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23日 星期日

推二次民主改革 李登輝:將「生為台灣人的悲哀」轉換為「生為台灣人的幸福」



前總統李登輝今天(8/22)晚間出席李登輝基金會「2015年度募款餐會」,並以「憲改藍圖 全民參與」為募款餐會主題演說。李登輝表示,他今年已經九十三歲,算一算可以再為台灣做事貢獻的時間大概只剩下五年。為了打造更加成熟的民主社會,他要將最後的人生奉獻給台灣,全力為台灣打拼,繼續推動第二次民主改革。

李都輝認為,在一連串民主化過程中,終能在全體國人的支持下,透過六次修憲,終止「動員戡亂時期」、廢除「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中央民意代表全部由台灣人民選舉、台灣人民直接選舉總統等工作,完成不流血的「寧靜革命」。

李登輝說,台灣不但打開民主大門,同時將「中華民國」推向「中華民國在台灣」的新位置。這時候,長期追求具有台灣主體性的政權業已成型。換言之,台灣已經朝向擺脫「一個中國」,以及終止「中國法統」的道路邁進,打破「亞洲價值」的神話。

李登輝表示,民主化以後,二度政黨輪替的經驗,現在已暴露出民主體制的重大缺失。代議制度無法順暢運作,不能完全反映人民的心聲。政府不只追求國家和人民的利益,更有唯黨利是圖的現象。而且,中央與地方政府沒有攜手合作,只要不著手新的改革,這種民主體制不但無法解決國家的重大問題,還可能引發更嚴重的問題

李登輝說,他一生的理想就是希望將台灣從外來政權的統治中解放出來,邁向自由的國家;希望將「生為台灣人的悲哀」轉換為「生為台灣人的幸福」,這就是我的人生目標。我希望大家跟我做陣打拚,共同呼籲公民的覺醒,讓人民宣示自己才是國家真正的主人。

李前總統致詞全文
黃主席(昆輝)、涂市長賢伉儷、各位貴賓,大家晚安,大家好!
今晚登○很開心看到大家來參加這場餐會,在這裡要向各位表達個人最誠摯的謝意。李登輝基金會創立至今已經是第十三年了。這十幾年來,因為有各位的支持與幫忙,基金會才有辦法展現高度的行動力,推動各種講座、營隊、出版、參訪、講演等的業務與活動,才有能力培養訓練優秀的人才,為提升台灣國家認同,建立台灣主體性,貢獻心力!

上個月,登○受到日本國會議員的邀請,前往日本訪問六天;如果這一次的訪問是成功的,在這裡跟大家報告,有這樣好的成果,都要算是在座各位的功勞,因為,都是靠大家,長期以來的支持與贊助。

登○是台灣第一位在日本參議院第一議員會館,進行專題演講的卸任元首,那天講的題目是「台灣的典範轉移」,現場跨黨派國會議員差不多有四百多人參加。隔天,前往日本外國特派員協會,以「台灣主體性建立之道」為題演講,講完以後並接受現場國際媒體的提問跟回答。

這二場演講的內容,就是強調台灣要擺脫中國法統的「託古改制」舊思惟,因為在民主台灣仍然有一些人不願放棄這種思維,甚至企圖要影響二十一世紀台灣的新方向。

中國的五千年歷史,都是在一定空間和時間之中,一個朝代與一個朝代的連結體,就算是新朝代,也只是上一代歷史的延長而已。歷代皇帝大多忙於鞏固權位、開疆拓土和掠奪財富,很少為政治改革而努力,這就是所謂的亞洲價值(Asian Value)。

中國歷史上雖然也有幾次政治改革,可惜都失敗了。就整個帝王統治過程來看,每個朝代無疑都在玩「託古改制」的把戲。所謂的「託古改制」,其實應該說「託古『不』改制」比較貼近事實。

對於中國人的民族性,魯迅說得更精準,他說:「中國人不只『爭亂不為首謀』、『禍患不為元兇』,而且還是『幸福不為先達』。所以,所有事情都沒有辦法進行改革,沒有人願意扮演先行者與開創者角色」,我認為魯迅的觀察相當精闢。中國法統的「託古改制」,已經不被近代民主潮流所接受。

因此,登○提出「脫古改新」的新思維,就是擺脫舊體制,目的就是要切斷「託古改制」餘毒的亞洲價值,擺脫「一個中國」、「中國法統」的約束,開拓台灣成為具有主體性的民主國家。

台灣要「脫古改新」,必須分別處理台灣本身的問題,以及來自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問題。

登○在一九八八年繼任總統時,國民黨政權遂行威權統治,當時台灣正是亞洲價值觀的樣本。政權內部包含了保守與革新對立、封閉與開放對立、民主改革與獨裁體制衝突,以及台灣與中國(中華人民共和國)政治實體的矛盾等堆積如山的歷史包袱。特別是人民要求民主的呼聲正與日俱增。

綜觀這些問題,涵蓋範圍非常廣泛,主要問題在於使用一部不適合台灣現況的《中華民國憲法》,當時問題出在國民黨內部的保守勢力,這些勢力緊抱着落伍憲法不放,不肯放棄「法統」地位,並抱著「反攻大陸」的不切實際野心,妄想有一天拿回中國大陸,還同時排斥民主改革的聲音,只想維持政權。要解決這些問題,只有從修憲做起。

在一連串民主化過程中,終能在全體國人的支持下,透過六次修憲,終止「動員戡亂時期」、廢除「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中央民意代表全部由台灣人民選舉、台灣人民直接選舉總統等工作,完成不流血的「寧靜革命」。

接下來,台灣不但打開民主大門,同時將「中華民國」推向「中華民國在台灣」的新位置。這時候,長期追求具有台灣主體性的政權業已成型。
換言之,台灣已經朝向擺脫「一個中國」,以及終止「中國法統」的道路邁進,打破「亞洲價值」的神話。

但是,這幾年的民主發展呈現疲態,顯露退縮的徵兆。政黨間產生喪失理性的無謂對立,領導人變成不踏實、沒有責任感的政治人物;司法失去公正性和人民信賴。第一次民主改革的成果已達極限,遭遇無法跨越的障礙了。

民主化以後,二度政黨輪替的經驗,現在已暴露出民主體制的重大缺失。代議制度無法順暢運作,不能完全反映人民的心聲。政府不只追求國家和人民的利益,更有唯黨利是圖的現象。

而且,中央與地方政府沒有攜手合作,只要不著手新的改革,這種民主體制不但無法解決國家的重大問題,還可能引發更嚴重的問題。

社會上,特別是年輕人要求改革的聲音已經響徹雲霄。所以,台灣有必要推動憲改在內的第二次民主改革。

現行中華民國憲法雖然規定總統由人民直選,但憲法對總統的權力範圍卻沒有明確規範,完全端視總統個人民主素養和自制力的狀態。可惜仍有許多人存有威權的心態,當這些人掌握了政府、權力之後,就會出現「贏者全拿」的傲慢心態,完全忽視其他人意見,去年三月發起的「太陽花學運」,讓台灣總統權力過度膨脹的問題清楚浮現出來。

如同剛剛跟各位所談,登○在總統任內推動第一次民主改革,瓦解獨裁體制,樹立民主社會,這點可說已獲得成功。

這些成果,讓台灣成為亞洲民主國家成功轉型的代表,這是我一生的榮耀與驕傲,但是我不會沉醉在這種驕傲裏。現在,第一次民主改革的成果已經遭遇瓶頸。台灣真得有必要進行「第二次民主改革」了!

現在社會各界普遍期待能推動二階段修憲,但遺憾的是,立法院在六月份修憲草案協商時,因國民黨強力且無理地杯葛而破局,確定無法在明年總統大選合併投票。憲政工程是國家大政發展的根基,改革刻不容緩。

登○一生的理想就是希望將台灣從外來政權的統治中解放出來,邁向自由的國家;希望將「生為台灣人的悲哀」轉換為「生為台灣人的幸福」,這就是我的人生目標。我希望大家跟我做陣打拚,共同呼籲公民的覺醒,讓人民宣示自己才是國家真正的主人。

我必須要講,要建立台灣主體性的路還很長,仍需要大家繼續推動;登○今年已經九十三歲,算一算我可以再為台灣做事貢獻的時間大概只剩下五年。為了打造更加成熟的民主社會,我要將我最後的人生奉獻給台灣,全力為台灣打拼,繼續推動第二次民主改革。

今年,基金會以「憲改藍圖 全民參與」為募款餐會主題,期盼喚起人民力量,繼續推動憲政改革,共同完成這項使命!因此,李登輝基金會需要您大家繼續支持、贊助。

感謝大家,祝大家平安!


更多照片,請點擊上圖,連結至 活動相簿

獨立媒體 採訪報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