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7日 星期三

司法確定前不入議會 賴清德:捍衛市民尊嚴



台南市議長選舉金錢介入,台南地檢署已專案調查,台南市長賴清德表示「在司法未釐清前,不進入已被玷污的台南市議會」,以捍衛台南人的尊嚴。他今天(1/7)出席民進黨中常會親自報告此決定,賴清德說,開啟台灣新政治的文化、捍衛台南市的尊嚴就是這次他採取這動作最主要的二個目的。

賴清德在常會結束後受訪,對於李全教哽咽表示,如果被判當選無效,他不惜以死明志。對此,賴清德說,台南是台灣民主的聖地,台南人非常引以為榮,但不幸的這份榮耀已經被李全教所破壞。本來在12/25檢察官對李全教提起當選無效之訴的時候,他如果有辦法自知社會不會允許,而辭去議長職務,也不必落得今天的地步。

賴清德認為,如果國民黨有自律、自清的作用,應該要懲處一個涉及雙重賄選的人,但很可惜朱立倫到台南也沒有如此,還跟李全教擁抱高唱『你是我的兄弟』,在這種狀況下他別無選擇,為了捍衛台南市尊嚴,他願意不計毀譽,在案件沒有釐清之前不進議會。賴清德說,今天李全教這要說法頗令人遺憾,其實社會是要求李全教認錯、辭職下台,能夠改過,但顯然看起來他是寧願辭而不願認錯,辜負社會的期待,這是非常可惜的。

對於檢調還在調查他就先宣布不進議會,不擔心外界認為不尊重議會?賴清德表示,所謂無罪推定是刑事訴訟法的原則,這是對當事人面臨刑事的時候,人身自由的保障,但這並不適用在行政職務上,在各種人事法規上翻開看就可很清楚。他舉警察任用條例表示,只要警察涉及貪汙罪被起訴就要停職,地方制度法也講的很清楚,首長如果一審判決有罪也必需要去職,所以在政府的各種官員裡本來就會根據各種不同的要求,設定不同剝奪的條件,因此所謂無罪推定原則並不適用在行政職務上面。

賴清德說,今天民主政治就是政黨政治,多數黨本來就是要領導議會對社會負責,國民黨才區區16席,運用大量的金錢介入贏得議長選舉,我無法視而不見,種種非法不正當的行為他無法視而不見,市民的不滿他也無法充耳不聞,在這種狀況下,民主體制被破壞下,他應該站在人民這邊,捍衛台南市的尊嚴,不必去迎合形式上的體制,在二審理也很清楚,一年內案子釐清,如果李全教被判當選無效確定,這事情就整個解決,如果沒有他也會負起我的責任。

媒體詢問不進議會市政推動受到延宕、監督如何處理?賴清德說,在司法未確定前我不進議會,但並沒有說不願意接受監督,到議會也是監督的一種,這的確是會有影響,但他也會直接跟市民負責,用開放政府的方式,或是運用各種手段接受議會其他方式的監督,這都可以做。而所謂開放政府,就是未來市政府所有行政的事情,會透過科技的手段來跟市民報告。

外界對賴清德不進議會的大動作跟2016做聯想,賴清德說,不進議會比進去需要更大決心跟勇氣,這份勇氣都來自於為了捍衛台南市民的尊嚴,並沒有其他考量。而也傳出賴清德這是一石二鳥的說法,一是混淆台南市議長敗選責任,一是奠定黨內地位,賴清德則表示,這是揣測,民進黨敗選本來就應該對社會負責,不會因為這樣手段有任何影響。

對於國民黨打算提出瀆職及送公懲會,賴清德表示尊重,他說他不計毀譽,毀譽由他個人承擔,只求尊嚴還給台南。媒體追問他要負起的責任是政治責任?辭?賴清德則說,當然是政治責任,而是否是請辭這個到時就知道。

賴清德講到最後眼眶泛淚,激動的表示,他主要是捍衛台南市尊嚴,並非跟任何一個人對賭,為了捍衛台南市尊嚴,他必須不計尊嚴,毀譽由他承擔,只求尊嚴還給台南,多數的台南市民是無法容忍這要的事情,他今天身為台南市長代表台南市市民,他無法迎合已經遭破壞的民主體制,他今天如果進去議會的話,台南市市民顏面何在?

賴清德認為,過去台灣社會談論改革都集中在中央政府、國會、政黨,從來沒有一次是集中在地方政治,可是我們又很清楚,政治是從地方政治開始的,今天不仿利用這次機會,採取這種非常手段把它掀開來,讓陽光照進來,讓社會關注能到地方政治來,這樣台灣政治才有可能清明的一天,開啟台灣新政治的文化,跟捍衛台南市的尊嚴就是這次他採取這動作最主要的二個目的。



獨立媒體 採訪報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