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7日 星期日

休士頓演說 蔡英文:2016開創新政治時代



民進黨主席暨總統參選人蔡英文今天(6/7)美南時間(6)日傍晚出席休士頓演講會,吸引近千名台僑熱情參與,現場座無虛席。蔡英文抵達休士頓機場,近百位青年台僑手拿自製Q版小英手舉牌熱情相迎,高呼蔡總統凍蒜。

蔡英文致詞時強調,「我的使命就是要跨出開放民進黨的這一小步,來成就台灣民主的這一大步。」;「2016年,就是我們告別舊政治的時刻,我們要讓台灣脫胎換骨,我們一起來開創新政治時代。」

蔡英文演講中也特別提及每天在自己的facebook上,都看到有「反黑箱課綱,某某高中站出來」的貼文。在來演講的路上問了一下幕僚知道已經有超過221所高中的學生加入了串聯。她說,現在的高中生,真的不一樣。但是我們要問說,他們在反對什麼?他們在反對大人用不透明的程序,去制定一本脫離現實,走回頭路的歷史課本。

蔡英文表示,這些高中生,他們要自己寫歷史,而且他們正在寫歷史。他們說,不要黑箱作業;他們說,把歷史還給台灣。這就是台灣新世代的醒覺,他們在民主的環境中長大,對土地的認同與民主對他們來說像呼吸一樣自然。



蔡英文致詞全文如下:
我們這次在休士頓舉辦這個活動,我們李席舟主委以及我們休士頓的的團隊,以及現場在美國各地尤其在美南各地趕來參加這場算是造勢會,只要有應元的地方都是造勢,所以我在這裡要跟大家說辛苦了,也非常感謝今天有這樣的機會可以跟大家請安問好之外,也跟大家說一聲謝謝,謝謝大家今天來。

這次的活動,我看到李席舟主委,他剛才也有在講這個心力過程,實在是很辛苦,因為沒有宋名麗在旁邊他覺得很孤單,所以他一個人要挑起這次主辦活動,我們真的要感謝李席舟主委,你辛苦了,真多謝。

剛剛在聽李席舟主委在講宋名麗的時候我也有仔細的看他,他眼淚有一點在眼眶裡打轉,我們的宋主委,現在在高雄接受醫療,前幾個月我也有去看過他,那個時候精神是不錯的,他一直還是在講台灣的事情。尤其是明年的選舉,我們可以順利,所以在這裡我們也要祝福他,希望他趕快好起來,跟我們一起作伙打拚。

我們也要先感謝「台灣同鄉會」和「台灣人傳統基金會」,長期以來,很用心在宣傳台灣文化,組織台灣人的交流活動。在這裡也要跟你們說多謝,謝謝。

這次來美國的行程,因為有一些在準備上的問題,所以剛才李席舟主委在抱怨說秘書長跟他說要開始辦了但是不能說出去的事情,確實各地都有這樣子的情況,對每一個地方辦理這次演講會的團隊,我們都覺得很抱歉。這一次的行程真的很趕,我們在討論行程的時候,我們幕僚有告訴我說,主席我們這次可不可以不要去休士頓,飛機這樣飛,又這樣飛,真的對幕僚來講,他們的負擔很大,因為這次我們非常的ambitious,連芝加哥都放進行程裡。

2008年以來,我沒有去過芝加哥,但是芝加哥的鄉親,尤其是我客家鄉親,每次回到台北都說我沒有去過芝加哥,所以我們這次就把芝加哥放進去,放了芝加哥以後就有一個要被除名,所以就變成說休士頓就在被除名的名單上面,所以這個時候就會到了一個選擇的時刻,我跟大家說,每一次到了關鍵選擇的時刻,都要有一個關鍵的人物,才會有關鍵的選擇,這次的關鍵人物我跟大家說就是李席舟。

李席舟說,你真的敢不來嗎,李席舟你如果還想要在美南有人幫你做事的話,那你就應該要來,所以這次我們克服了萬難,我們說服了幕僚,我們其實今天從紐約出發的時候,我們其實是分兩批的,一批是直接飛舊金山,開始處理舊金山的事情,因為在舊金山有很多的活動,但是我們一批到這裡來,所以我們在整個團隊是分兩批來處理,我們今天事實上是跑三個地方,從紐約到Houston等一下我們要到San Francisco去。所以對我們來講,行程上是非常的緊湊,也非常有挑戰性,但是最重要的一件事是我們真的很高興,我們終於來Houston了。



但是Houston是不能不來,相信大家也看到今天我的台灣話說得比較不輪轉,因為這樣子緊湊的行程,也會影響精神,所以我今天的台灣說講得比較差一點,請各位多多包涵,至於客語就下一次再說好了。
「大家平安、大家好」(客語)

但是每次到這個地方,其實民進黨在這裡的支持是很多,2012選舉我來過,2013年我也再來一次,主要就是要來看一下在這裡很多大型的研究單位,還有這裡出名醫療的單位,也是在想說,這裡對我們台灣的產業有什麼樣的啟發,最重要的是說,我們感覺到長久以來我們美南的鄉親,真的對台灣非常非常的關心,來這裡就是要跟大家分享,也希望就是說,我們能夠分享我們台灣正在發生的事情,也一起繼續來努力,我們有一個夢想是要實現的,有一個短期的夢想是要實現的,大家說對不對?

台灣事實上正面臨一個時代的轉捩點,這條路如果走對了,台灣的未來將會改變,也會走向一個新時代。

從歷史上來看,不同階段的政治領導人都有他不同的使命。以往,我們的民主前輩的使命是,突破威權的壓迫,讓我們有民主,可以抗議、可以投票,還可以選自己的總統。

幾十年過去以後,我們來到這樣一個的時代當中。過去這幾年的思考,我知道,我有不一樣的使命。現在我的使命,就是要把當年我們前輩流血流汗換來的民主要把他再繼續擴大、再深化下去。

「我的使命就是要跨出開放民進黨的這一小步,來成就台灣民主的這一大步。」

我就是要用這個想法,來看待2016的總統大選跟立法委員選舉。我再一次強調,我們與國民黨最大不同的地方,就是民進黨真的有體認到,我們必須跟公民社會站在一起。

在這個原則之下,面對這一場選舉,我們不會放棄任何與理念一致的政黨協商的機會。我們的目標很清楚,我們要讓國民黨在下一次的國會絕對不能過半。因為只有國民黨不過半,改革才能啟動。台灣的民主才能往前跨出大一步。

我們每一個人都要為台灣的歷史負責。這個時代需要勇氣與決心。唯有跨出這一步,告別無能、告別貪腐、告別黑箱、告別官商勾結,告別這一切黨國體制的遺產。才是真正台灣民主的開始,大家說對不對?



所以這段時間以來,和第三勢力協調的過程,難免有一些不同意見,難免有一些爭執,難免有一些陣痛,但是我相信,這些都會過去。沒有不能合作的民主,也沒有無法協商的改革。大家說對不對?

我們要用最大的胸襟、謙卑與誠意,去促成團結。只要團結,台灣一定會成功。我相信,改革的勢力終究會找出一個方向,一起為這個國家探索出一個新方向。

「2016年,就是我們要告別舊政治的時刻,我們要讓台灣脫胎換骨,我們一定要開創新的政治時代。」

大家說好不好?

剛應元兄在說話的時候,講到大家的年紀,我要插播一個故事,剛才我看到我們93歲的歐巴桑在這裡,我很高興,2012年我沒有成功,那個時候我謝票的時候,很多很多我們台灣的歐吉桑、歐巴桑看到我,都抱著我一直哭一直哭,但是有一次我居然碰到一個三十幾歲的男生,居然也拉著我一直哭,所以這種失望的心情,老人家真的是很強烈,但是有一些年輕人,也是蠻強烈的。

但是我又聽到了一個故事,我現在忘了這個故事主角的兒子女兒是在美國的哪一州,他們寫給我一封信,他說他的媽媽在2012年選完以後,心情很不好,很鬱卒,沒有辦法釋懷這件事情,所以好幾個月都非常悶悶不樂,一直到我們的林書豪出現的時候,他們忽然想到一個方法,就是開始叫他媽媽看籃球,結果他媽媽真的去看籃球了,心情就開朗起來,所以我真的很想,跟他們聯絡,那你媽媽現在有沒有把興趣再轉回來了,所以我們的老人家,真的很讓人感動,在2012年的選舉,我相信在2016年的選舉,我們很多的老人家還是會一樣熱情的參與,但是除了老人家,我們還有一個世代的年輕人,是讓我們好好的來觀察,來鼓勵,因為這個世代的年輕人,將會改變台灣的命運。

這幾年來,台灣的社會很熱鬧,很有活力。台灣的年輕世代,尤其是一些大學生,很積極在組織、參與一些公民運動,像是反對媒體的壟斷,反對不當的都市更新跟土地的徵收,都看到年輕人的聲音。

我們可以這麼說,只要有不公不義的地方,就會有年輕人挺身而出。只要有不民主,不透明,不公開的地方,他們就會跳出來,用他們的力量,來改變一切。



以往,我們提到年輕人,我們都會想到大學生。但是,各位如果有注意到最近台灣的新聞,大家會發現,參與公眾事務的年輕人,不再只是大學生。

剛才應元兄給我們新的年輕人跟老年人的定義,那我們在心目中參與公共事務的都是大學生,這一次我們要下修年齡到高中生,現在全台灣的高中生,現在都在關心一件事情,就是他們歷史教科書的問題。

我每天在自己的facebook上,都看到有「反黑箱課綱,某某高中站出來」的貼文。所以剛剛在來演講的路上,我問了一下幕僚,到底有多少高中參與?他們告訴我,現在已經有超過221所高中的學生,加入了串聯。

我先問一下,你們在念高中的時候,你會做這種事嗎?不會啊。現在的高中生,真的不一樣。但是我們要問說,他們在反對什麼?他們在反對大人用不透明的程序,去制定一本脫離現實,走回頭路的歷史課本。

這些高中生,他們要自己寫歷史,而且他們正在寫歷史。他們說,不要黑箱作業;他們說,把歷史還給台灣。

這就是台灣新世代的醒覺,他們在民主的環境中長大,對土地的認同與民主對他們來說像呼吸一樣自然。

我們要說,我們要問,誰說十八歲的年輕人太年輕不能投票?各位,這些高中生是我們國家未來的主人翁。當一個未來的主人翁都這麼有民主與公民的意識,我相信你跟我一樣都非常有信心,台灣的未來一定有希望。

大家說對不對?

在我們講完高中生,還要談這些高中生的哥哥姐姐,他們在2014年,他們有一場運動,而這個運動,真的改變了台灣。

這個運動是什麼?沒有錯,就是太陽花。我記得在太陽花學運的時候,有一首歌,叫做「島嶼天光」,大家都知道。這首歌在Youtube上面都找得到,我相信,現場有很多關心台灣的朋友,很多人都看過,而且,我相信很多人都是一邊看一邊哭。

「島嶼天光」這首歌,記錄了這一代的台灣年輕人,捍衛民主的勇敢故事。聽到這首歌的時候,讓我感覺是,這跟我們老一輩的歌,很不一樣。

很多老一輩的朋友,以前在異鄉,思念自己家鄉台灣的時候,都會聽「黃昏的故鄉」。一邊聽,目屎就會流下來(台語)。

過去,我們的歌是「黃昏」;而現在,年輕人的歌是「天光」。這代表時代真的很不太一樣了,各位,台灣的天要亮了。現在的年輕人大家都知道這件事情,而且每一次講到這個事情的時候,大家心情都非常的激動,就是「自己的國家要自己救」,而且,更重要的,他們相信,我們的年輕人相信,年輕人相信自己真的可以改變台灣。



在這裡,我要再說一次,太陽花運動有一個很重要的意義,就是打破了那種充滿無力感、灰暗的氣氛,點亮了台灣。

我們的國家,有著一整個世代優秀的年輕人。也正因為如此,我更深刻地感覺到,我們這一代不能留給他們一個爛攤子。我們要把一個有希望的國家,交在他們的手上。

這就是為什麼,我說我要選總統,我的使命就是要壯大台灣,我要讓台灣強起來,我要推動很多改革,建立許多新的制度。我們需要一個有心投入改革工作的執政者,打造一個有效率的政府,會做事的政府。

有一天,當這個世代的年輕人握住這個國家的方向盤的時候。我希望,當那一天到來時,他們都會回想起2016的這一年,幸好在2016年的這一年,幸好有做出對的選擇,選了蔡英文,所以台灣被帶上正確的軌道。

除了太陽花學運之外,我也要跟大家講另外一個,有關台灣的改變的故事,也跟年輕人有關。

以前我們那個年代,住在鄉下,都要往城市裡跑。不管是讀書,還是就業,留在家鄉就是沒有機會,除非你住在台北都會區。

但是,我要跟各位說,現在的台灣真的很不一樣了。如果你回台灣去看看,你會看到,越來越多的年輕人,自願要回到故鄉去發展。

比如說,我這幾年常到中部地區。台中靠近火車站旁邊的舊市區,這裡有沒有台中人,站起來一下好不好?台中市火車站那邊有一個舊市區,就是台中中區,過去是最熱鬧的地方,現在就沒落了。

最近幾年,很多台中人,都想要重新振興老市區。我就知道有兩個台大畢業的女生,一個是念社會系,一個是念財經系,他們畢業之後就回到台中,經營了一個空間,叫做「好伴」,伴就是伴侶的伴,專門出租給創業者作為辦公室。

這種共同工作空間,也成為一個很好的平台,讓創業的年輕人聚集在一起,除了經營自己的事業,也可以彼此討論、交換資訊。

「好伴」的隔壁,有一個年輕人叫薛雅雯,她也把旁邊的老房子也租下來,也當作共同工作空間。這個薛雅雯,她是一位藝術家,去年九合一選舉,我就鼓勵青年參政,民進黨鼓勵青年投入基層選舉,所以我們有一個計劃叫做「民主小草」,那這個薛雅雯就加入了民主小草,他去選里長,年輕人要去選里長。

這位年輕人很不一樣。以前我們看里長就是里長伯,你能想像一個年輕的女生要去選里長這件事情,觀念上對大人來講需要調整一下,所以他怎麼選里長呢,她就是挨家挨戶地拜票。即便遇到外勞,她也很有耐心地跟他們拍照,請他們多支持,其實外勞是沒有票的。

她也很堅持要走進社區裡的私娼寮,給那些社會底層的人一個擁抱。她知道這些人有很多人是沒有選票,可是她還是一樣,認為基層選舉就是應該要關心所有她那個里內的人,不管她們有沒有選票。

她也在社區內,找了一片牆,現在很流行在社區裡面有一片牆,就是這個社區的藝術空間,所以他就在上面畫壁畫,畫出她對社區的想像。路過的大人小孩,都很好奇她到底在幹什麼?停下來看的時候,她就會邀請大人小孩跟她一起畫,結果整個社區就在那個牆上畫畫。

這就是新世代的年輕人,他們找到一個新的方式跟居民溝通。



但是,我要在這裡問各位,台灣的選舉,什麼最難選?

對,總統最難選。但第二難選的,就是里長,真的就是里長。

所以這個勇敢的薛雅雯,還有很多民主小草下去選的時候,我們選了47個民主小草下去選的時候,大家覺得你們好勇敢,但是大家看他們的眼光就是說,很勇敢,但是你們是選不上的。

但是你們猜猜看薛雅雯他有沒有當選?她贏了幾票?

五票,她以五票之差贏了選舉。台灣真的很可愛,年輕人對社會展現出他們的熱情,社會也願意給他們回報。

我們整個「民主小草」的計劃,在不被看好的情況下,我們提名了四十七位候選人,我還給他們授證,給他們加油的時候,我都覺得說,好可愛的年輕人,好勇敢的年輕人,但是我真的不確定你們會選上。我們這47位裡面,有十五位當選。

我心裡真的覺得說,我們在九合一選舉的時候,我們有13個縣市執政的機會,我當然很高興,也很激動,可是我聽到有15個民主小草當選,其實我是更高興的,為什麼?這告訴我,台灣是真的有希望的。這些年輕人,無論當選還是落選,到現在都還經常在一起,因為他們要把民主小草擴大,他們要把更多的民主小草加入他們的行列,所以他們要找更多的年輕人,他們開始去關心他們的家鄉、他們的社區的公共事務,一開始參與公共事務,他就不會停下來,這就是我們看到的台灣年輕人。

這個小草,四處去延伸的話,真的不要去感到驚喜,下一次的選舉,可能1/10甚至1/5的里長,都是30歲以下的年輕人,你真的會覺得,台灣真的很不一樣,這就是我們的目標,我們也一起來培養這些民主小草,好不好。所以我們看從南到北,都有年輕人在用他們的方式改變台灣,改變這個社會。

所以我想問這裡的鄉親,你想不想回去看一看?

要想的話要記得明年的一月十六號,一月十六號一定要回台灣,真的喔。



這一次來美國,我講最多的四個字,大概就是亞洲價值。各位鄉親,我想講的是,台灣,以及亞洲的年輕人,正在定義一種新的亞洲價值。

去年,有兩個最重要的、以學生為核心力量的運動,發生在亞洲。一個是台灣的太陽花、一個是香港的雨傘運動,其實這兩個運動都是在要求一個開放、更民主的政治體制。

亞洲的年輕人,正在用他們的行動展現一個新的亞洲面貌,他們正在重新定義「亞洲價值」什麼是亞洲價值。

以往我們想到亞洲,我們很快就會聯想到傳統、家父長、保守、威權。但是,亞洲現在正在快速年輕化,亞洲價值也正在快速年輕化。

所以,我們現在要理解現在的亞洲,我們就必須理解亞洲的年輕人在想什麼,在做什麼。那是一種正面的,以民主、自由的理念為動力,驅動著我們的社會的持續運轉,朝向未來開放的新價值。

所以這次我來美國,有一個更大的使命,我要來告訴大家,這個新的亞洲價值已經逐漸在形成當中,並且是夠過亞洲的年輕世代,透過運動,透過他們的實踐,不斷在鞏固它。

台灣的民主是亞洲的典範。當歷史的機會到的時候,亞洲將會徹底告別威權與封閉,迎接民主、開放、多元的時候,台灣將會扮演很重要的角色。

不要以為我們在台灣,是一個被孤立的台灣,是一個很小的台灣,台灣是有能力對外來擴張,以我們的民主自由,來擴張我們在亞洲的地位、在亞洲的角色。我們台灣人追求民主自由的故事,跟別的國家一樣,都是有很多可歌可泣的故事。我們台灣追求民主永不放棄的經驗,可以讓很多的亞洲國家做為借鏡。

讓「民主」來代表新亞洲,讓「多元」來成為亞洲的形容詞。這就是我這次來美國想傳達的最重要訊息。

在威權統治的年代,在美國的台灣人,不斷的把台灣國內的情勢,傳遞給西方世界,並且努力組織、聯絡,告訴一批一批到美國的台灣學生,真正台灣人的歷史。

然後,有許多美國的好朋友,在那個黑暗的時代裡面,幫助台灣一步一步走向民主。他們有很多人,但是我今天特別要提一個人,他的名字是Lynn Miles,中文名字是梅心怡。

他現在正在病床上面,來美國之前,我特地去看他。他那天跟我說,要我一定要保護台灣人民,不要讓人民受傷害。今天,我來到他的國家,在這裡,我要告訴他,他的話,我不會忘記,也不敢忘記。

民進黨是從人民的力量長出來,我們一定會盡最大的力氣,來保護人民、照顧人民。

這些年來,台灣人追求民主、自由的道路,我們在海外的鄉親一直是有錢出錢、有力出力,是我們最重要的重要力量。我每次講到有錢出錢有力出力,我禁不住都還要另外提一件事,不但是有錢出錢而且還付出感情。

所以,我們還差最後一哩路。明年一月,這是故鄉的事,也是在座各位的事。讓我們一起來寫下台灣民主光榮的一頁,好不好。

台灣不大,但承擔著最重要的使命,我們在定義亞洲價值,我們代表著亞洲價值,我們在向世界傳達一個信念,只要我們堅持民主與自由、堅持是政治屬於人民,歷史就會站在我們這一邊。

跟人民站在一起,幫下一代保住選擇的空間,探索所有出路的可能性,帶領台灣改變,這是我對所有台灣人的承諾,我也不會讓大家失望!

最後,我要講一句話。各位的夢想,明年,我們一起來實現,我一定會幫大家實現,大家說好不好!

台灣加油!謝謝大家,謝謝。


更多照片,請點擊上圖,連結至 活動相簿

獨立媒體 採訪報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