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4月9日 星期二

首度回應黨內初選 蔡英文:團結、勝選,是我的信念 我沒有怯戰的問題



民進黨內總統大選初選協調倒數計時,蔡賴昨天下午會面後因各有堅持被外界形容協調難產。蔡英文總統今天(4/9)中午召開記者會,首度針對黨內出選做出正式回應,她說「我領導民進黨超過10年,團結,勝選,是我的信念。對選戰而言,她沒有怯戰的問題。」

對於蔡英文今天首度正面回應,知情人士透漏,蔡英文認為作為總統,爭取連任是責任,而把每一分鐘用在處理國政更是她的憲法義務。她沒有輕鬆扮演初選參選人的空間,相反的她必須在國家正面對各種挑戰下,隨時專注在總統的工作上。

知情人士表示,這也是蔡英文一直以來,因為尊重機制,在初選議題上保持緘默。但過去這兩天,從會見訊息在特定內容農場上曝光並扭曲,到會見後不實訊息充斥報端,都讓蔡英文憂心這樣的狀況勢必影響政局的穩定,也造成黨內團結危機。因此決定出面說明態度。

蔡英文說,這段時間為了避免擦槍走火,也要給協調小組保持空間,她始終保持緘默,因此卻有人覺得她怯戰,她說,「我從來沒有怯戰記錄,從2008、2010、2012、2016,每一次只要民進黨需要我,我就披掛上陣,全力以赴。怯戰從來不是我的風格」。

蔡英文指出,她領導民進黨超過10年,對黨最大的期待是能團結、勝選,這是她不變的信念。黨要做什麼決定,她希望能夠跟大家商量,做成的決定,「我們也會尊重」。



蔡英文表示,進入初選階段我們都很期待,黨中央可以找出勝選的方案,2020能打一場勝利的戰爭。即使外面有人給我貼標籤,攻擊我,我都選擇忍耐,給協調小組最大的空間。民進黨歷次總統大選,只要進入初選的競爭階段,大選從來沒有贏過。現在是初選的協調階段,黨中央必須找出團結勝選的最好方案。

蔡英文指出,打過初選,就知道問題不在候選人,而在支持者的情緒。過去初選的裂痕歷歷在目,要花非常多時間才能彌補。合作方案才是最大勝選機會所在,民進黨只有合作,才能成就大局。

蔡英文強調,我們是執政黨,提名當然要考慮對國政造成的影響,所以更必須以團結勝選為目標,選擇一個對執政衝擊最小的方案,贏得大選,延續執政理念。如果最後勝選才是唯一考量,黨中央就不能只是辦選務、當裁判,要保持更大的彈性,來尋找最佳勝選方案。這一局黨怎麼做,也攸關民進黨如何定義過去三年的執政。

蔡英文也對民進黨籍黨員喊話表示,黨要面對過去三年執政的,,要對過去三年執政有信心。我們怎樣處理這一局,正是攸關民進黨如何定義我們過去三年的執政。

媒體詢問,昨天會面之後有消息出來提到現任優先以及卓主席是不是有傳出民調賴院長要禮讓3%?蔡英文表示,不知道為什麼有這些傳聞。這些內容昨天都沒有提到。她只是提到,要體認我們是執政黨,她是總統,要謹慎以對這一局。至於這些技術性問題沒有討論。

針對蔡賴配或賴蔡配?蔡英文則是說,希望黨的協調小組有空間去協調出最適合勝選的組合。至於有最大的時間,是不是就是希望初選延後?

蔡英文回應,她有跟黨表示,因為這一局不是她跟賴前院長的事情,牽動的是黨的未來,也牽動到我們執政與未來,需要黨的意志與決定,因此黨要做什麼決定也希望跟大家商量。

媒體詢問,蔡英文提到團結勝選,但現在這麼多不利的狀況,她覺得自己還是帶領民進黨勝選的人嘛?蔡英文說,團結勝選是我們目標,她現在就是總統,帶領這個國家,爭取連任,這是她的責任。作為現任總統爭取連任,而且一定要達到連任,這是一個很重要的責任。



蔡英文談話全文:

各位媒體朋友好,這個記者會好像欠各位蠻久的,記者常問初選的問題。我都回答等我們回國再說。這段時間因為出訪行程、還有很多國政事務,我們也希望,黨的協調小組正在運作,希望能給一些空間彈性。所以我沒有對黨的初選發表很多意見。

不過,我也想用今天做一個說明。這段時間我要避免擦槍走火、給協調小組較大空間,所以我某種程度保持緘默。因此,也有人認為我好像在怯戰,這一點,我倒是要先提出說明,我倒是沒有怯戰的紀錄。

2008年困難的情境,到2010的選戰,到2014年的初選到大選,再到2016的選舉,我一路走來經過很多的選戰。

所以我對選戰而言,沒有怯戰的問題。

我領導民進黨超過10年,團結,勝選,是我的信念。

大家還記得2012年,我也參與總統提名初選,當時跟我同台競爭的是我們的蘇院長,那次總統大選沒有贏,初選在當時帶來的負面效果是什麼,我相信民進黨第一次總統大選,我們都知道只要進入競爭的初選階段,大選就從沒贏過。

進入初選階段我們都很期待,黨中央可以找出勝選的方案,2020能打一場勝利的戰爭。即使外面有人給我貼標籤,攻擊我,我都選擇忍耐,給協調小組最大的空間。

你或許問我,對這一局的思考是什麼?我是現任總統,民進黨是執政黨,不是在野黨。民進黨處理總統初選問題,會影響國政,影響政策實施。因此我的立場很明顯,我們要以團結為目標,第二,我們要以勝選為目標,第三,初選對現在執政的衝擊要降到最低。這是我面對協調小組的態度,我昨天也這樣。

我還要再說明的是說,我們面對的政局不是個人使命感的問題,這一局會牽動民進黨的未來,也牽動台灣國家的未來。全黨要嚴肅以對。有些不適當的放話,要適可而止,我也會約束幕僚注意。

有人說是多者贏初選,有人說現任者優先,重點不是誰贏初選,而是如何打贏大選。我們最終是要解決這個問題,爭取勝選最大可能性,這需要黨意志力的投入。這不是我跟賴前院長之間的問題,這是全黨的事情。這一局牽動的不是本黨而已,也牽動國家政局,因為我們是執政黨。我是總統,提名結果,也會影響國政,公務部門軍心,要嚴肅冷靜的處理我們面臨的挑戰。

打過初選的人都知道他的後果,問題不在候選人,候選人可以有君子之爭,真正的問題是支持者之間的矛盾和對立。如果我們一直在想的是初選,而忘記了大選才是重點,那我希望能夠團結全力勝選。

初選的裂痕,歷歷在目,過程傷害實在很大。昨天會面的時候除了有賴前院長,還有三位協調小組成員在場,我有告訴幾位協調小組成員,這一局我們要問自己,要誰退,還是要合作?如果合作是選項,我們就應該全黨傾全力走合作的方向,如果我們相信合作才是勝選最大的可能性,全黨也應該往這個方向去走。

蔡英文可以跟任何人合作,過去我跟蘇貞昌院長競爭過,現在我是總統,他是行政院長,我們合作得很好,國政更上軌道。賴前院長也是我曾經的行政院長,還是做得最久的一位。

我一直相信,民進黨唯有合作才能夠成就大局,才能夠實現我們對台灣的責任。在這一局裡面我要特別來說幾句,有關於黨中央的角色。帶領黨的團結勝選,這是一個執政黨應該挑起的責任。黨的角色不是只辦選務,不是只做裁判,他要站在執政黨的角色,以勝選為可能,保持彈性,讓各方尋求解決方案。我也期待黨可以把空間與談性維持到最大,讓各個方案可以被拿出來討論,重點是在過程中凝聚黨的共識與團結。

另外一方面是在初選階段,另一個是協調階段,協調階段小組五位成員都是聲望重容,黨員所敬重的,對黨有領導性作用,對凝聚支持者共識發揮很大的功能,我也期待協調小組成員,他們跟我跟賴前院長都有很深的感情,基於對黨的責任,會克盡他們對於黨協調小組的責任,來經營協調這一局。

黨要面對過去三年執政的,我在這裡要告訴我們的黨員和黨,要對過去三年執政有信心。我們怎樣處理這一局,正是攸關民進黨如何定義我們過去三年的執政。



獨立媒體 採訪報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