足的。以公托中心來看,只有3%到4%的覆蓋率,所以整個新北市的市民的滿意度其實還有改進的空間。

那麼,一個總統應該重視的是如何建立一個普及式的公共服務體系,不是少數人、只能夠照顧少數人的小確幸,而是建立一個完整的體系,讓城鄉可以整個全面的照顧,這就是我等一下要跟各位報告的,我的社區式而且是普及式的照顧體系。

另外,我要利用這個時間稍微講一下這個社會住宅的問題。剛才錢的問題我都解釋過,應該都是沒有問題的,請朱主席回去再聽一次,就應該了解。至於土地的問題也是沒有問題,我們台北市是一個很困難的地方,但是台北市政府都找出了兩萬戶的社會住宅所需要用的土地,國有財產署近來也說了,他們找到了38.9公頃的土地,可以供各縣市來使用,蓋社會住宅之用。那我也要請教的就是說,朱主席曾經,新北市是拿了26公頃的土地去蓋合宜住宅,聯合開發,跟財團一起來做都市更新,這26公頃的土地其實可以蓋差不多是一萬三千戶的社會住宅,新北市其實它的土地是更多,而且更可以作為社會住宅的使用。

至於,我剛才也講到說,我要利用第二輪的時間再來跟我們國人報告的是很重要的政策。第一個我要在這裡跟各位報告的政策,就是食安政策。安居樂業,曾經是人民最簡單的心願,現在變成最奢侈的期盼。

在以前我們互相碰到的時候,都會互相問一句「吃飽了沒有」,但是現在,我們相互問候、在吃東西的時候,都會問一個問題就是說,吃這個安不安全?
聽起來很諷刺,但是,也是一個事實,而且是每一個台灣人民的心聲。

食品安全,是我們民眾最在乎的事情,過去幾年,食安事件是不斷的發生。人民迫切的需要這個政府要有作為,但是馬總統只會說,食品查驗,他的任內是史上最嚴格的,要人民放心去採購。

我說過,馬總統跟國民黨上上下下,都離人民非常遙遠。有多少媽媽不知道讓小孩子吃什麼?有多少民眾想吃碗泡麵、喝杯珍珠奶茶,都不知道哪一種品牌才是安心?
當社會發生食安問題的時候,國民黨政府第一個反應就是說趕快去找證據,告訴人民這個不是他們任內發生的,或者,用最快的速度告訴人民說,這是民進黨執政的縣市裡發生的事情。

他們不去想辦法解決,而是想辦法切割、想辦法推卸責任。這樣的政府其實是非常令人失望的。如果我當選總統,我的政府,會扛起責任,讓人民安心,我不會讓人民這麼無力,只能自力救濟,抵制消費,秒買秒退。

在這次選舉裡面,我提出了「食安五環」的計畫。我要建立一套從農場到餐桌,都嚴格管控的食安體系。首先,我要建立「毒物管理機構」,從源頭就全面監控有毒物質,不讓它們進入食品製造過程。

此外,我也要建立一個生產履歷制度,而且是一個跟國際標準接軌,資訊公開透明、可以信任的生產履歷制度。最後,我會增加食品查驗數量到現行的十倍,並修正食安法,嚇阻所有黑心廠商。我還要提高檢舉獎金,讓全民共同來監督食安。

捍衛食品安全,民進黨不辦徵文比賽,也不辦海報比賽,而是要提出具體政策,要讓國人都可以吃得安全,吃得安心。除了食品安全之外,如果我當選總統,我也會來推動長期照顧制度。

上一次的辯論會,朱主席和宋主席都分別提了一段阿嬤的故事。不管是淡水的阿嬤,還是高雄的阿嬤,每一個阿嬤,我們都要給她們最好的照顧。這才是政府應該要做的事情。我相信,許多人都有照顧高齡長輩的經驗。我記得,有個朋友曾經告訴我,她照顧中風後失智的母親,有很深的無力感,常常躲起來哭。不是因為她不願意付出,而是覺得很孤獨,又看不到盡頭。我相信,這是很多人共同的經驗和感受。

為什麼社會會讓她們會感到孤獨?因為,他們缺乏來自政府跟社會的幫助。所以我主張,高齡長輩,不應該是「個人的重擔」。政府應該支持這些家庭照顧者,分擔他們沉重的負擔。

民進黨上一次執政,我們就提出了「長照十年」計畫,來因應人口老化。但政黨輪替之後,過去八年,馬政府編列的長照預算,不到250億,讓民進黨執政時期的「十年長照計畫」,幾乎是原地踏步。

政府真的沒錢嗎?馬政府每年都舉債2000億到3000億,但是,花在真正需要被照顧的老人、失能者身上的經費,卻是少得可憐,平均每年才30億。朱主席在這次選舉中,主張以長照保險來籌措1100億到1300億的經費。我跟他最大的不同,在於,民進黨不贊成一開始就採用「長照保險」的方式,原因有兩個。

第一,在長期照顧服務體系沒有建構完成之前,如果一下子每年投入1100億到1300億的經費,只會為了花錢而花錢。錢不只亂花,而且會炒高市場的價格,反而造成長照體系的營利化,讓弱勢者負擔不起。
第二,一千多億的經費不會從天上掉下來。羊毛是出在羊身上,這筆龐大的經費,還是要伸手向人民的荷包去拿錢。這其中64%來自勞工與雇主,對人民來說,等於是加稅。

而且,政府自己也要分擔36%,大約400億到500億。截至目前為止,這些錢從哪裡來,國民黨從來沒有講清楚。沒有財源,長照就變成空頭支票。所以,我所提出來的「長照十年2.0」就不一樣。

我主張,要以指定稅收,加上公務預算,每年以300億到400億當作長照體系的穩定的財源,建立充足的服務供給。未來隨著老年人口的增加,再來逐漸擴大這個規模。而且,我要發展以社區為單位的長照體系,在社區裡,提供普及、平價,而且多元的照顧服務。長輩在不同情況與需求,我會妥善照顧他們,他們也可以在自己熟悉、安心的社區,在地安養。

此外,台灣的生育率偏低,也是造成人口結構老化的原因。年輕人怕養不起孩子,所以不敢生,即便是生了,也怕負擔不起托育的費用,他們需要一個優質的托育體系,好讓他們不用在工作和家庭之間,蠟燭兩頭燒。

所以,民進黨也主張全力支持社區保母、幼兒園與課後照顧,讓爸爸媽媽們在離家最近的地方,就能找到保姆與機構。這就是民進黨的「托育、長照、就業」三合一的照顧政策。

我們要建立社區老幼照顧體系,讓小孩有人帶,長輩有人陪,年輕人可以專心為未來來打拚。同時藉由照顧體系的建構,創造本國勞工的就業機會。這才是真正解決問題的方法。

如果我當選總統,我一定會將這些安居樂業,人民最簡單的心願,來把他們實現,這需要決心,也需要規劃,也需要很多很多大家共同的參與,跟社區的參與,謝謝。

蔡英文第二場電視政見會 第三輪政見發表全文

謝謝主持人。
首先我要先回應剛才朱主席跟宋主席對我的一些問題跟指教。對於慰安婦的問題,我必須說這是一個歷史的悲劇,我也非常的支持、也非常的要求,我們的政府應該要拿出行動,替我們上一個世代的長輩來求一個公平,讓她們在過去所受到的委屈、她們心靈的傷痕可以撫平,也可以得到賠償。這件事情是朱主席以國民黨的黨主席應該告訴執政的國民黨應該要馬上去做的事情。

至於剛才朱主席一剛開始就講了他的戰略三策,那又讓我想起他的三弓四箭。這段時間以來,朱主席提了不少的經濟的政策。經濟的政策其實需要一段時間的思考跟溝通,跟很多很多的諮詢,但是我們看到朱主席近來的經濟政策,都是在很短的時間裡面提出來,我們沒有看到他完整的方案,也只看到他是一個以口頭在短時間說的幾件事情而已。

朱主席說要用提高基本工資來帶動成長,可是昨天在七大工商團體的時候,他又說我們要視經濟的成長來調工資,所以,朱主席究竟哪一個才是你的想法?姑且以朱主席說以工資提高我們的經濟成長來做解釋好了,這個學說在歐美是有,但是從來沒有實證的成功案例過,如果這是一個有效的藥方,我要問說,國民黨已經執政了七、八年,為什麼都沒有做呢?

剛才朱主席也說,在過去的七、八年,國民黨調整了基本工資五次,如果調了五次,我們還看不到經濟成長,那我們也覺得說,如果這個政策在其他國家可能有效,但如果拿到台灣,在國民黨執政之下會不會有效?

所以,我要再一次的提醒國民黨,如果這個政策在你們執政的時候就可以做了,為什麼到現在,在選舉的最後幾個禮拜,突然提出戰略三策?甚至於在幾個月才提出的三弓四箭?

如果說,我們以法律調整最低工資,就可以救我們的經濟的話,那全世界的經濟問題就不會太嚴重了,全世界所有的國家,都可以用法律、行政的措施,把資本工資調高,全世界的經濟成長就會成功。

這種說法其實是太過於單純、太過於理想化,讓人不由得想起來三弓四箭跟三環三線。至於富人稅的問題,我相信富人稅這個問題,民進黨是最開始處理的。民進黨執政的時候,我們就有了最低稅賦制,它就是台灣最先有的一套富人稅的制度。

我也聽說我們朱主席說,要把稅務負擔的比例從12%增加到15%,也就是說,以我們現在的稅賦負擔來講,要增加四分之一。在這種情況下,朱主席從來沒有說過,從12%增加到15%,這些錢要從誰的身上課徵?要怎麼把它課徵出來?這是一個很大的問號。

所以再一次地,我又覺得說又是一個口號,又是一個三環三線的概念,究竟富人稅要怎麼課?你已經想好這個富人稅課的錢要去怎麼花?但是你沒有想到這個富人稅的錢,你要跟誰去課?要怎麼課?

所以,我對富人稅這件事情,我覺得,台灣的稅制是確實需要改革,在資本的利得者跟薪資所得者之間,他們的稅賦負擔是要持續地去調整,才能夠公平。所以在我們執政的時候,我們提出了最低稅賦制,我也提出來了房地產的種種課稅,尤其是實價課稅,這種種都是要增加非薪資所得者稅務的負擔。

所以稅制的改革,跟富人、資本所得者,他們稅賦的負擔,其實要經過一個完整的規劃跟完整的思考,不然我們就會重蹈證券交易所得稅那樣的惡夢。我也要回應一下,我們宋主席剛才說,勞工為什麼向民進黨來請願,因為他們對國民黨已經失望,他們也對我們三個都有請願、都有抗議,如果宋主席記得沒錯的話,上一次我們三個辯論的時候,他們也對來我們三個人,不是對我來抗議。

民進黨,我們從創黨到現在,我們一直都跟勞工團體保持非常好的溝通態度。甚至於,近來一些團體,雖然跟我們抗議,我們也跟他們溝通,甚至於我們也都跟他們約好說,我們來見面、談一談,那我們正在安排。

所以,對勞工來講,我們不變的態度,就是我們一直都是跟勞工站在一起,我們以勞工的權益作為最優先的一個保障。至於剛才您提到烽火外交,我要再一次說明,烽火外交是被貼的標籤,它代表是民進黨希望有更多地外交自主空間,希望有更多的積極的外交,而不是像現在的政府,幾乎是外交休克、外交休兵。

我也要回應,剛才朱主席講的美豬的問題。我想美豬業者的抗議,不是只對民進黨抗議,我看也是跟所有三個候選人都要表達他們的不安。剛才講的國際標準,我也要跟朱主席提醒一下,你也說過要國際標準,你也說過要參考其他國家的說法,為什麼到了這個時候,到了選舉最後的關頭,你又開始抽腿、你又開始撤退,然後替我貼上標籤,說我要開放進口,做選舉的操作。

我相信,這是一個很不負責任的說法,你和我都很清楚,我們都知道台灣要加入TPP,這對台灣是很重要的。你也一定很清楚,美豬的議題,對台灣對外談判是很嚴峻的挑戰,處理這個問題並不容易,這一點我們也不需要來欺騙人民。

朱主席,比起我們之間的競爭,台灣要如何加入TPP,完成國際經貿的補給,突破台灣的孤立,這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很可惜,國民黨只想做政治操作,只想替我貼標籤,這真的是一個很不負責的做法。

我要再強調,不論我們要不要加入TPP,政府都要做到兩件事:第一、就是要做好食品的安全管理,讓民眾可以安心,對我們所有的制度跟執行都有信心,這是最重要的事情。第二、不論我們要不要加入TPP,要不要加入任何的自由貿易協定,政府一定都要讓台灣的產業有國際競爭力。農產品不僅要在台灣賣得出去,在國際上也應該賣得出去,這樣我們才真正是一個有實力的國家。

這兩件事情都不需要以加入TPP,或加入任何貿易協定為前提,這本來就是政府應該要做的事情,這兩件事情,我一定會做,我不會像過去7、.8年,馬政府這一件事情都沒有做,碰到問題的時候,就束手無策,坐困愁城,到了選舉的時候,就拿來做政治的攻防、做政治的炒作,這不但讓社會無法理性討論,也會限縮對外談判應有的空間。

我說過,現在要不要開放美牛、要不要開放美豬都是言之過早,維護國人健康的基本立場,我也不會退讓。但是,加入TPP將會是一個很艱難的過程,這個過程中,不僅是美豬而已,還要面對很多不同的議題,而且會經歷很冗長的談判。

我也說過,我也保證,在整個過程當中、每個議題,我的政府一定會溝通、跟人民溝通、也跟產業溝通、也跟國會溝通,讓大家了解政府在處理這些問題上面,我們所考慮的是什麼?我們一定會以人民最大的利益來考慮,讓台灣加入國際組織只會更強大,而不會更衰弱,這就是我的目標。

中選會提供


獨立媒體 採訪報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