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25日 星期六

甲午戰爭120年 李登輝:以新思維改變台灣



由李登輝基金會、台灣教授協會合辦的「甲午戰爭‧馬關條約與台灣變局研討會」今天(10/25)開幕,這場研討會原本是由張炎憲教授擔任召集人,不料他在美進行口述歷史訪談時意外過世,前總統李登輝在開幕致詞時也特別感謝張炎憲教授對台灣歷史的貢獻,對於張教授的驟世他說『這是台灣史研究學界的重大損失』。

李登輝「甲午戰爭‧馬關條約與台灣變局研討會」開幕致詞全文

首先,要感謝各位來賓的參與,在甲午戰爭經過一百二十年之後,共同來關心這件影響台灣命運的歷史議題。在會議開始之前,要特別感謝張炎憲先生,張炎憲先生是李登輝基金會的董事,這次研討會就是由他擔任召集人,邀集台灣各界的學者專家,共同來探討台灣過去的歷史,按歷史中找出國家發展的方向跟做法。

令人遺憾的是,他在月初前往美國進行歷史紀錄訪問的過程中,因為心臟的問題送醫急救,最後猶原無法度復原來離開大家,之前中央研究院曹永和院士才過身,現在張教授擱來離開,這是台灣史研究學界的重大損失,在這要向這二位台灣史的專家表示感謝,感謝他們為台灣的貢獻。

大家都知道,台灣在歷史上經歷過六個不同外來政權的統治,包括西班牙、荷蘭、鄭成功、清帝國、日本以及國民政府等,造成台灣人在斷裂的時代中經過。
一八九四年,清帝國跟日本因為朝鮮問題發生戰爭,歷史上稱呼為「甲午戰爭」,這場戰爭的結果由日本得到勝利,雙方並在一八九五年在日本簽定「馬關條約」,條約中清帝國除了賠償、承認朝鮮獨立、開放通商港口等,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割讓台灣以及澎湖群島乎日本,從此台灣接受日本政權統治五十年,而日本也證明了「明治維新」的成功,從此成為世界強權之一。

一九四五年,日本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戰敗,日軍向聯合國軍隊投降,當時,盟軍統帥麥克阿瑟將軍,命令中國戰區司令蔣介石,代表盟軍接受「中國(不含東三省)、越南北緯十六度以北及台灣之日軍投降」,「台灣」因此被軍事佔領,發展成為另外一個外來政權「中華民國」的統治。

當時台灣所面臨的前後兩個環境是,按強調「天皇」、「天下為家」的「日本帝國」統治,轉換成為中國國民黨「天下為黨」的「中華民國」統治,兩個外來政權就在台灣進行交替。

不過,受到日本統治五十年,已經進入現代化的台灣,轉換由一個文明還不如台灣的新政權統治,造成了政治與社會的衝擊與影響,所以發生了二二八事件,主要原因就是兩種不同文明的衝突結果。

無論是日本人統治或是國民政府統治的時代,只要是講台灣話同款攏要處罰。這種經驗乎我深深體會到台灣人的悲哀。長期以來,台灣人沒辦法走自己的路,開創自己的命運,在日本時代如此,戰後的國民黨政權時代,猶原沒改變,這就是因為台灣人沒明確的「身分認同」。

台灣導演魏德聖接受訪問時曾說過,「在他眼中,每個在台灣建立政權的政治團體,沒有一個願意認真去了解台灣,想的只是索取:國民黨想反攻大陸,日本人想得到更多的木材、煤礦、金礦、而鄭成功想要反清復明。」

因此,在台灣民主化的改革過程中,台灣人覺悟到外來政權的壓迫,乎咱開始追問自己:我是誰?咱是誰?這種思考也乎台灣人產生自己是「一個獨立的〈台灣人〉」的絕對意識。換一句話來講,就是對自己了解自己是處在日本人與中國人的兩種不同款生活形式、兩種文化世界的邊緣人意識。

咱對這款的意識,應該有所覺悟,將過去的自我拯救出來,用新的思維,否認過去,建立新的未來。這種新思維,就是「一個獨立的〈台灣人〉」的思維,也就是從自己內部產生追求自主的動力。也就是以台灣人為中心的主義,也就是必須先確立台灣的「存在」,才會得進一步改變台灣。

從曹永和院士到張炎憲先生,他們的一生攏是在主張要用台灣為主體的角度研究台灣史,將台灣放在世界史當中,不是從中國歷史的眼光來看待台灣,安奈才會得正確認識台灣,認識台灣人自己,並且建立堅定的台灣意識與認同,真真正正解答「我是誰?」、「咱是誰?」。

今年是甲午戰爭一百二十周年,因為這場戰爭所簽訂的馬關條約,從此改變台灣的命運。因此,李登輝基金會特別跟台灣教授協會、台灣智庫、台灣新世紀文教基金會、台灣歷史學會以及新台灣國策智庫共同來主辦這場研討會。堅持站在台灣的主體立場,擺脫大中國意識的干擾,深入檢討這場戰爭對相關國家以及對世界局勢的影響,特別是對台灣命運的改變。

感謝今仔日在場的學者專家,熱情提供你們的寶貴意見,也希望在場所有的來賓,也會得貢獻你們的看法,乎咱建立共同為台灣主體認同的意識,鬥陣打拚,感謝大家,祝大家平安!感謝!


更多照片,請點擊上圖,連結至 活動相簿

獨立媒體 採訪報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