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26日 星期四

謝長廷看菲律賓挾持案憶及南非武官遭挾持談判過程



對於台中翁棋楠命案嫌犯廖國豪落網,謝長廷在接受媒體訪問時強調,這一個事件還要追出背後教唆的人,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廖國豪投案其實也是爭取到減刑。 謝長廷表示,對於嫌犯去跟民意代表投案的詳細內容不清楚,不過跟民代投案可以獲得減刑,也許背後有懂得法律程序的人指導。謝長廷說,當嫌犯知道無法再逃的時候,主動投案是可以減刑,「知道人家快要抓到了,趕快去自首差很多,可以減刑一半」。

而最近的菲律賓挾持香港人質事件,也讓謝長廷回憶起1997年陳進興挾持南非武官一家,兩者都是挾持了外國人質的情況。謝長廷說,陳進興當時候覺得自己的太太受到委屈,又在電視看到我主持「長廷問青天」的節目,認為我懂得法律,所以才希望我可以幫他太太伸冤。

謝長廷感慨地說,那時候有一部分的人覺得他進去跟陳進興談判,是在作秀,『但是作秀怎麼可能跑過去跟歹徒見面呢?他(陳進興)有兩支槍、背後還有一支槍,前一天還殺人,大家都知道那不是玩具槍!』。事後謝長廷回想,當時真的是生死就在一剎那之間,也是冒著生命的危險。



回憶起當時進入南非武官家中和陳進興談判的畫面,謝長廷表示,當時他也沒有穿防彈衣戴鋼盔,陳進興看到他的時候很感動,口中一直說感謝感謝。謝長廷說,當時進去的時候,陳進興手上還拿著兩隻槍,叫他進來。當時他跟陳進興說:『你槍對我很危險,槍先放下』,陳進興就馬上回說,不會不會,然後才把兩隻槍放下。

謝長廷表示,當時的氣氛很緊張,搞不好一隻貓或是一隻狗經過,都可以引起觸動,『也許一緊張,槍就扣下去了』。謝長廷指出,當時陳進興挾持人質在一樓的閣樓,警方要攻堅也不容易。他想陳進興也是信賴他,所以才會在當時逃亡的時候寫信給他,不過人在高雄的謝長廷,第一時間並沒有收到信,一直到看了電視新聞知道有這件事,才請助理去新文化基金會把信件找出來,謝長廷說,這封信現在他還保留著。



謝長廷說,當時他搭了第一班的早上六點多的飛機,從高雄上來台北,那時到了北投南非武官家現場,警政署判斷不能進去,所以他又離開。直到陳進興從電視畫面上知道他有去過後,才要求要跟他見面,警政署才又請他再去一趟。

在他進去警方的指揮所後,打了電話給陳進興,當時陳進興的太太和小孩也在,所以他先跟陳進興談小孩,說小朋友很可愛,讓他聽聽小朋友的聲音。後來他進去到官邸裡面,也用宗教來跟陳進興開導,也分析家人可能為此得背負一輩子壓力的現實狀況,後來陳進興才軟化,願意投降。



謝長廷說,當時很多人質疑他為什麼要答應幫陳進興的太太辯護,不過懂得基本談判原則的謝長廷表示,當時武官一家人,人質都在陳進興手上,在談判原則上,不要說不,也不要去拒絕歹徒,原則上都會答應。然後在答應辯護的來往對話裡,再去了解案情,說明委任需要準備的東西,然後讓陳進興的情緒慢慢穩定下來。

謝長廷強調,跟歹徒談判都要盡量同理心去安撫。後來南非武官出書的時候,書裡面也認為當時他進去談判,是有幫助的,確實緩和了陳進興的情緒。謝長廷後來也信守承諾幫陳進興的太太辯護,法院最後的判定是認定陳進興的太太沒有參與,不過他自己也能了解被害人家屬的心情。謝長廷說,若不是因為政治的扭曲,其實這一段故事很感人,也是社會的資產。



採訪時,謝長廷翻著南非武官卓懋祺出的書【真愛】想起過往,餘悸猶存。卓懋祺在書上說,當時被挾持的時候,心中一直向上帝禱告,希望歹徒不要開槍,也希望事件趕快結束。

最終陳進興挾持南非武官事件圓滿落幕,上帝恩慈的手出手相救,而在那驚魂的一夜,不僅南非武官一家人向上帝禱告,別忘記還有謝長廷的家人也跟老天爺祈求平安。謝長廷說:『現在想起來覺得很冒險,我太太那時候在電視上邊看邊哭,不知道會不會變寡婦』。


更多照片,請點擊上圖,連結至 活動相簿

獨立媒體 謝長廷辦公室採訪報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