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6日 星期五

蔡英文:以六都為核心,打造六大經濟戰略區塊



民進黨主席蔡英文今天(3/6)受台灣亞太發展基金會之邀,出席台灣未來發展之探討論壇系列的「國土基盤整備與國家永續發展會議」,蔡英文在致詞時指出,因為國土空間利用及發展失衡,致產生區域落差、鄉村破落及首都圈發展令人憂心的現象等三大問題,因此,在整體區域發展規劃上,必須包含島嶼生態鏈的保護、建構高速路網及網路、打造區域經濟發展新藍圖三個重要面向,而未來區域經濟發展藍圖,應以六都為核心,打造六大經濟戰略區塊方向來思考。

蔡主席致詞全文如下:

康寧祥董事長、李健全教授,現場的好朋友,各位來賓,大家早安。

很榮幸受邀來到這場會議,看見各位專家、學者對於台灣國土規劃與永續發展的熱情與努力,我感到十分敬佩。因此在準備這場演講的過程中,我們內部也做了一些政策思考上的整理,希望今天透過這個機會跟各位做一個報告,也希望得到各位對我們的看法和評論。國土規劃涵蓋國土範圍內各區域的開發、利用和保育,和國家發展及人民生活福祉息息相關。這幾年,我經常以黨主席、候選人或輔選人的各種身分,就國土規劃提出我的想法,因為這是台灣當前面臨最重大的挑戰,也是執政者和朝野政黨不可迴避的責任。

去年的九合一選舉,民進黨提出了「區域聯合治理」的概念。其實這個概念並非新創,早在我擔任行政院副院長時,行政院就已經有了「多核心國土發展」的政策。到2010年民進黨的「十年政綱」中,我們也再次強調,要調整國土發展思維策略,落實區域均衡及地方治理,並透過打造多核心的國土架構,矯正國家發展的空間失衡的問題,均衡城市與鄉村的發展。

這樣的理念,在2014年九合一選戰中,更進一步以「區域聯合治理」的方式來呈現。民進黨在13個縣市的勝選,讓這樣的構想成為可能,但在中央政府沒有提出整體規劃區域發展的前提下,就地方政府能力所及,所提出的主張,讓我們執政的地方縣市能相互協調,提出共同的建設和計畫。如果未來民進黨有機會執政,一定會全面檢討國土規畫,朝永續發展的方向,進行政策的規劃。

我們觀察到,台灣的國土空間利用,嚴重的向北傾斜。但台灣原本的面貌不是這樣,1970年代以前,台灣的人口分布相對平均,北部的常住人口是總人口的36%,南部是32%,差距不大,而各個地區也都有自己的特色。

但因為缺乏均衡發展的國土規畫理念,經過多年變化,人口快速地往北部集中,到2008年為止,北部的人口比例高達46%,南部則只剩下27%,所有的人都看得出來,台灣的發展已經失衡,資源配置也出現了南北落差。

人口只是一個總指標,這代表四十年來,無論是經濟、社會、文化或政治資源,都向北部、尤其是台北集中,成為一種無可奈何的社會現象。從早期流行歌曲「媽媽請妳也保重」或者稍微晚近的「向前行」,都描繪台灣人口、經濟活動大量北移的情況。人口北移,也讓政府資源配置重北輕南的問題,變成惡性循環,更導致了南部產業、就業市場的落後,嚴重的影響了區域的均衡發展。

國土空間利用及發展的失衡,導致了區域落差、鄉村破落,也使得首都圈的發展,開始有了令人不安的現象,比如說我們非常在意的居住正義,在北部地區就特別的嚴重。

首先是「區域落差」。政府的資源大量投注於人口較多的北部,其他地區的經濟活動減少,民眾無法在地就業,自然會人口外移,在地人口高齡化也更加惡化。

第二個問題,是「鄉村破落」。年輕人大量的外移,也使得鄉村發展的可能性越來越少,就算地方政府引進工業與觀光,也因為欠缺整體發展的規劃與資源,導致鄉村地景的破壞與瓦解,鄉村地區的活力喪失殆盡。

第三個問題,是「首都圈發展令人擔憂的現象」,因為大量人口往北部集中,造成土地及房屋價格高漲,連中產階級都無法立足,對年輕人更是一場噩夢。也因為過度擁擠,都市生活品質一直無法提升。

另一方面,在土地利用和開發的同時,因為沒有從土地的容受力做充分考量和完整規畫,也忽視生態及環境保護的重要性,因而不僅破壞台灣山川人文的美麗,也造成種種國土利用亂象和天然災害的風險,這都需要加以導正。

以上這些問題,都是政府責無旁貸,不容逃避的事情。為了國家健全的發展,政府應該拿出具體的辦法,從國土永續發展觀點,在兼顧土地開發利用及生態環境保護原則下,打造一個既能充分發揮各區域潛力,又能夠相互整合,整體提升台灣國際競爭力的整體區域發展規劃。

因此我認為,整體區域發展規劃,應該要包含幾個重要面向:

第一,島嶼生態鏈的保護。面對台灣豐富而脆弱的生態鏈,應該要以永續發展、和諧共生,取代長期主導政策的唯發展論主張。

對於海洋、海岸、山脈、河川等敏感生態區,政府應該重新進行調查、規畫,還沒有被破壞的,應該積極保護,而已經遭到損害的,則要加緊復育。

針對這個問題,民進黨提出的「國土規劃法」與「國土復育條例」法案,都有把這些價值列入,只是在國會一直都沒有有效的進展。

第二,建構高速的路網及網路,這是國土均衡發展的重要前提。有關路網,除了高速公路、快速道路,鐵公路大眾運輸的無縫轉運,也非常重要。如果能夠在既有基礎上,建構快速有效的無縫轉運系統,讓主要城市之間能快速移動,就能夠消除地理上的偏鄉。

此外,比路網更重要的,就是網路,我們要有決心,在十年內有效的提升網路使用效能,提供無落差的資訊通訊服務,讓企業投資時可以在地點的選擇上更有彈性,區域的發展才能夠多元均衡的可能性。

第三,打造區域經濟發展新藍圖。台灣是海島經濟,必須面對全球經濟的競爭,因此,國土空間利用應重視「分工互補整合」的多核心區域經濟發展策略,未來可將台灣劃分成幾個互補的經濟戰略區塊,以六都為核心,結合周邊縣市的區域聯合治理,來打造各具特色又能彼此互補的區域經濟發展新藍圖。

配合多核心國土利用架構,未來中央和地方政府應通力合作,推動全方位的軟硬體建設,做好區域經濟的基礎建設與法制工程,同時,也要配合重視就業及創新的經濟成長新模式,鼓勵產業多元發展。我們也要充分利用高鐵對國土空間利用的影響力,積極發展高鐵特定區,引導市場將創新產業、研發機構、企業總部或服務設施,布局在高鐵沿線,再搭配無縫接駁的交通規劃,讓產業如同珍珠項鍊般,延伸與串聯,平均分散到台灣的各個地區。

未來,台灣區域經濟發展藍圖,我相信很多的先進都有不同的、新的看法。我們試圖簡單的整理,或許我們可以朝向下列幾個方向思考:

桃竹苗地區,是一個以客家文化為基底,電子與生技產業的科技元素為發展特色,成為一個既傳統又現代的生活圈。

中彰投地區,有國際級的精密機械產業,應該完善建構交通路網,串聯區域的觀光與產業活動,成為中台灣國際大都會。

雲嘉南地區,這是有深厚的傳統文化基底的地方,不但扮演著台灣大糧倉的角色,將來更要成為先進農業的重要發展基地。

南高屏地區,在既有的能源、生技產業基礎上,繼續發展海洋與陽光的相關產業,發揮海洋文化特色,扮演臺灣重要的國際門戶。這裡講的海洋與陽光的相關產業,過去在我們北部的學者和專家的政策討論上,比較認為這是個抽象的名詞,但事實上,我有機會到高雄好幾次,高雄對於海洋文化產業的討論,已經相當多元、充實,也獲得南部學界的充分參與。

我覺得這是一個讓人興奮的地方,因為多年來在決策圈和政府產業規畫的人才都是來自於新竹以北的大學和機構,然而討論到區域均衡發展和區域經濟發展的計畫時,我們也必須注意到,其實每一個區域的人才和政策思考都來越成熟和完整。這些,我們要如何把它併入整個國家的治理藍圖,也是個重要的課題。

在此同時,與澎湖建構更緊密的生活網絡,例如在醫療資源上提供資源,使離島也享有更好的生活品質。

花東地區與金馬地區,作為一個生態資源和休閒旅遊的勝地,在花東發展條例與離島建設條例的支援下,一方面要維持它的地景與文化特色,同時也要提升居民生活的便利與品質,尤其是交通建設。

而北北桃基宜的首都圈,現在是國際經貿的重鎮,而且基礎十分穩固,所以在這個基礎之上,我們希望他們繼續扮演國際經貿的重鎮,同時扮演經濟創新領頭羊的角色。但是,現在首都圈面臨居住及生活品質不足或是惡化的問題,我們還是要透過區域均衡發展的觀念落實,讓首都圈可以減壓。同時,我們也必須進行城市的改造和更新,讓首都圈的居民擁有更好的生活品質。

推動上述改變是必須下定決心,持續不懈的努力和工作。事實上,許多建設已經看到雛型,問題在政府有沒有決心去規劃經營。這些規劃、經營與管理的專業,就是未來台灣政府必須升級、改變想法的重點。我到每個地方去看,經常聽到年輕人對我說,想要在家鄉發展,但家鄉缺乏機會。所以為未來創造機會,是政府的責任,如果現在的政府做不到,那就換一個有責任感的政府來做。這就是今天我們齊聚於此的原因,這就是我們必須要一起努力的方向。

再次謝謝康寧祥董事長、李健全教授對於會議的悉心規畫,我們在場也有民進黨政策會、智庫的同仁,希望大家暢所欲言,提供寶貴的意見,惕勵我們、鼓勵我們,作為民進黨未來施政的參考,在這裡和大家道謝,也預祝大會順利成功。謝謝各位。


更多照片,請點擊上圖,連結至 活動相簿

獨立媒體 採訪報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