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26日 星期三

蕭美琴英文質詢 金溥聰招架不住







為檢視新任駐美代表金溥聰對台美雙邊關係及我國對美外交政策相關業務狀況之了解情形,民進黨立委蕭美琴今天(12/26)在立法院外交委員會除依序以美國國務卿接任人選凱瑞(John Kerry) 、助理國務卿坎貝爾(Kurt Campbell)、以及民進黨在華府的聯絡人彭光理(Michael Fonte)等人的照片考金溥聰外,隨後也以英文質詢金溥聰對美國重返亞洲策略的了解,內容如下:

蕭: 我接下來即將用英文繼續我的提問,希望您用英文回答,我希望能了解你如何回應美國政府與各界朋友對您提出的各種問題與挑戰,您如何回應。
蕭: 首先,您剛剛提到美國的重返亞洲政策,我想請教您如何看待台灣在美國重返亞洲策略中的角色?
金: 我回答問題之前,我想先說,英文不是我的母語,程度不如您。
蕭: 這不是在比賽英文,重點是您如何與美方溝通的問題。
金: 但是我覺得國會殿堂….我可以私下回答您….
蕭: 我希望這是列為正式紀錄的,在立院也可以用其他語言,原住民語等都有前例可循。
蕭: 重點是我希望知道您如何回答美方提出的問題。例如,Kurt Campbell和美國國會研究Shirley Kan都曾提出關切,有關兩岸…..
金: 如果您在美國,我會用英文回答,但是現在在中華民國國會…..再問您一次,我可否用中文回答?
蕭: 我希望您用英文回答,因為我們必須知道您如何向美方解釋說明台灣的政策立場,因為這是您的職責所在。您有必要讓大家知道您如何與美方進行溝通。
金: 不是每個在場的人都了解英文。
蕭: 我還是要提問,在美國政府與各界都曾提出,關於兩岸交流密切,導致軍事科技、情報、與其他秘密可能從台灣洩漏到中國的問題,對此您如何回應美方的關切?
金: 要回答您第一個問題嗎?
蕭: 第一個問題是美國重返亞洲政策中台灣的角色。
金: 我還是要說,我要用中文回答,因為不是每個人都….
蕭: 希望您不要浪費時間,請就回答。(à時間段落10:37:03)
金: (中文)
蕭: 您說台灣必須找到在美國重返亞洲政策的角色,試問這麼角色是甚麼?
金: (中文) 跟委員說明,我去那邊三個禮拜,跟行政部門是第一次接觸…
蕭: 這是一個策略、戰略的問題,我以為你在去美國之前就應該想清楚台灣的戰略應該是甚麼。
金: (中文) 在整個美國亞太政策中……台灣第一線島鏈…….有其戰略重要性……
蕭: 但是您知道,美方曾經提出關切,有關台灣政府和中國政府之間在南海議題是否可能合作…
金: 用英文在座各位聽不懂。
蕭: 有需要我稍後可以翻譯。
蕭: 美方曾證實對台灣提出關切,關於台灣是否可能與中國在南海議題上合作。
金: 您是否可以先翻譯? 我知道您英文很好,是否可以讓其他人也可以了解?
My question is Kurt Campbell and US has raised concern Taiwan about whether it .would work with PRC about South China Sea? Just answer my question!
蕭:我的問題是Kurt Campbell和美國不斷地提出美國相當關切且擔憂台灣是否會跟中國一起合作聯手解決南海的問題? 回答我的問題!
There have been questions holds in this legislature in various languages, and representatives and officials has responded questions accordingly. There are precedence for that. Response my questions, are you trying to avoid my question?
金:說中文!
蕭:依循過往的前例,有很多質詢都是用各種不同的語言,國位議員跟官員都會根據問題回答,回答我的問題!你是在逃避問題嗎?
Kurt Campbell has confirmed that US has raised its concerns whether Taiwan and China have been coordinating our roles in South China Sea? How do you respond to such concern?
---------------------------------------------
金要求重申問題
As I said, Kurt Campbell has confirmed that US has raised concern that Taiwan about whether it would work with PRC about South China Sea? Just answer my question!
蕭:我的問題是Kurt Campbell已經確認美國相當關切且擔憂台灣是否會跟中國一起合作聯手解決南海的問題? 回答我的問題!
金: 我知道你英文很好,因為這是你的母語,但是我認為大家也要了解你的問題對不起,我剛因為希望在場的委員都可以了解你的問題,你可以再說一次問題嗎?
There have been questions posed in this legislature in various languages, and representatives and officials have responded questions accordingly. There are precedence for that. Response my questions, are you trying to avoid my question?
蕭:依循過往的前例,有很多質詢都是用各種不同的語言,國會議員跟官員都會根據問題回答,回答我的問題!你是在逃避問題嗎?
金:我還是覺得委員..請重申一次問題
Kurt Campbell has confirmed that US has raised its concerns whether Taiwan and China have been coordinating our roles in South China Sea? How do you respond to such concern?
蕭:我的問題是Kurt Campbell已經公開確認了美國相當擔憂台灣是否會跟中國一起合作聯手解決南海的問題? 你如何回應這種擔憂?
金:我們從來沒有在東海及南海的問題上與中共聯手,這是政府一再公開宣示的立場。我在國民黨秘書黨的角色之內到了日本的時候,也是在日本的外國記者協會演說的時候,正好有遇到釣魚台事件的爭議的時候我也一再地公開說明絕對沒有聯手的問題。
OK This is a very very critical question, because Kurt Campbell is not the only one raised the concern, the international media has also raised concerns. And contrarily, the President Ma claimed that the US supports the East China Peace Initiatives, I have seen reports that there are doubts about this initiatives and how it will be implemented.
蕭: 這是非常非常關鍵的問題,因為坎貝爾(Kurt Campbell)不是唯一一個關切這個問題的人,很多國際媒體也曾經提出同樣的關切。相反地,馬英九卻聲稱說美國支持東海和平倡議,我讀到很多報導都是關於對於東海和平倡議的內容與實際執行面上的各種質疑。
金: 您剛講的美國在這個東海..馬總統所提到的東海和平倡議上,他的立場是與美國是一致的,雖然美國因為是在這個議題上目前都沒有公開表態,但是馬總統的通海和平倡議的意思就是要以對話代替對抗,擱置主權的爭議大家來共同開發資源來維持這個區域的和平與穩定,這與美國公開強調要維持和平與穩定一致。
Of course everyone supports peace, stability and dialogue, the question is Taiwan’s role in these, China and Japan have been raised concerns, and maybe send to the International Court of Justice, and our government also says we will also raise it to International Court of Justice.
蕭: 當然每個人都支持和平、穩定跟對話,問題是台灣在其中的角色到底是甚麼? 中國跟日本都已經強烈提出關切,或許會將此爭端送交國際法庭,我們的政府也說我們要送至國際法庭?
金:委員要不要把你的問題解釋給大家聽一下?
My time is almost up.
蕭:我質詢時間快結束了!
金:這個很清楚我們台灣在這中間一再強調我們主權是寸步不讓,釣魚台是中華民國的主權。但是我們是希望能夠擱置主權的爭議,用對話來代替對抗,能夠來增進這個地區的和平,大家來共同開發這個區域資源,這樣的區域的和平與穩定,這種和平是大家共同希望的,美國也希望這樣發展。
But you know at the same time, in open statement and questions responded toward the media, US official has raised concerns or they have urged Taiwan not to play a provocative role. To me this implies some of our actions had been interpreted provocative.
蕭:你知道同一時間,在所有的公開聲明以及對於記者的公開回應中,美國官員都表示相當關切並且強烈要求台灣不要扮演挑釁的角色。在我看來,我們過往的行為和動作也已經被美國詮釋為挑釁的行為。
金:這是在Kurt Campbell演說裡面提到,但是我們有當場的記者..
This is also in the CRS reports, have you ever seen the recent CRS reports?
蕭: 相同的擔憂也有被記載在CRS報告書中,你讀了最近的CRS報告書嗎?
金: 我看過整個背景跟全文,現場提問的中天記者也再三說明當天他講的不是針對台灣,是在說所有地區的國家都不要做任何挑釁的動作That’s right, I don’t see the kind of affirmation like your claims that US government and others how about the policy..
蕭: 總之,我沒有看見美國政府確認任何跟你們的宣稱一致的地方…
金:我剛已經說了
(CRS 報告書包含: 2012.11.29出版 “美國2012國會研究: 1990年起對台主要軍售報告書” 以及 2012.10.10出版”美台關係:政策議題總覽”; Congressional Research Service: Taiwan: Major U.S. Arms Sales Since 1990 by Shirley Kan, published: 2012.11.29 & Congressional Research Service: U.S.-Taiwan Relationship: Overview of Policy Issues, by Shirley Kan, published 2012.10.10 )

獨立媒體 採訪報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