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22日 星期六

彭盛韶自清拒保 姚立明:檢方有意圖影響選舉之嫌



晚間9點因彭盛韶認為自己並無犯罪、拒絕交保,因此檢察官第2度開庭偵訊,訊後決定無保飭回,但限制住居。柯文哲辦公室律師團發言人袁秀慧表示,彭盛韶已提供地址給檢察官,若需傳喚,將隨時配合調查。

袁秀慧表示,感謝檢察官退讓、撤銷原交保之裁定,柯辦將繼續配合檢察官,協助偵辦此案。柯辦也盼此案相關偵辦過程能維持公平、公正,勿讓太多不實訊息影響選舉。

無黨籍台北市長候選人柯文哲競選總幹事姚立明今天(11/22)晚上針對檢調偵辦柯文哲辦公室疑遭竊聽一案,召開臨時記者會,姚立明表示,今晚是針對檢調偵辦竊聽案一事,檢察官在毫無人證、物證的條件下,檢察官命令柯文哲辦公室員工彭盛紹先生(小彭)三萬元交保。姚立明表示,就他個人所知,柯辦員工彭盛紹自認為無罪,加上檢調沒有任何罪證可以指向他,「自認為無端遭受牽連」,彭要求應無保釋放。姚立明表示,直到現今,他個人還是相信小彭的清白,柯文哲辦公室也贊成彭姓同仁為他自己的權利奮戰。

姚立明表示,直至現今沒有任何人指控小彭,包括兩位徵信業者,更沒有任何的指紋或是物證可以指控彭姓同仁,姚立明說,據了解檢察官在訊問的過程中,沒有任何指責或是要求彭姓同仁提供其他證據等。姚立明認為,柯辦不能夠容許檢察官操作司法案件,意圖影響選舉,因為他不了解檢察官提出三萬元交保的原因何在?是依照什麼罪名?什麼罪證?有任何一個人指證彭姓同仁嗎?姚老師指出,昨天檢察官向法官聲請兩位徵信業者有犯罪嫌疑進行羈押,卻被法官一巴掌打回來,最後兩位業者連交保都沒有就被請回。姚立明表示,檢察官沒有任何證據證明兩位業者犯罪,卻對柯辦同仁進行交保,理由到底為何?

姚立明質疑,檢調要求柯辦員工彭盛紹交保,是不是想連結「柯辦有人被交保」這個訊息給社會大眾?這樣的做法,是否有任何法律依據?如果檢調單位有這樣的想法,是不是在意圖影響選舉?姚立明表示,昨(21)日檢方晚上12點半通知小彭去出庭,但在十天以前已經把小彭的通訊、電話告知檢察官及書記官,告知若需了解相關詳情可以詢問小彭。姚立明強調,如果小彭是有問題的,幹嘛主動陳報相關訊息給檢方?更何況在主動陳報資訊給檢調單位,拖延十天後,突然傳訊小彭,請問這十天裡面,檢調單位針對案情偵查的內容為何?

姚立明表示,選舉選到現在,他已經不太願意去講,選舉選到實在是亂七八糟,各方面都有動作在進行,他希望檢察官一定要嚴守行政中立,做一個嚴格的法律人,要勿枉勿縱,任何一個小動作,都會傳遞一個訊號給社會大眾,所以,柯辦不希望以「交保」來釋放柯辦彭姓同仁,藉此向台灣社會大眾傳遞一個所謂「柯辦有人被交保」或「柯辦有可能有人涉案」的訊號傳遞出去給社會大眾,這樣的作為是既不道德,也不負責任,甚至於應該被譴責。姚立明說,檢察官若有柯辦任何涉嫌的證據,請檢察官直接出來宣示,柯辦會支持檢調單位繼續偵辦下去,若是沒有,姚立明呼籲,請檢調單位要嚴格拘束案件相關人,在最後階段,不要去干涉到選舉。

媒體詢問柯辦彭姓同仁是否要透過被檢調聲押,來證明自己不會有串證行為?姚立明表示,他個人不這樣認為,因為柯辦彭姓同仁現在在地檢署,他不會去猜測彭姓同仁的想法,但是他得到的消息是,彭姓同仁拒絕交保的原因是,「因為他自認清白」。姚立明說,檢察官現在只有兩條路,一條路是無保釋放,一條路就是聲押,但檢察官若要進行聲押,就必須開庭,雙方就會進行論告,就看檢察官拿出什麼證據來論告,即使是彭姓同仁的自白,檢察官也要論告證據是彭姓同仁的自白,證明彭姓同仁是希望自己被押起來。姚立明表示,如果彭姓同仁要爭取自己的清白,這是彭姓同仁的權力,「柯辦全力支持他」。

姚立明表示,柯辦彭姓同仁根本不認識兩位徵信業者,兩位業者是彭姓同仁透過律師事務所的王律師介紹得知,王律師介紹以前曾合作過的徵信業者,又怎麼自導自演?而王律師也在媒體上對外說明,兩位徵信業者是由他介紹給柯文哲辦公室的,換句話說,王律師已經可以證明柯辦彭姓同仁與兩位徵信業者無關,所以,檢調單位對於彭姓同仁採取「3萬元交保」的行為,是非常不友善的。

媒體詢問彭盛韶在政策部的工作內容,姚立明表示,彭姓同仁很年輕,他的工作內容有負責政策擬定工作,但基本上是參與政策的討論及作紀錄,歸納出政策內容,他並不是主要負責政策擬定,工作內容非常單純。

媒體詢問何時知道通訊業者可能涉案,姚立明表示,柯辦到現在還不知道兩個人是否都有涉案,應該問檢察官這兩個人有沒有涉案,因為法官的裁定書為什麼無保釋放,如果沒有看到裁定書,就表示檢察官故意不讓你們看裁定書,因為檢察官是聲請羈押,「你們能不能想像一個人被聲請羈押是什麼罪?聲請羈押以後,連交保都不要回家了。」

媒體詢問在這種資訊不對等的狀況下如何應對檢方,姚立明表示,「我們沒有要跟檢方作戰,資訊本來就不對等」,柯辦也是從彭盛韶那裡知道兩個徵信業者從那來的,因此早就把彭盛韶的資訊給檢方了。

媒體詢問彭盛韶跟那兩個業者的簡訊內容大概是什麼,姚立明表示,因為事發以後,柯辦要了解從頭到尾的過程,於是柯辦就請彭盛韶與這兩位業者聯繫,因為這兩人是幫柯辦找到「老鼠尾」的人,大家一定會問怎麼找到的,這兩人來說最清楚。結果業者就說對個人有影響、這麼重要的選舉會怕,柯辦也就尊重,設法自己說明,所謂的簡訊內容大概就是上述通訊。

媒體詢問11月4日發現疑似竊聽時彭盛韶是否在旁,姚立明表示,王律師介紹後,之後雙方就電話聯絡上了,小彭就請業者到建國南路來見面,其中一位和小彭先至九樓查無線竊聽,另外一位循各樓層檢查。媒體詢問整個過程是否三人一起,姚立明表示,沒有,兩個人在上面,一個人下去查。媒體詢問第一時間發現時是否只有其中一個業者,姚立明表示,應該是,彭盛韶是這樣講的。



獨立媒體 採訪報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