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15日 星期二

「新.台灣的主張」 李登輝:人民一起監督,讓台灣安然度過政權轉移



前總統李登輝今天(9/15)出席新書「新˙台灣的主張」發表會,他表示,他一直說新時代台灣人2300萬人,不該分早來晚來,大家在台灣就都是台灣人,不需要分本省外省,都是為了台灣一同打拼。他說,今年已經九十三歲,算一算可以再為台灣做事貢獻的時間大概只剩下五年。為了打造更加成熟的民主社會,要將他最後的人生奉獻給台灣,全力為台灣打拼,繼續推動第二次民主改革。

對於場外聚集抗議人士,李登輝表示,現在台灣就是麻煩就在這,台灣最重要的,就是大家對台灣的認同感,現在有七八成的年輕人都認為自己是台灣人,國民黨的統派等等用各種方式來打擊,他一直說新時代台灣人2300萬人,不該分早來晚來,大家在台灣就都是台灣人,也不需要分本省外省,大家都是為了台灣一同打拼。

李登輝在新書中首次提到「狗去豬來」,形容狗代表二戰前統治台灣的日本人,豬是指來自中國的中國人,狗吠雖然令人覺得吵,但作為看門狗還是可以發揮作用,豬只會吃,相較於中國人,日本人還算誠實,好太多了。出席新書發表會的日本駐台代表沼田幹夫上台致詞時則幽默的說:「所謂狗去豬來的狗的代表來了」,引起台下哄堂大笑。

李登輝也提到「中華民國在台灣」,他知道這句話也許很多人不認同,包括在場的辜寬敏先生,但他認為台灣不可能忽然變成「台灣國」,只有將中華民國移來台灣,用「中華民國在台灣」的地位,這樣長期擁有台灣主體性的政權才慢慢建立起來。

李登輝說,現在超過八成的國人希望台灣與中國的關係是「維持現狀」,這時,他對著台下說「有人反對,辜先生很反對。」引來一陣笑聲。李登輝接著說,何謂台灣的現狀?就是台灣不隸屬於中國、獨立的狀態,台灣的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都是個別的「存在」。

李登輝表示,能夠以台灣之名而存在,才是惟一的重點。更進一步說,其實他從未主張過「台灣獨立」,因為,台灣已經實質獨立,沒必要在國際社會作出引起爭執的發言。獨立與否的神學式論爭,不但沒有意義,只會讓人民一分為二,激化對立罷了。這會導致政治停滯,為人民帶來無可計數的損失,而國家領導人,若是放任或是助長統獨對立,都是極不負責任的行為,非民主國家之福。

李登輝有感而發憂心的說,他現在非常擔心,今年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要訪問美國,會透過美方施壓台灣的總統候選人,接受「一個中國」框架下的「九二共識」。他說,從新聞報導看來美國過去在台灣的一些大使、代表都很反對,但還是要看美國政府的態度。

他說,明年1月大選投票結束後,選上的民主進步黨總統參選人蔡英文未就任還沒有權力,現任總統馬英九仍有4個月掌握權力,會不會做出傷害台灣利益的事,他呼籲大家應該要密切注意這些事,用人民的力量一起監督,讓台灣好好度過政權轉移。

李登輝表示,中華人民共和國在這個階段不知道會做什麼,「在我看起來,說不一定會用武力,飛彈射一下,各種各款」,這種情形下沒人知道現在的政府會向中國本身會做什麼樣的要求,希望大家要了解台灣的困難在哪裡,跟他一起來打拼,做國家真正的主人。

李登輝演講中途抗議者在場外大喊:「釣魚台是我們的」「李登輝是日本人」,李登輝不疾不徐的伸出手說「他說什麼?他的(釣魚台)?你拿來看啊!」語畢台下掌聲、笑聲不斷。

李登輝的新書「新.台灣的主張」分為4章。第1章敘述李登輝早年人格形成與精神信仰,第2章回顧身為學者與從政的生涯,第3章是觀察和評論兩黨先後執政的15年,第4章則是李登輝分析東亞局勢以及對日建言。

「新.台灣的主張」新書發表會致詞稿

郭社長(重興)、黃主席(昆輝)、黃會長(崑虎)、日本交流協會代表沼田幹夫,台日兩國各位貴賓,大家好!

今天很開心看到大家來參加「新‧台灣的主張」新書發表會,在這裡先向各位表達個人最誠摯的謝意。登○從一九九四年即開始出版著作,包括:二○一三年《二十一世紀 台灣要到哪裡去》及《為主作見證》、二○○九年《最高領導者的條件》、二○○五年《新時代台灣人》、二○○四年《「武士道」解題》、二○○○年《亞洲的智略》、一九九九年《台灣的主張》、一九九四年《經營大台灣》。

一九九九年我在《台灣的主張》這本書中寫到:「『新台灣、新台灣人』一定要基於使命與責任,彰顯自己的存在,創造新的歷史。」這個想法至今仍未改變;登○在台北高校期間讀過歌德的《浮士德》、《少年維特的煩惱》,以及尼采的《查拉圖斯特如是說》、西田幾多郎的《善的研究》、杜斯妥也夫斯基的《白癡》、托爾斯泰的《戰爭與和平》等外國名著,全都是原文書,都影響了我的人生觀。

若真的要其中挑一本的話,我會選擇十九世紀英國思想家卡萊爾的《衣裳哲學》,戰後我看到日本出版的翻譯書也艱澀難懂,但對於當時苦苦追尋「自我」、「關於死亡」真諦的我來說,為了更深入的了解,走遍各書店和圖書館,涉獵相關書籍仍無法找到說服我的理論,直到在總督府圖書館裡找到一本,作者是以前在台灣當過糖業局長新渡戶稻造寫的,當時已經泛黃、變色的《講義錄》,才能理解以前讀原著時無法充分體會的「永遠的否定昇華為永遠的肯定」之涵義,關於生死觀的疑問,終於得到化解。

人生只有一回,如何將人生變得有意義進而肯定其價值?「不為一己之『私』,而是為大眾之『公』來工作。」用我的話來說就是「我不是我的我」的信念;民主國家的領導者絕不能被個人或權力所左右,身為領導者最需要的是捨棄私心,為公眾服務的精神。

日本統治台灣五十年,在那時期台灣同時受到歐美思想的影響,開始成立各種社會團體,提出議會民主、政黨政治、社會主義、共產主義、地方自治、選舉、自覺獨立等要求。以結果論,台灣人的政治運動因受到總督府打壓,並沒有成功,但滋生了「台灣人的台灣」這樣的理念基礎。

一九四五年,統治台灣的外來政權日本,在第二次大戰中戰敗,被迫放棄台灣,台灣因此被戰勝國盟軍指派蔣介石接收佔領,開啟另一個外來政權「中華民國」的統治。

當時台灣所處的環境是,從強調「天下為公」的「大日本帝國」,突然轉變為標榜「天下為黨」的國民黨「中華民國」,新舊外來政權就在台灣進行交替。

突然間,人民對馬上腐敗的國民黨爆發不滿,遭受武力鎮壓的二二八事件,原因就是已經現代化的台灣與中華民國兩種不同「文明的衝突」。

台灣數百年來都是被外來政權所統治。一九九六年,台灣第一次由人民直選總統,正式脫離外來政權的統治。日本統治的時候,學生在教室講台灣話就會被罰跪,日本人走了,國民黨政權來了,台灣人還是受罰。我深深體會到「生為台灣人的悲哀」。

但是,登○要再次強調,不要用來到台灣這塊土地的先後順序,做為是否是為台灣人的判斷標準。新時代的台灣人應該藉由「釐清歷史真相」,把握現在,抱持信念,朝未來邁進。

今年登○,應日本跨黨派國會議員邀請,七月份前往日本訪問六天;在日本國會專題演講,那天講的題目是「台灣的典範轉移」。隔天,在日本外國特派員協會,以「台灣主體性建立之道」為題演講,講完以後並接受現場國際媒體的提問跟回答。這二場演講的內容,就是強調台灣要擺脫中國法統的「託古改制」舊思惟,因為在民主台灣仍然有一些人不願放棄這種思維,甚至企圖要影響二十一世紀台灣的新方向。

中國的五千年歷史,都是在一定空間和時間之中,一個朝代與一個朝代的連結體,就算是新朝代,也只是上一代歷史的延長而已。歷代皇帝大多忙於鞏固權位、開疆拓土和掠奪財富,很少為政治改革而努力,這就是所謂的亞洲價值。

中國歷史上雖然也有幾次政治改革,可惜都失敗了。就整個帝王統治過程來看,每個朝代無疑都在玩「託古改制」的把戲。所謂的「託古改制」,其實應該說「託古『不』改制」比較貼近事實。中國法統的「託古改制」,已經不被近代民主潮流所接受。

因此,登○提出「脫古改新」的新思維,就是擺脫舊體制,目的就是要切斷「託古改制」餘毒的亞洲價值,擺脫「一個中國」、「中國法統」的約束,開拓台灣成為具有主體性的民主國家。

台灣要「脫古改新」,必須分別處理台灣本身的問題,以及來自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問題。

登○在一九八八年繼任總統時,國民黨政權遂行威權統治,當時台灣正是亞洲價值觀的樣本。政權內部包含了保守與革新對立、封閉與開放對立、民主改革與獨裁體制衝突,以及台灣與大陸的政治實體的矛盾等堆積如山的歷史包袱。特別是人民要求民主的呼聲正與日俱增。

綜觀這些問題,涵蓋範圍非常廣泛,主要問題在於使用不適合台灣現況的《中華民國憲法》,當時問題出在國民黨內部的保守勢力,這些勢力緊抱着落伍憲法不放,不肯放棄「法統」地位,並抱著「反攻大陸」的不切實際野心,妄想有一天拿回中國大陸,還同時排斥民主改革的聲音,只想維持政權。要解決這些問題,只有從修憲做起。

在一連串民主化過程中,終能在全體國人的支持下,透過六次修憲,終止「動員戡亂時期」、廢除「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中央民意代表全部由台灣人民選舉、台灣人民直接選舉總統等工作,完成不流血的「寧靜革命」。

接下來,台灣不但打開民主大門,同時將「中華民國」推向「中華民國在台灣」的新位置。這時候,長期追求具有台灣主體性的政權業已成型。

換言之,台灣已經朝向擺脫「一個中國」,以及終止「中國法統」的道路邁進,打破「亞洲價值」的神話。也就是說,台灣從外來政權中解放了!

現在超過八成的國人希望台灣與中國的關係是「維持現狀」。何謂台灣的現狀?就是台灣不隸屬於中國、獨立的狀態,台灣的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都是個別的「存在」。能夠以台灣之名而存在,才是惟一的重點。更進一步說,其實我從未主張過「台灣獨立」,因為,台灣已經實質獨立,沒必要在國際社會作出引起爭執的發言。獨立與否的神學式論爭,不但沒有意義,只會讓人民一分為二,激化對立罷了。這會導致政治停滯,為人民帶來無可計數的損失,而國家領導人,若是放任或是助長統獨對立,都是極不負責任的行為,非民主國家之福。

現在正是所有台灣人超越過去的恩怨,攜手共創新時局的時候。未來,台灣是否成為正常的民主國家,邁向一流國家的行列,關鍵在於:新時代台灣人的意識強化工作到底會不會成功,也就是愛台灣這塊土地的人、以台灣為優先的人、認同民主台灣價值的人,才符合新時代台灣人的定義,才是今後台灣需要的人。

很遺憾的是,這幾年的民主發展呈現疲態,顯露退縮的徵兆。政黨間產生喪失理性的無謂對立,領導人變成不踏實、沒有責任感的政治人物;司法失去公正性和人民信賴。

現行中華民國憲法雖然規定總統由人民直選,但憲法對總統的權力範圍卻沒有明確規範,完全端視總統個人民主素養和自制力的狀態。可惜仍有許多人存有威權的心態,當這些人掌握了政府、權力之後,就會出現「贏者全拿」的傲慢心態,完全忽視其他人意見,去年三月發起的「太陽花學運」,讓台灣總統權力過度膨脹的問題清楚浮現出來。

二度政黨輪替的經驗,也完全暴露出民主體制代議制度無法順暢運作,立法院立法委員的政策辯論,與其說是進行論點的攻防,不如說是展現語言暴力的競技場,不只無法追求國家和人民的利益,更有唯黨利是圖的現象。

而且,中央政府攬錢又握權,與地方政府沒有攜手合作,相互推諉與牽制。在社會上,特別是年輕人要求改革的聲音已經響徹雲霄。所以,台灣有必要推動憲改在內的第二次民主改革。

如同剛剛跟各位所談,登○在總統任內推動第一次民主改革,瓦解獨裁體制,樹立民主社會,這點可說已獲得成功。

這些成果,讓台灣成為亞洲民主國家成功轉型的代表,這是我一生的榮耀與驕傲,但是我不會沉醉在這種驕傲裏。現在,第一次民主改革的成果已經遭遇瓶頸。台灣真得有必要進行「第二次民主改革」了!

登○一生的理想就是希望將台灣從外來政權的統治中解放出來,邁向自由的國家;希望將「生為台灣人的悲哀」轉換為「生為台灣人的幸福」,這就是我的人生目標。

登○現在擔心的是,今年中國習近平訪問美國時,會透過美方施壓台灣的候選人,接受「一個中國」框架下的「九二共識」。以及,明年大選投票結束後,馬英九在五二○卸任前將近半年的時間,他仍是掌權者,會不會做出傷害台灣利益的事。這兩件事,我們必須密切注意,也必須借重人民的力量共同監督。希望大家跟登○做陣打拚,共同呼籲公民的覺醒,讓人民宣示自己才是國家真正的主人。

我必須要講,要建立台灣主體性的路還很長,仍需要大家繼續推動;登○今年已經九十三歲,算一算我可以再為台灣做事貢獻的時間大概只剩下五年。為了打造更加成熟的民主社會,我要將我最後的人生奉獻給台灣,全力為台灣打拼,繼續推動第二次民主改革。

相隔十六年,今年登○再度出版「新.台灣的主張」這本著作,期盼喚起人民力量,重新指引台灣未來該走的方向。請大家多多指教!
祝大家平安!


更多照片,請點擊上圖,連結至 活動相簿

獨立媒體 採訪報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