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28日 星期五

柯文哲:讓台北成為台灣希望的開始





選前之夜,無黨籍台北市長候選人柯文哲今天(11/28)在競選總部舉辦以音樂為主的「One city one family」造勢晚會,有別於傳統選舉場聲嘶力竭的激情,這場選前音樂會聚集了約2萬人,溫馨、樸實卻很感人。柯文哲的父親與妹妹四手聯彈,全家人高唱『我的家庭』。柯文哲一直感念為他創作『白色力量』這首歌的包子丸老師,今晚也特別邀請老師家人出席,最後大合唱這首歌時,老師的家人眼淚潰堤令人感動。

柯文哲演講全文:

所有期待改變成真、希望以愛擁抱台北的市民朋友,大家晚安、大家好:

距離投票只剩下幾個小時,我在這裡要拜託親愛的市民朋友,明天一定要去投票,以自己手中的一票改變台北。明天晚上的此刻,讓我們再一次聚集在這裡,一起宣布台北市改變成真。

今年的2月17日早上8點,我值完大夜班,脫下醫師袍,掛在牆上,走出台大醫院,告別了三十年醫師的生涯。我知道,我有一個更大的使命等著我,那就是醫治這個社會、拯救這個城市。

我一個人走出台大醫院時候,沒有政黨的奧援,所以沒有基本盤。沒有財團的支持,所以也沒有競選經費。當時,我也不知道在這場選戰中我可以撐多久?相信絕大多數的人,也有相同的疑問。唯一支撐我的只有「相信」兩個字,相信「政治就是找回良心」,相信「開放政府、全民參與、公開透明的政治理念」,相信「人因有夢想而偉大」,相信「眾人之智慧會超越個人之智慧」,相信「民主就是人民作主」,相信「如果有選擇,應該選擇進步跟正面的方向」。憑著「相信」兩個字,我們走到這裏了。

現在我站在這裡要感謝各位朋友:柯文哲已經不是一個人,而是一群人、更是志同道合的一家人,One city, one family,只要我們堅持相信的力量,就可以改變成真,改變台灣的歷史了。

當我提出「在野大聯盟」的主張,堅持以無黨籍的身份參選,有人嘲笑我是唐吉珂德,當然有更多的人認為我不是瘋子、就是傻子。的確,當時在我前面是一道又一道、重重疊疊的高牆,有意識型態的高牆、有藍綠對抗的高牆、有統獨仇恨的高牆、更有世襲權貴壟斷的高牆。這些無形但是冰冷的高牆,不但阻礙台灣社會的進步,更折磨我們的友情、親情和愛情。

我的父親本來就是一個沈默寡言的人,但是他有更多不想說的事情,在我和父親之間有一道沉默的高牆,長大之後,我才知道這是一道歷史傷痕造成的高牆。父親不說、我也不敢多問,我們各自在高牆的兩邊摸索歷史。我和父親之間的高牆,是他和他的父親之間的歷史傷痕造成的,但這一道歷史傷痕卻一直延續到現在。

同樣的,在台大醫院的白色巨塔內,生與死之間也有重重的高牆。決定生和死的高牆,往往是知識水準的不平等、貧富差距的不平等、社會地位的不平等,甚至只是因為居住的地方不一樣造成的。這些不平等的高牆,決定了誰會貧病交迫,也往往決定了生死的差別。我在台大醫院工作三十年之後,決定走出白色巨塔,推倒這些高牆。

到底我們能不能撼動這些高牆,進而推倒它?還是就像雞蛋丟在牆壁上自己破裂?到底我們要以仇恨去堆起這些高牆?還是以愛去推倒這些高牆?

我知道仇恨的力量很大,但是我相信愛的力量更大也更長久。上個星期日,當二十萬人從中正紀念堂的自由廣場走向台北市政府的市民廣場,一起歡呼「One city, one family」的時候,我們終於相信:台北市民可以用愛與擁抱推倒高牆,可以市民當家作主。

高牆不應該複製,更不應該遺傳。我們改變的世界,是下一代的未來。因此,請父母和孩子們互相傾聽,孩子們聽父母的話、父母也聽孩子的話,更重要的,要傾聽自己心裡的話。讓我們世代合作,一起以愛和擁抱推倒這些高牆,追求台灣社會團結和諧的未來。

親愛的朋友,讓我們推倒高牆,推倒這些分隔藍綠、統獨、省籍、貧富、國民與皇民的高牆,讓我們放開歷史的恩怨、解除意識型態對立的枷鎖。相信「開放政府、全民參與、公開透明」可以實現公平正義。

One city, one family,讓愛和擁抱推倒高牆,讓台北成為台灣希望的開始、和解的起點。感謝各位市民朋友、謝謝大家。


更多照片,請點擊上圖,連結至 活動相簿

獨立媒體 採訪報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