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26日 星期六

2016總統選舉第一場總統候選人政見發表會


民視電視台供訊

宋楚瑜第一輪政見全文

全世界華人社會裡面,台灣是唯一一個,直接由公民投票選舉,以秘密投票方式,選出國家領導人,我們做為一個台灣人,感覺到非常驕傲。我們在過去幾十年當中,能夠走出戒嚴、走進民主,楚瑜躬逢其盛,也扮演一定角色。

記得在1990年代,楚瑜追隨李前總統登輝 先生、李元簇副總統,共同推動台灣本土的民主過程,總統全民直選,國會全面改選。在這過程中,我負責協調規劃和推動,我擔任國民黨秘書長,那時候我感覺 到,有人還是有點意見,但是能夠真正參與推動改革,「計利應計天下利」,能參與其中,楚瑜感受了這份榮耀。因此今天我也可以參加這樣的盛典,感覺非常榮 幸。我這次之所以再次參選中華民國總統,就是感受出來,現在我們百姓與我們國家又面臨很多困難。我之所以願意跳出來再次為鄉親好好服務,就是我感受出來, 台灣需要重大改革!

我們看到很多升斗小民,中南部建設失調,看到好多勞工大眾的辛苦,我願意為大家好好打拚。我在從政將近40年當中,跟許多人接觸,特別提到我們的先 民,不管是原住民也好、或是河洛人、客家人、乃至後來的大陸人以及新住民,都是飄洋過海來台灣,他們都是在家鄉感受生活壓力或是有志難伸,因此來到台灣, 在台灣這地方,看到他們未來真正的希望。他們落腳下來第一件事要做的,就是希望活得下來、活得有尊嚴、活得有希望和前景。

所以我們未來的國家領導人,最首要任務,就是要讓台灣人能活得光榮、活得有尊嚴、活得心安理得、活得讓子子孫孫感受出來做為一個台灣人的驕傲!我在 這個過程當中,曾經反覆感受到,國家領導人最重要的任務,莫過於從國家生存發展的基礎之上,來為大家好好來打拚!我未來當選中華民國總統後,我在處理我的 國策大政方向,我一定秉持四個基本原則—安全性、自主性、獨特性和公平性。

【安全性】
不管是在經濟問題處理上、政治問題的處理上、社會問題處理上,我一定秉持這個原則。不管是國土安全、經濟安全、食品安全、乃至於人民生命財產的安全,以及校園安全、住的安全,因為每個人都關心他的生存安全!

【自主性】
中華民國政府的存在,是我們跨黨派的最大公約數,我們具有一致性。因此這個自主性,就是必須要堅守我們是一個中華民國政府存在的主權國家,我們擁有自己的軍隊、貨幣和法院。我們如何把我們所有做為一個主權國家應該有的機制,更為精進,這個自主性更加深我們未來責任!

【獨特性】
我們必須要有獨特性。人,每個人、每個族群、每個組織、每一個民間團體,都有他獨特的人格跟特性。因此,我們對他們都要予以尊重,尤其是未來,我們必須要 承認這些不同,我們要予以尊重,同時要給予法律上的保障。不管是我們的原住民、新住民、就是所有先來後到的不同族群,在政治上和法律上,一律要給他們特殊 的關懷和照顧,尊重他們基本的特質。

【公平性】
法律之前,人人平等。我們不能歧視,必須尊重人權,這是中華民國存在,大家引以自豪的精神。中華民國存在,大家最感到關心的問題,那就是我們是不是能跟對 岸保持良好的關係—中華民國跟對岸和平相處、和平發展,因此宋楚瑜主張,兩岸一家親,我們共同來爭取海峽兩岸和平。與其去消極爭取台灣優先,不如積極去發 揮台灣優勢。台灣優勢是,我們怎麼在跟大陸相處當中,不是去要求他們讓利,而是如何發揮我們的優勢,永保台灣的優勢。台灣有三個優勢—地理優勢、人文優 勢、以及民主的優勢,我們台灣位處東亞地緣樞紐地位,全世界要進入大陸市場,如果能夠用台灣做為gateway、做為hub,我們就可以近水樓台,我們要 善用這樣地理上的優勢。

台灣是人文薈萃的寶島,台灣是接受三種文明的洗禮和衝擊—中華文化、東洋文化、西洋文化。我們看到這些不同文化,中華文化的民胞物與、兼容並敘、仁 民愛物;東洋文化的堅毅、紀律和團隊精神,以及西洋文化當中,所強調的平等、自由、民主、尊重、開放。而台灣每個人,都受過這樣多元文化的完整教育。從 1949年有6年義務教育,1968年開始9年義務教育,這是在中華民族歷史上唯一一個地方,全民都受過教育,因此我們如何在經濟上、在政治上、在社會上 成為全世界進入大陸的gateway,在政治上成為大陸上的樣板,同時在社會上台灣的倫理、台灣的人情味,讓大陸上產生相當的好感〔與發揮影響力〕。

兩岸一家親,才會真正保衛台灣的安全。讓我們永保自由和平等,台灣人絕對不會放棄我們自由民主制度,不會放棄我們繼續成為自主而有人權的地方。兩岸的安全,就掌握在我們自己手上,讓我們全心全力來努力!

蔡英文第一輪政見全文

謝謝主持人劉主委、還有我們在場的張監察人、朱主席、宋主席、各位媒體朋友,電視機前面的國人同胞,大家好(國語、台語、客語、排灣族)。

一個人跌倒了,要爬起來不難。一個政黨跌倒了,要爬起來,可能也不難。不過,當一個國家跌倒了,要再爬起來,那是個非常痛苦的過程。1980年代,我在英國唸書的時候,我親眼目睹了那個老牌的民主國家,如何從經濟蕭條、社會對立,一步一步地重新站起來的過程。當時,台灣的經濟發展快速、舉世矚目,我沒有想過,30年後的今天,我會站在這裡,向台灣人民報告,我要如何讓我們所熱愛的國家,再度爬起來。

台灣怎麼了?該怎麼辦?又該往哪裡走?這是過去這幾年來,每一個人民心中的疑問。在這一場政見發表會中,我會把台灣人民的心聲說出來。我會告訴大家,台灣整體的經濟發展的方向。同時,我也會針對兩岸關係的主張,做出說明。未來,在後面的兩場政見發表會,我會陸續向國人說明,我對「居住正義」、對「能源規劃」、「年金改革」、「長期照顧」這些重大問題的看法。

我說過,政治應該由政策所組成。所以我也很期待今天跟將來兩次的政策發表會,我們有足夠的時間來向全國的人民來報告。從我擔任民進黨主席以來,我一直堅持用我的方式,來改變台灣的政治。今天這個重要而神聖的場合,當然也不會例外。

我想先從一個真實的故事開始。我認識一個三十歲出頭的年輕人,他的父母親,在中部經營一家小型五金加工廠。工廠雖然只有不到十名的員工,但是在業界也有些名氣。這個年輕人退伍之後,決定回家繼承家業。可是幾年下來,他發現生意沒有起色。年輕人想衝,但是不知道要衝向什麼方向。他的父母親想守,但其實也守不了多少年。

訂單一天一天的在流失,來自中國大陸的競爭越來越大。要投資設備,他看不到未來;要升級技術,也後繼無力。這個年輕人,跟他的父母親的衝突越來越大。後來,他決定先離開家裡一陣子,因緣際會,他變為我的幕僚。他對自己無法繼承父親的工廠,有一份愧咎感。他想到那些員工的未來,也想到半夜還在做樣品的父親,他的眼淚就掉下來了。

各位,這個年輕人的故事不是個案,也不是特例。我在虎尾的毛巾工廠,就看到另外一個中小企業的第二代流,同樣的下了眼淚。這些人都很努力,不過,他們都有著同樣的焦慮。家族的事業,想接,卻接不下來;想走,卻捨不得離開。

中小企業曾經是台灣經濟成長的引擎,但是,現在陷入困境。全球經濟不景氣是事實,紅色供應鏈的衝擊也是事實,但是我相信,他們有能力度過難關,他們只是在等待政府告訴他們,台灣的經濟,到底要往什麼方向去。

不過,很不幸的,我們現在的執政黨,好像不太明白這個道理。每一任閣揆都說要拚經濟,但是,都只有口號。說要開放、要創新、要推升經濟動能、要改善經濟體質,卻一直拿不出具體的辦法,來幫助我們的產業轉型升級,幫助我們的產業開拓市場;台灣甚至在創新跟創業的環境愈來愈差,企業人才不斷外移,甚至被中國企業大量挖角,經濟愈拚是愈倒退。很多在國外的年輕人找不到回家的路。

政府沒有領導大方向的能力,只好搞一些對經濟低迷的時候起不了多少作用的「小確幸」。今年台灣的景氣,已經連續好幾個月,亮起藍燈,但是,我們看到,最近馬政府推出的對策,只是鼓勵民眾換手機、買冰箱、買冷氣。這個方案美其名叫「短期」刺激消費方案,但實質上,只是撒錢希望民眾覺得政府有在做事。

在這裡,我也想請教朱主席,國民黨對台灣經濟的長期規畫到底在哪裡?人民可以追求小確幸,不過,當一個政府,每天想著「小確幸」,人民只會陷入不幸。台灣所需要的,是讓國家脫離泥沼,讓經濟重新「開機」的根本方法。這就是我站在這裡的目的。我要幫這個年輕人,以及千千萬萬個中小企業,解決他們生活跟事業上的問題。

所以,重新找回台灣經濟發展的大方向,就是未來政府最重要的責任。我們跨出的第一步,就是提出五大創新研發計畫,要以「綠能科技」、「智慧機械」、「物聯網」、「生技醫藥」以及「國防產業」,點燃創新的火苗與動能,來帶動產業結構的全面調整。

這五個產業,都是下個階段全球最有潛力的產業,世界上已經有很多一流的公司。未來,如果我當選總統,我的政府,會全力把這些國際的資源帶進台灣,協助企業升級技術。我們會連結美國、日本的人才、技術和資金,一起來推動台灣物聯網的「亞洲矽谷」。我們會和瑞士、和美國的一流生技聚落,一起來合作、來推動「亞太生技醫藥產業研發中心」,讓台灣成為全球生技產業的重鎮。

在這些計畫中,我們還會整合產、官、學的資源,作為本土產業投入創新的後援,讓大家順利走向升級轉型。更重要的,創新研發不只是大公司的事,很多本土的中小企業,擁有最好的技術和最有創意的腦袋,我會支持中小企業參與創新計畫,讓中小企業找到發展的方向,再一次成為台灣經濟前進的引擎。

除此之外,我會去創造內需市場。未來,政府的公共投資,應該引導台灣內需市場的發展重心,走向「智慧城市」、「城鄉更新」、「綠色能源開發」、「供水系統與智慧電網的升級」、以及「社會住宅、照顧設施的建立」上面。

這些,都是台灣人民最需要的服務,也是本土廠商的商機。內需市場要成為台灣企業的小聯盟,等到技術鍛鍊成熟之後,再前進外銷市場打大聯盟。我認為,外銷和內需並重,台灣的經濟體質才會更健康。

我的五大創新研發計畫,加上,政府對於內需市場的策略應用,將會創造出優質的就業機會。如果企業透過創新,做出毛利更高的產品,我們就可以支付给員工更好的薪水,我要讓台灣人可以靠自己的技術和專業,賺取有尊嚴的報酬,擺脫低薪與過勞,擁有更好的生活品質。這就是我所提出的,「創新、就業、分配」為核心的經濟發展新模式。

我們不只要小確幸,我們更要有大方向。各位親愛的台灣人民,這就是蔡英文要帶領台灣前進的方向。這個國家,已經很久沒有領導人願意去做那些,短期間不會有掌聲的事情。但是,我願意。而且,我會把它看成是對這塊土地上,最嚴肅的使命。

要救台灣的經濟,就必須從現在開始,下定決心,徹底調整台灣的產業結構和經濟體質。我希望,幾年之後,那一個年輕人已經回到家鄉,接下他父親的工廠。我會找時間去看他,我也希望跟他坐在工廠裡,一起看見台灣的改變。我也期待在台灣千千萬萬個年輕人,從2016年開始,我們一起把台灣帶到改變的方向,千萬不要放棄,我們永遠會在一起。

宋楚瑜第二輪政見全文

聽到兩位候選人所說的表述,我必須要非常鄭重恭喜他們,因為講得頭頭是道。民進黨執政八年,國民黨也執政八年,兩個八把你們期盼的台灣經濟,真是打到趴。講得不好聽,最近蔡主席也去過七大工商團體所邀請的座談會,我相信朱主席也會被邀請,去看一看中華民國工業總會對於台灣十幾年來台灣經濟發展的情況,用他們的話來講結語,很簡單的幾個字來說:「講得頭頭是道,做得零零落落」。剛剛兩位都提出很好的計畫,這兩位都是學有專長,而且是人中龍鳳,台灣的金童玉女。

台灣今天之所以面臨這麼多問題,這也是為什麼宋楚瑜這次要出來參選的原因,那就是四個字:「憂國憂民」又憂國民黨,做得讓大家這麼不滿意,又憂民進黨,未來還是以意識形態來主掌台灣未來的經濟發展方向和決定政策。2000年我第一次參選總統,提出要檢討戒急用忍,我們看到新興大陸市場往上爬,台灣是寶島,在亞洲位置上這麼重要的一個樞紐,可以讓台灣的產業,成為世界進入大陸的跳板,成為我們在那裡創新發展搶得先機最好的機會。但是這兩個政黨,特別是民進黨,當選之後,還是執行戒急用忍,當我們應該大膽西進時不願意西進。

市場在哪裡,台商就在哪裡,我們的機會就在哪裡;世界有多大,台灣的機會就有多大。但是我們被意識形態綁在那個地方,沒有好好去做。但國民黨重新回來執政,阿扁的貪腐,不要講扁的家族也好,民進黨還有許多人官司還未了,國民黨也好不到哪裡去,看看今天要來發表政見之前,在林口交流道塞車滿滿,選舉期間我們高速公路這條路還是一樣塞。什麼原因,就是工業總會所說的,台灣的六失,政府失能,國會失職,社會失序,經濟失調,世代失落,而國家失掉了總體的方向。我們在這邊特別談到政府失能,那就是國民黨現在在執政。

我參選台灣省省長時,他們教我說河洛話,台灣錢淹腳目,現在台灣債淹肚臍。我請問台灣這十六年來到底發生什麼事了,國民黨是一黨獨大,可以看得出來國民黨在這一段時間中掌握了中央政府、地方政府、國會過半數,甚至是四分之三;而民進黨也好不到哪裡去,你們兩個政黨加起來超過國會90%以上的席次,但是該通過的法案,你們卻協調不了,你們卻以政黨的利益為先,而把人民的幸福和工商企業界所希望通過的法案老是擱置在那裡。

我在今天感受得出來,為什麼人民要有第三個選擇,那就是我們今天看到了台灣所面臨的,不管是今天看到的六大挑戰;不管是全球暖化氣候變遷,我們必須要重新調整我們的低碳跟綠能的產業。我9月22號早上騎腳踏車,然後去坐沒有污染的(電動)公車等等。這些綠能產業和未來低碳發電都是未來的商機。台灣有這個基礎,但是政府卻沒有給與相關的協助。我到彰化去看有位得到美國愛迪生發明獎的年輕人,開發「馬路發電」技術,取得了印度政府的訂單,但是台灣政府卻置之不理。像這種工商企業界的創意卻沒有人理會,我要你政府幹什麼。

我們現在這個政府的表現,是世界級的台灣奇蹟!我們的教育部長可以去告學生,讓學生最後結束自己的生命。我們也看到勞工部長,對於關廠的工人可以花人民納稅的錢兩千多萬,去告到勞工活不下去。國民黨有負人民對他的期待,但是民進黨為什麼人民還是那麼關心你能不能擺下意識形態,真正向全世界說台灣人所追求跟堅持的是我們自由與民主、中華民國政府的存在和我們台灣人當家作主的權利。

我們必須務實的去跟全世界打交道,今天不是在這邊看到全球暖化的挑戰、看到大陸崛起的挑戰、看到科技不斷更新以後的挑戰,還有我們自己國內人口失衡的挑戰。更重要的是財政的惡化,分配正義的不均,是世代的這種衝突,已經不是橫斷面看到四和五個群的差異,而是看到世代彼此的對立,看到貧富的差距,看到南北的差距。在這個情況之下,應該找一個有經驗的人。

請問兩位,到底臺灣309個鄉鎮,從頭到尾你有去看過他們真正的生活嗎?朱主席很清楚新北市三鶯部落原住民住的地方像難民窩,你們有去幫他們好好去解決嗎?我當選之後,保證在一年內,在大的都市會先去幫他們解決。但是更重要的,我非常非常掛念的,是人民覺得民進黨重新回來之後,會不會又讓大家所說的意識型態在那邊掌握未來的方向?另外一方面,您們有這樣像我處裡兩岸問題,處裡國安問題,處裡中央跟地方政府的問題,處理民間許許多多問題的經驗嗎?在這狀況之下,我必須要說,當我們看到了這些病源,怎麼去醫病?臺灣的問題在領導,在真正的組織再造,在政黨應該重新重組,放下政黨的偏見,組織大聯合政府,跨黨派的不要勝者全拿。你們這兩個政黨都在強調你們希望奪得行政權,也奪得立法院過半數,勝者全拿的結果,全面執政,全面腐化,對人民不負責任。因此我們要找回真正主權在民的基本理念,同時把我們天下為公的政治主張主軸找回來,找回公務人員真正該去做事情的責任感,找回他們的尊嚴,這個必須要有領導,要有經驗,但是更重要的,把人民的小事當作政府的大事,而不只是說說而已。

你們兩個政黨都曾打敗過我,兩次選舉你們都贏得了勝選,但是你們不能勝任的結果,讓臺灣還是持續地向下滑,現在的薪水是十六年以前的薪水,今天的經濟成長率是負一啊,臺灣人民真的要重新思考!

蔡英文第二輪發表全文

謝謝主持人。首先我要先簡單回應一下朱主席剛剛的指教,朱主席說還有很多年輕人在中小企業成功的案例。不錯。確實很多。在我的「英派」那本書就寫到很多,也看了很多,但是我要告訴朱主席還是有很多人在掙扎當中,他們成功的數字可能比成功的人還要多。他們很可能不在新北市,也不在桃園,他們是在全台灣每一個地方。所以我也要呼應宋主席的說法。是不是請朱主席到台灣很多的地方,都去看看真實的情況,309個鄉鎮我都走過了,我要跟宋主席報告。

在經濟成長的部分,朱主席剛剛說他在擔任副院長的時候經濟成長率是最高的,不過您不要忘了,您的前一年剛好是金融危機,那是一個負成長的時候。第二年當然會比較高一點,我要跟朱主席報告的,我做行政院副院長的時候,連續好幾年的經濟成長率逼近六個百分點的成長率,是這段時間以來,經濟成長可以維持在那種程度唯一的一段時期。自經區其實是一個過時的觀念,是一個出口加工的觀念,對我們現代的創新產業其實是落伍的。

我提出的五大創新產業,就是要帶著台灣的產業,走向下一個世代的產業結構,創新產業結構不會跟傳統產業脫節,事實上我們講的國防產業,生技醫藥產業也好,他們有很多的元件,都是用五金加工業者,也就是傳產的幫忙,所以這些是帶動台灣整體產業發展,不是幾個在高科技的項目,下面我想用一段時間,向大家報告我的兩岸政策。

我從很早以前,就開始接觸與參與兩岸談判。1998年,我和辜振甫先生一起到北京,重新啟動已經中斷五年多的「辜汪會談」。這場會談是全球媒體矚目的焦點,我們密集沙盤推演,目標是要促成一場成功的兩岸交流,更重要的,我們要維持「對等」,把台灣的民主和主權的意涵,在對岸及國際上完整呈現。辜老在談判桌上的成熟穩健,以及臨場反應的風采,讓我印象深刻。

2000年,台灣首度政黨輪替,我擔任陸委會主委。我們的團隊與對岸,進行了很多的雙向互動和溝通,最後我們成功的推動小三通,以及春節包機直航。接下來,我們也完成了台港航權談判、台澳航權的談判。我可以很驕傲的說,當時我們的團隊,在面對中國大陸時,都是以沉著穩健、不卑不亢的態度,來面對每一個挑戰。

這些年來,辜老在兩岸談判留下的身影,就是我的典範。它提醒著我,越是困難的時候,談判者更應該有沉著的態度,和穩健的決策。在兩岸交流的過程中,不能有私人利益,不能有黨派之見,越是爭議的議題,就越要以凝聚國民共識為優先,絕對不能為了虛幻的歷史定位,而犧牲了台灣人的尊嚴,與台灣珍貴的民主自由。如果辜老地下有知,看到國民黨的高層坐在中共的閱兵台上,看到馬習會的時候馬總統的表現,不知做何感想?

兩岸關係,攸關兩千三百萬人民的利益和長遠福祉。我如果當選總統,我會超越政黨,包容不同意見,建構一個有堅實民意基礎、可受信賴的兩岸關係互動架構。也就是:我將會以「維持現狀」的「台灣共識」為核心,遵循中華民國現行憲政體制,並在過去二十多年,兩岸協商和交流互動的成果基礎上,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穩定的發展。

我也承諾,未來將依據三大原則,來處理兩岸問題:第一原則是溝通;我的決策會遵循民主機制,公開透明。我主張訂定「兩岸協議監督條例」,讓兩岸政策接受人民的監督。

第二個原則是誠信,我會說到做到,不輕易承諾,但必定信守承諾,我相信這樣的政府,才會得到台灣人民,與國際社會的尊重。

第三個原則是,兩岸關係不應該被當作選舉的操作。我認為,任何政黨都不應該因為選舉,而將高度敏感的兩岸關係作為工具,藉機謀取利益。

我再一次強調,兩岸問題處理,必須有國內的最大共識、兩岸的相互諒解,及國際社會的充分支持。所以,面對國內、國際和兩岸,必須做到溝通、再溝通,並且借由周全有效的民主程序,讓人民能夠參與其中。同時,也必須要有誠信,說得到,就要做得到,讓政策保持一致性、穩定性與可預測性。

更重要的是,我絶不會把個人或政黨利益,擺在國家利益之前,更不會拿台灣人民的前途做賭注。我一定會堅持這樣的承諾,讓兩岸關係,互利雙贏,波平浪靜。民進黨不會閃躲兩岸的議題,一直以來,我們的態度都很清楚。我們不會逢中必反。所以,在這裡,我要主動利用這個機會,向全國人民,再一次清楚說明,民進黨在兩岸關係的立場。

我知道,國民黨最喜歡問我,我所說的「維持現狀」,和馬總統的有什麼不同?我的答案是,當然不一樣。我的「維持現狀」,是民主透明、人民參與,不是黑箱作業,更不是民主倒退。我的「維持現狀」,是維持公平正義、是全民共享,不是少數人寡占,也不是權貴壟斷。蔡英文的「維持現狀」,是要確保台灣人民的選擇權,而馬總統的兩岸政策,將會限縮人民的選擇空間。在我身旁的朱主席,也曾經批評馬總統的兩岸政策,造成分配的扭曲,與特權的疑慮。

其次,國民黨經常恐嚇台灣人民,要大家接受他們所謂的「九二共識」;他們的「九二共識」,不斷質疑沒有「九二共識」,如何「維持現狀」?對此,我要特別強調,民進黨沒有否認一九九二年兩岸會談的歷史事實,也認同當年雙方都秉持相互諒解精神,求同存異,希望兩岸關係往前推進的這一段協商溝通的經過和事實。這也是兩岸交流累積成果的一部分。

二〇〇〇年之後國民黨創造出來「九二共識」,但是,「九二共識」的內容,不僅在兩岸之間有極為不同的認知,即使在國民黨內部也有許多不同版本,而且變來變去。洪秀柱副院長說「一中同表」,朱主席講「兩岸同屬一中」,馬總統則在「馬習會」公開致詞說,「九二共識」是「針對一個中國原則達成的共識」。

這些說法越來越傾向北京對兩岸關係的主張,也讓越來越多的台灣人民,尤其是年輕世代擔憂:我們自己決定台灣未來的選擇權,是不是能守得住。朱主席日前說,不接受九二共識,就是挑釁,這是一種危險的二分法,突顯出朱主席對兩岸問題缺乏嚴肅的思考,對人民所擔心的事情,缺乏同理心。只想在選舉中做政治攻防,反而限縮了台灣自主的空間。

這幾年來,國民黨在「九二共識」議題上的混亂,造成台灣內部長期爭議不斷,馬總統的支持度及信任度不斷下滑。這個嚴酷的事實,是國民黨自己必須認清,並且嚴肅面對的。所以,我認為,不需要為這個議題上繼續內耗,應回歸到九二兩岸會談的基本事實和「求同存異」精神。如果我當選總統,我會根據中華民國現行憲政體制,並且基於民主原則,在最大的民意基礎上,來推動兩岸政策。

對於許多的主張,我們都願意討論,也願意盡最大的努力,來尋求台灣與中國大陸之間,有一個彼此都能接受的互動之道。我們不會挑釁,但希望兩岸能平心靜氣,坐下來理性地談問題。

各位親愛的台灣人民,包容,和解與團結,是我從政以來,始終堅持的事情。這個國家真的應該要團結在一起了。台灣是台灣人的台灣,中華民國也是台灣人的中華民國。

宋楚瑜第三輪政見申論全文

兩位主席所做的申述,非常清楚的他們都把相當多的時間,在談兩岸的問題。我坦白講,不只是民進黨,或是我個人或其他許多藍營的鄉親,也對於國民黨在處理兩岸問題上面的原則和方向上也有保留。我不是在替哪個政黨講話,我必須要提出來,那就是當洪秀柱女士,代表國民黨參選之初,不管她的主張如何,最後把洪秀柱換掉,最重要的理由,就是洪秀柱不能代表台灣的主流民意。用這個理由把人換了,後來又去請洪秀柱副院長擔任這次朱主席選舉顧問團的團長,讓大家不曉得,到底如何「顧問」?

我們也看到了當連戰主席到大陸上去參加閱兵的時候,馬總統非常嚴厲的批評連戰主席,認為對於抗戰的歷史,沒有能夠好好按照大家共同認定的史實方向來說。但是過了幾天,你看到他們幾個又擁抱在一起,讓大家不曉得國民黨的領導,是不是真正能代表我們大家過去對於三民主義、五權憲法、主權在民、漲價歸公這些蔣經國先生的基本路線是一致的。當一個國家的領導團隊在思想上、理念上講話前後不一致,這個團隊的領導怎麼會發揮作用?這是人民現在對於為什麼國民黨有這麼大的疑慮之所在,信念和理想,開始在鬆動,而且沒有一致性的說法。

在目前我們看到這兩個政黨—國民黨和民進黨,在立法院超過90%以上的席次,且既然他們都這麼重視兩岸的經貿,但為什麼在服貿條例也好、兩岸監督條例也好,都遲遲不能加以處理?這就是大家說,這次選舉如果還要持續要讓他們兩大黨掌權的話,那到底我們國會要如何改革、我們民意又能向誰反映?

我今天不是在批評,而是在提出對策。我們看到最近紫光併購的案子,日月光跟他之間競爭的問題。我特別要提出來,如果我執政,我會善用兩岸政治槓桿,讓對方了解到,像紫光的負責人用這種的語氣告訴台灣的企業界說,「你不聽我的話,我就會如何如何時」,這是非常不健康、對兩岸和平發展一點好處都沒有的事情。

但另一方面兩岸合則兩利,兩利才能合。彼此相互之間的照顧,這是應該的。我們應該善用政治槓桿,但是做為主權國家的政府,政府你到底在哪裡?!如果對於任何的兼併、任何反托拉斯的作法,對於我們的機密和know how,如果我們政府沒辦法妥為保護,設立防火牆的話,我們這些求生的本事,我們大企業遲早會被人家吃掉。

因此,我個人和親民黨基本兩岸主張,「參與、透明和監督」,我們不能再讓單一的政黨在把持,尤其不能讓兩岸買辦階層獲取利益,而沒有照顧升斗小民。

現在兩岸最高領導人真正能坐下來,就在一個前提之下,什麼前提?那就是兩岸分治的前提之下,當對方領導人這麼誠懇和有膽識的作為,向台灣來表達,他們終於了解到中華民國存在的事實,而只有中華民國存在的事實,才有一中各表。否則還有什麼各表呢?那只有一個中國!那這個中國,難道只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嗎?因此在這種情況下,對岸做了這麼大的讓步,但是馬政府卻毫無發覺,卻沒有了解得到,當他坐下來的時候,就可以向全世界的人說,他們雖然沒有公開放棄武力,但已經說明兩岸不能用武力來解決問題。未來我們不只有照顧企業界,來善用這個槓桿進軍大陸,不只是在兩千年就應該要西進了,我們現在也要南進、也要到東協,但把大陸與我們所有問題,好好務實和平處理好,我們還有更大的和平發展空間。

在這邊我最後要跟各位報告的事,我這次為什麼要出來參選?坦白講就是看到他們兩位主席沒有看到的。那就是我們看到國民黨執政期間,可以用超過 6千億的錢去蓋軍宅,卻發生兩位榮眷餓死兩個月,都沒有人去管他們的悲慘情事。有這麼難嗎?政府你在哪裡?同樣的,我們農民一年扣掉他所有開銷,一分地300坪務農收入,還不夠跑到台北去吃半桌的酒席,農民的照顧,難道不需要我們好好去強化、解決嗎?

我們看到那麼多學生家庭,還在背學貸利息,全部加起來本金260幾億、一年利息2、3億!但是我們中央政府,可以為台北市政府撥好幾百億,去做上百億的花博和世大運,卻讓大學生去背這些學貸債務。我會把這些學貸利息全免,為什麼原因?現在兩萬元月薪以下的勞工有53萬人,三萬元月薪以下收入的勞工有281萬。這些人的健保,這些人的孩子的學費繳不出來,這是公平的社會嗎?我會去幫大家好好解決!

因此我們,第一,要找一個有能力、有經驗的人,第二,是沒有包袱、沒有私心、能做事、會做事的人,重新出來好好為大家做事情。我沒有意識型態包袱、沒有財團包袱、沒有家族和個人操守的包袱,沒有政治和人事的包袱。我不欠任何人的情,但我欠台灣人的情,願意來替大家好好的做事情。就是沒有包袱不欠人情,才能大膽改革,來為大家做事情。這次希望大家相信,票在你手上,不在政黨手上,不要再被政黨綁架!被政黨綁架的結果,你失掉自信,你就變成政黨的棋子。

只有拋下做為政黨的棋子,才是真正主權在民,才是身為台灣人的台灣主人!讓台灣人當家作主,讓你自己選擇會做事的人,真正把台灣當作自己的家,真正願意跟大陸和平來往,但是絕對不背叛和欺負台灣人未來的生活條件。把兩個爛的換來換去,還不如找一個會做事的人,這才OK!

蔡英文第三輪政見申論全文

謝謝主持人。
首先,我還是要回應一下剛才朱主席的幾點,朱主席剛才自己覺得他在新北市的表現非常地好。事實上,我跟他講的是說新北市或許有一些成功的案例,但整個台灣,還是整個新北市,還有很多的中小企業,還是陷入在困難當中。如果朱主席真的覺得自己做得很好的話,為什麼新北市市民的感受是不一樣的?為什麼歷來的調查你都屬於後段班呢?

至於兩國論,在這裡我倒是要講一下,兩國論提出來的時候,是國民黨的總統所提出來的,當時所有的國民黨的從政人員都是同意的,朱主席那個時候是立法委員,同時簽署了,也去贊成了兩國論,今天朱主席在質問我這個兩國論,但是不要忘了,這個是在國民黨執政時期的國民黨的總統提出來,而且是國民黨上下都是同意的事情。那我倒要反問朱主席,現在的中國國民黨的主席,你打算要怎麼樣回答這個問題?

另外,我也講到台灣共識沒有錯,現在的台灣共識就是維持現狀,我提出來的維持現狀,台灣人民是非常非常高的比例都同意我的維持現狀。剛才在上一輪的發言,我也講過,我的維持現狀跟馬總統的維持現狀是不一樣的,顯然朱主席也沒有仔細聽,居然回來問我說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

我倒是要請教朱主席,剛才宋主席也說過,你說同屬一中,這個是媒體扭曲你的說法,但是我也想請教,就是洪秀柱副院長也說過你去拜訪了他,你也同意了他的講法,叫做一中同表的這個講法,這個你也從來沒有否任過。所以,我也想請朱主席是不是利用這個機會,可以把他說明一下。

另外,民進黨執政的時候,其實我們開拓了很多了可能性。你剛才講的台紐、台新的自由貿易協定,事實上都是在民進黨開始,就已經開始在談的自由貿易協定。大家都知道,自由貿易協定的簽訂跟談判最困難的就是開始。如果在我們執政的時候就可以開始台紐跟台新的自由貿易協定的話,後面就是技術問題的處理。在民進黨執政的時候,我們打通了小三通,我們讓包機直航上路,我們讓規劃的大陸觀光客都開始,我們也大幅去修改了兩岸關係條例,把國民黨執政的時代,全面禁止兩岸交流的這個法規結構,改變成符合WTO要求的這種交流的經貿的法規結構。

這些都是民進黨打下來的基礎,在國民黨執政的時候初期,2008年執政初期的時候,不僅是當時海基會董事長江丙坤先生,那時的馬總統都公開的去肯定民進黨執政時期打下來的基礎。

今天,我們所做的、所看到的兩岸交流,其實很多都是從民進黨從2000~2008年這段時間去把它累積出來、去把它做出來的事情。2004年,我做滿了陸委會主委以後,我退下來的時候,我還記得,有一家媒體,中國時報做了民調,我那時候的民調滿意度是將近59~60%,是所有內閣閣員裡面前一兩名。

我想請問朱主席,現在的國民黨的內閣裡面,有哪一個首長有這麼高的滿意度?那表示說,在那個時期,其實人民對陸委會的表現是肯定的。我也必須要在這裡說,我們執政的時後,在處理兩岸關係,或許因為我們首次執政,有一些經驗尚不足的地方,我們也去學習、也去檢討、也去反省。我們也提出非常穩健兩岸關係主張,我們也希望在這個穩健的兩岸關係,可以縮小跟中國大陸的差距,也能保住台灣人民的自由民主的生活方式,台灣人的民意是存在的,台灣是一個民主的社會,台灣人最重要的就是說,在這個最關鍵的問題上不想缺席,他們也希望能夠在未來最關切的議題上他們也能夠參與決策的過程。

所以,黑箱不是選項,我們必須要尊重台灣人的民意,讓台灣人有參與機會,民意是希望有兩岸和平,民意更擔心的是,以國民黨現在黑箱的處理兩岸關係,而已不讓民意有表達的情況下,在不知不覺中會喪失對未來的選擇權,這是民意最擔心的事情,也是任何的台灣政治人物,也是任何台灣領導人、任何總統必須要去做的事。

所以,我在這裡再一次的呼籲朱主席也好,國民黨也好,你看的是中國大陸,希望跟中國大陸保持好的關係時,也回頭看看,台灣人民對兩岸的期待在哪裡,台灣人是擔心,擔心我們的產業是不是會因為中國的企業狹著國家的資金進入台灣,去打破台灣整體產業的結構,台灣人能有個比較自主地產業結構受到侵蝕,或是控制將來要接軌全球的困難,這些我都要請朱主席好好想一想。

在這裡我要跟所以的國人同胞報告一件事情,如果明年我當選了總統,我一定會立刻啟動四個機制,來做台灣的改革,因為來灣已經到了一個非改不可的時候。

首先,我會啟動朝野共商國是的機制,這個機制必須是經常性的,這是深化民主的重要步驟。我會讓朝野之間可以分享資訊、相互諮詢、建立共識。
第二、我會啟動產業體質的調整機制,積極推動經濟發展新模式。我會邀集各界的朋友,加入我們規劃好的方案,有系統、有步驟,一步一步找回台灣產業的動能。
第三、我會重啟年金改革的機制。我會在就職的第一天,就開始籌備,年金改革的國是會議。我會在團結社會的基礎上,凝聚不同的年齡、不同職業的共識。我會確保台灣的財政在穩定中改革,也會確保每一個國民在老年的時候,都能得到國家應有的照顧。
第四、我會啟動全面對外關係的溝通機制。政權交接,新政局開始,國際間跟中國大陸,對台灣未來的情勢都會很關心。我會透過這個溝通的機制,去傳達台灣的立場,確保新的政權與新的民意的穩定。

親愛的台灣人民,在過去這幾年,大家的生活都不好過。但是,這個國家的美麗就是在於,即使日子不好過,但是大家都沒有放棄。從南到北,從西到東,從平原到高山,不管在任何地方,我們都看到台灣人民堅韌無比的意志。

今天,我能夠再一次站在這裡,競選中華民國第十四任的總統,就是各位給我的動力。就是因為,這幾年來,我看到的台灣民間社會的精神與活力,讓我反省,讓我堅強,讓我知道,我身上還有一個責無旁貸的使命。謝謝你們把台灣撐起來。

台灣的精神一直都在,我在台灣各地都看到了台灣,台灣人在每一個角落都繼續的打拼,都繼續的在奮鬥,他們從來都沒有放棄。當政府沒有辦法幫他們的時候,當政府放棄他們的時候,他們從來沒有放棄過。那麼他們剩下所需要的是什麼?就是我講的,他們知道他們一定可以渡過難關,但是他們要的是政府的領導,政府的決心,給他們一個方向。所以台灣人等的是一個有方向、有決心、也知道人民的需要跟人民所要走的那一條路在哪裡的一個政府。

所以在這裡,我要再向我們全國的人民報告,我從來不會隱瞞我所領導的政黨曾經失敗過,如果不是民進黨已經改變,我也不敢奢望,台灣人民再給我們一次機會。
我懇請大家,好好地看著這個黨,然後,用最嚴格的標準來檢驗我這個人。

四年前,我們在民主的選舉中失敗,這四年來,我們選擇用更民主的方式來說服台灣人民,我們已經反省,我們已經成長,我們已經蛻變。我看到了台灣社會的美,這個活力而堅韌的社會,應該是由一個有決心、有能力的政府來跟他們一起努力。請給我們一個機會,謝謝大家。

照片提供/中選會


獨立媒體 採訪報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