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7日 星期五

柯文哲:任何挑戰只能要求自己,不能要求別人。



無黨籍台北市長候選人柯文哲今天(11/7)晚間參加由三立電視台舉辦的首場電視辯論會,會後召開記者會表示,表現好不好,不是自己講,就留給市民去評論。對於公民提問問不同的題目,柯文哲認為不要緊,他說,任何的挑戰,只能要求自己,不能要求別人,「這是我的人生哲學」。

針對媒體詢問下一場辯論的時間表及連勝文推薦的三個公民團體有針對性、不公平的提問,柯文哲表示,下一場辯論的細節,還是委託姚立明老師跟對方去談,因為還有兩場公視的政見發表會。對於公民團體的提問,柯文哲認為,也不能說一兩個公民團體,就抹煞全台灣的公民團體,他一直覺得台灣要進入公民社會,他相信非政府組織和社會企業,是台灣日後最重要的力量,他還是希望台灣是個更多公民團體的社會。

姚立明表示,公民團體提問是雙方各提出三位,他認為一個辯論會最重要的就是公平、公正,柯辦和提出的公民團體連接觸都沒有,所以事前都不知道,也不會要求提出尖銳的問題。姚立明指出,如果有公民團體提問,讓人感覺有不公平、偏頗的情況,就會讓人感覺市長的辯論就不值得再舉辦,除非確保未來的公民團體提問,是可以公平、公正的,否則的話,恐怕就不會有。至於辯論團體提問順序,姚立明表示,第一位、第五位、第六位是柯辦提出的團體,第二、三、四位團體是連陣營提出的。

媒體詢問公民提問時情緒好像有稍微激動,對這次的表現是否感到滿意,柯文哲表示,因為今天還是在流鼻水,其實他咳嗽是忍住的,還是有點感冒,表現好不好,不是自己講,就留給市民去評論。針對公民提問時的情緒,柯文哲認為,如果自己激動,表示自己修養還要再進步,坦白講,他是沒有想到公民提問問不同的題目,他以為是問一樣的題目,應該代表台北市民關心的問題。但柯文哲認為不要緊,任何的挑戰,只能要求自己,不能要求別人,「這是我的人生哲學」。

媒體詢問過去曾說辯論不攻擊對手,葛特曼的回函是否為秘密武器?柯文哲表示,選戰當然有攻防,但一個原則是,不要造假,不要用抹黑手段,他是按照自己的良知去做,當然,不敢百分之百一定做得到,若還有需要改進的,他一定會改進,最起碼他不會造假去攻擊人家。

針對葛特曼的律師回函信,那個信是今天才到,柯文哲說,葛特曼是非常支持法輪功,他也是很希望國際社會能夠注意這個題目。坦白講,他知道葛特曼的用意,他也知道問題,「吹牛吹過頭」,葛特曼把很多醫生的事集中起來,但這些都不是他,他在辯論也講得很清楚,台灣做器官移植的醫生就那幾個,這個很容易查,從MG149到現在,他一直認為,政治上應該要有良心,真相難道不知道?為何還要昧著良心攻擊?他一直很不喜歡,所以他認為台灣整個政治要重新定義,不要睜眼說瞎話,這種文化還是要重新建立。

媒體詢問針對連勝文回答公布財產及競選經費的回答是否滿意,柯文哲表示,他是在公平的基礎上提問,他公布全部,對方也公布全部,給市民去評斷。柯文哲指出,競選經費只花8000萬的問題連勝文根本沒有回答,事實上,他也知道對方沒有辦法回答,因為對方電視廣告費一定超過8000萬,外行人看就知道。柯文哲表示,也不是說連勝文不能花超過8000萬,如果他是連勝文的話,他就會很誠懇的說,「我就是有錢,我只能靠這個打敗你。」

媒體詢問交叉詰問的回應「提到墨綠是為了強調連勝文的槍傷是真的」的說法,柯文哲表示,這是台灣社會要去思考的,他常說請大家去看今年兩部電影,「KANO」和「軍中樂園」,各看一遍,對台灣的歷史會有很深的感受。

媒體詢問對於對手提出的政見是否有任何要回應的,台港的未來關係發展會如何,柯文哲表示,辯論有時間限制,有時候一直在看時間秒數,都不敢多講,因為時間限制不敢講很多東西,事實上,台北市政包羅萬象,所以只能優先講價值、願景,他常說個人很喜歡證嚴法師講的那句話,「如果方向是對的,慢慢走,也會走到目的地,如果方向不對,走的再快,也沒有用」,所以,這場選舉,比政見、政策更重要的,是理念、願景、方向,是他比較注重的。另外,柯文哲認為,不管跟任何國家,該交流的,還是要交流,他引用鄧小平講的話,「馬照跑,舞照跳」,繼續交流。

媒體詢問陳佩琪醫師說有很多次的辯論經驗,柯文哲表示,其實他很少辯論,他在家裡哪敢跟太太辯論,而且每次他開玩笑說,「大事他決定,小事太太決定」,問題是他們家從來沒有發生過大事。



獨立媒體 採訪報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