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6月8日 星期六

【民進黨總統初選政見】蔡英文:2020不能說只有我才能贏,是我們要一起贏



TWIMI | 獨立媒體 http://www.twimi.net (轉貼請保留此連結)
民進黨總統初選唯一一場電視政見發表會今天(6/8)下午二點登場,雙方按照事前抽籤結果,第一階段申論兩人各十分鐘,由賴清德先開始。第二階段提問分別由自由時報總編輯鄒景雯、台灣公民陣線發起人賴中強及今周刊社長梁永煌三人提問,每人回答四分鐘。第三段結論每人八分鐘,由蔡英文先做結論。

蔡英文在申論時表示,過去的三年,她沒有背離民進黨的價值路線,她是一一的把民進黨長期以來,為台灣所主張的價值在一一的落實。

蔡英文指出,剛才仔細聆聽了賴前院長對於國政的擘劃以及藍圖,她在這裡要跟大家報告的就是說,她也有她的國政藍圖,不但有藍圖,而且她的工程已經開始了,她的房子已經蓋了一半了。她今天就要利用這個機會,來跟各位報告,在過去的三年,我為台灣,為民進黨的執政做了什麼。

蔡英文說,首先她要說,在過去的三年,我們實踐了民進黨的價值,2008年她擔任民進黨主席,帶領民進黨從廢墟中站起來,在那個時候,開始思考民進黨應該有什麼樣的價值,除了清廉、勤政、愛鄉土之外,還有非核家園,還主張轉型正義,多元經濟、國防自主種種的價值。

蔡英文表示,在2010年民進黨成立了智庫,在所堅持的價值之上,形塑相關的政策,來實踐價值,從2012年的十年政綱到2016年一系列的政策的提出,都是為了體現長期民進黨所主張,所堅持的價值,那麼過去的三年,也是這樣的一個過程,她沒有背離民進黨的價值路線,她是一一的把民進黨長期以來,為台灣所主張的價值在一一的落實。

蔡英文說,實踐價值進行改革,一定在過程中會有困難的時候,也有爭吵的時候,在鋪天蓋地的壓力之下,受到反對黨的反對,受到改革衝擊的反對者的陳抗,在種種壓力下,她勇敢面對,她也承受代價,她能夠勇敢前進。

蔡英文提到,在18%年金改革這個部分,我們取消的18%並沒有把它收回政府,把它放入基金,讓基金可以永續,讓國家財政可以穩定,基金可以永續,退休的人可以不用擔心領不到退休金。

蔡英文指出,在能源轉型與非核家園,修了能源法(再生能源發展條例)跟電業法,讓我們有再生能源發展的空間,歷經兩三年的努力,第一個離岸風電主要投資者沃旭公司,已經開始一千六百億的風電投資,後續有好幾個國際知名的廠商將會投入台灣的離岸風電的產業,這整個產業將會帶動本土離岸風電的發展,將來將會是亞洲最重要的風電發展基地。

提到轉型正義,蔡英文說,雖然我們歷經了波折,但是在白色恐怖時代在美麗島事件民主前輩,在歷史上所受的冤屈,我們都一一解除他們的罪名,這就是轉型正義最重要的工程之一。以前沒有人做的或做不到的改革,我們都勇敢地承擔或勇敢的去做,在內外壓力之下,她也堅持台灣的主權,台灣的主權這個事項上她從來都沒有妥協,也從來沒有讓步過。

蔡英文說,改革會受傷,會付出代價,但是這難道不是民進黨長期為台灣所擘劃的價值、所擘劃的理想嗎?難道這不是台灣社會所需要的嗎?蔡英文強調,她沒有背離民進黨的價值,也沒有辜負台灣人民的期待。

蔡英文說,接下來她還要跟各位報告的是,這三年來她幫台灣打下來的基礎,首先,我們的稅改,這是在2016年馬上進行的稅改工程。經過當時的院長林全院長,仔細的擘劃,經過賴前院長提交立法院,到了2018年蘇院長開始實施。

蔡英文指出,在2019年5月開始報稅的時候,我們的人民有很深的感受,這一次的稅改,確實對於年輕世代也好,還是我們社會普遍的大眾也好,帶來很大的減稅效果,這個有助於我們所得分配的正義,也有助於年輕世代受薪者,他們可支配所得增加。

蔡英文指出,我們也啟動了國防自主的工程,經過了兩三年的努力,而且是很困難的工程,國艦國造已經開始了,廠房也已經正式動工 ,這是歷任總統,都想做但是做不到的。除了潛艦之外,海軍跟海巡,總共有200艘的高效能,而且是現代化的艦艇的建置,都是要國艦國造,讓國內的產業,有一個好的商源。

蔡英文說,國機國造,在今年九月,我們的原型機就可以出廠,國防自主,帶動的是我們國防產業的發展。

蔡英文表示,在產業升級轉型方面,透過五加二產業升級創新的計畫,已經看到初步的成效。機械產業、還有物聯網產業,已經是第三個、第四個破兆元的產業。

蔡英文指出,全台灣的每一個區域,都有設好高附加價值,而且具有下一個世代競爭力關鍵產業,這也有助於區域平衡的強化。最重要的是在過去這段時間,我們擺脫經濟過度依賴中國的困境,把雞蛋放在不同的籃子裡面,全世界都是我們的客戶,也是我們的夥伴。這不僅是在製造業,不僅是在我們的高科技業,更是在我們的農業,也在我們的觀光產業。

蔡英文說,那麼台灣經濟體質經過兩三年努力現在是更強健,吸引投資能力也更強大,所以在美中貿易衝突之下,我們看到台商大量回流,還有外商加碼投資台灣,我們現在看到的是大量的投資湧入台灣,而且轉單效應已經浮現,整個台灣都受惠。

蔡英文提到,那麼人民所憂慮的照顧問題,在這三年來在社會安全網的建構上面,我們有很多很多措施包括長照2.0,包括托育公共化、準公共化,還有社會住宅甚至於將掃毒這件事情列為行政院最重要業務之一。那麼兒少四法也一一的上路,這個社會安全網正一步一步的把它建構完成。

蔡英文指出,在國家安全層面上,在李登輝總統時代,她在國家安全會議工作的時候,當時已經主張在這個複雜的環境底下,必須要建構一個國家安全網,這三年來我們檢視所有法律,我們把所有新發生的還有既有狀況,都做了一個總整理,把所有新發生的,還有既有的狀況,都做了一個總整理。我們現在正在系統化地處理這些問題,如果法律不足,將修法律,如果有新法必須要訂定的,將會訂新法。但是最重要的是,所有執法單位必須要精進他們的執法能力。

在外交上,蔡英文說,更不用講,這幾年來的努力,很多的外國都認為台灣是他們的好夥伴,在野黨所說的麻煩製造者,已經不是台灣在國際上所被認知的。在國際上大家所認知的,是台灣是一個好夥伴,是區域穩定和平的貢獻者,更重要的就是一個世界良善的力量。

蔡英文強調,在下一個階段,我將會以加入FTA、CPTPP為主要目標,我也會把台灣進一步建構成全球產業重要的根據地,外商的投資、台商的投資,將會帶來台灣很多優質的就業機會,讓下一個世代,有很多高質的就業機會。

蔡英文表示,我們在這樣的建構之下,她相信我們執政的成績,雖然去年在地方選舉受挫,但是我們找到了盲點,調整了腳步之後,現在執政團隊更有效率、更有默契、更有共同的目標,我相信我們會不斷把成績展現出來。

蔡英文說,三年有成,我們已經開始收成,痛苦會過去,美麗會留下來,成績也會留下。我們要相信自己的成績,不要妄自菲薄,更不要輕易的自我否定,一個執政黨如果自我否定的話,不知道要如何面對即將到來的2020大選。

民進黨提供


第二階段提問分別由自由時報總編輯鄒景雯、台灣公民陣線發起人賴中強及今周刊社長梁永煌三人提問,每人回答四分鐘。

提問一、鄒景雯:
各位觀眾好,兩位好,兩位都是擁有非常豐富從政閱歷的政治工作者,想必一定會認同一個基本前提,就是台灣重於政黨,重於派系,更重於在場的每一位個人,個人的成敗實在是輕如鴻毛,更何況初選只是第一回合的資格賽而已,更大的挑戰在未來的大選,甚至於是立委的選舉。

根據最近的一些數據顯示,貴黨的立委選情似乎並不樂觀,基於以上的認識,我想請教兩位一個很簡單的問題,但是作為一個長期觀察台灣政治演進的人,這一題場面話好講,要答得出色並不容易,為什麼呢?

因為它基本上違反了權力邏輯,那就是,如果在下週的初選您失敗,您還會繼續團結勝選,或者是君子之爭嗎?您如何具體實踐?您又會如何帶領您的支持者接受初選的結果,集合最大的力量,以便於未來能夠兌現您對台灣曾經做過的承諾?

為什麼不問萬一成功了會怎麼做,我想基於人的本能,都會知道該怎麼做,唯有在失敗後的處世,才是驗證一位政治家信仰的時刻,兩位有各自四分鐘的時間,請向全體國人報告,謝謝。

蔡英文回答:
非常感謝鄒總編輯的問題,我想民進黨在過去都有初選兩人或三人相爭的情況,在初選結束後都訴求團結一致,這是第一次我們有現任總統在初選受到挑戰,我們思考選後團結的時候,就必須思考如何團結,我剛才在開場的時候講了民進黨價值,跟我們民進黨要為台灣社會所實踐的價值跟政策。

我剛才仔細聽了賴前院長所做的國政藍圖擘劃,其實也不出過去幾年長期累積出來,對很多的價值,很多的路線,甚至於很多的政策主張跟看法。

我們的執政團隊已經三年了,中間有一年四個月有賴前院長擔任行政院長。2020大選你要問我,我們憑什麼打贏2020大選,道理很簡單,對於執政黨要贏得大選,就是執政受人民肯定。

今年初我們做了總檢視與總檢討,我們調整腳步,我們也調整做法跟政策。同時新上任的蘇貞昌院長帶領的團隊很有效率解決很多問題,人民對這個執政開始有感起來,開始肯定我們過去一段時間所做的努力。年金改革在過程中確實非常痛苦,也是非常紛擾,但是今天我們回頭看年金改革,大家都覺得是台灣在改革史上,一個難能可貴的事情。連在野黨現在要參選的人也不敢講他們要恢復18%,可見台灣社會對這件事情,台灣社會是高度肯定年金改革這件事情。

能源轉型也是一樣的道理,非核家園經過不斷辯證,當我們開始通過重大風電廠的投資的時候,大家豁然了解,這一切都已經開始了,我們是有機會把再生能源作為主要能源之一,而且會帶來很多產業發展的契機。所以,我剛才一再講,我們的施政進入收成期,政策成績也會一樣一樣地出來,這就是團結民進黨最重要的一件事情。

在初選之後不論誰得到提名權,重點不再是誰代表民進黨選總統,重點在於這個人能不能體現民進黨執政價值,能不能為台灣帶來根本性的改變,能帶領台灣進行脫胎換骨的工程,只有這樣,我們才能夠把民進黨的人集結在一起,也只有這樣我們可以讓社會上更多的人加入執政行列,讓我們可以贏得2020的大選。

提問二、賴中強:
第一個問題,面對低薪,政府最直接的政策工具,應該就是調漲基本工資,以及限縮外勞。拿台灣跟日本韓國比,台灣的基本工資目前是時薪150元,南韓238元、日本256元,台灣的外勞密度,外勞佔本國勞動力的比例是 5.7%,南韓是2%,日本1.6%,也就是說台灣的基本工資是日本的六成,台灣的外勞使用比例是日本的三倍,這也難怪台灣長期低薪。

有1/3的受雇者每月薪資低於三萬元,長期低薪化的結果,造成內需不振、人才外流、少子女化與民粹政治的崛起,請問兩位是否贊成,減縮外勞的人數,引導產業加速自動化升級,是否贊成比照日本韓國做法,訂出未來目標,大幅提高基本工資,可否說明具體的政策目標?

第二組問題,賴先生曾說台灣已經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名字是中華民國,而蔡女士也說中華民國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請問兩位在台灣主權的立場與主張,有無不同?此刻兩位正在尋求人民的支持,參選總統,是否贊成台灣人民才是我們這個國家的主人,修改國籍法,明確界定只有台灣人民,才是我國國民。

蔡英文答:
謝謝我們賴中強提問人的提問,那我想說的是,我們這個政府,從2016年執政以來的政府,是有史以來最注重年輕人的低薪的問題的政府,那麼在我剛才在開頭的時候講的好幾個政策,就是要針對我們的年輕人的低薪來做處理。比如說我們基本工資連續三年調漲,我們三年已經調漲15%,超過這個馬政府時代八年的水準。我們也會持續的看整個經濟發展狀況,跟我們年輕人實際生活需求,所需要的薪資結構,來調整我們的這個基本工資。

除了這個之外,在2017年在林全院長卸任之前,我們也確認了軍公教調薪政策,那麼後來是由賴全院長來宣布,這個有刺激民間跟進加薪,有良好的效果,那麼我們看這幾年來的統計數字,也看到了我們實質薪資是在持續成長,雖然成長速度不如我們預期,我們當然希望能夠成長更快,但是實際上薪資是在成長。

同樣的我們也透過減稅、托育、長照、社會住宅等這些措施,就是所謂社會投資,來減少民眾負擔,我也拜訪中小企業好多年輕朋友跟我說,去年賺錢賺多了,但是要繳的稅變少了,是很神奇的一件事情。

那麼增加基本工資跟減稅,只是我們在現階段以現有的政策手段可以達到的事情。但是更重要的是,要創造更優質的工作機會給我們的年輕人,讓薪資水準可以增加,在這一點我們5+2產業創新計畫已經開始這個過程,越來越多優質高薪的工作機會,年輕人都越來越有機會,也會持續的把他們工資往上調。

那麼對勞工朋友來講自動化跟人工智慧的應用,也是衝擊也是機會,我們的產業政策會幫助大家掌握機會,降低衝擊。那麼在外籍勞工問題,我們在不影響國人就業跟國內薪資水準的原則之下,我們會隨著產業的升級轉型,來做相應政策的變動的調整,我也注意到我們賴中強先生所在意的薪資跟就業機會,我們雖然持續引進外勞,但是我們的失業率還是維持一個相對低的水準。

那麼至於在主權立場上,我相信民進黨在主權立場上,應該都沒有太大的不同。那麼中華民國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未來的前途是由我們2300萬人來決定,這個幾乎是全台灣人的共識,那當然也只有2300萬人才是這個國家的主人。修不修國籍法都不會改變這個事實,三年來我們最重要的工作就是確保台灣主權自主,主權的獨立,那每一天我做的工作都是在做這件事情,強化我們的國防,增加我們的國防的戰力,我們的國防自主能力,我們跟其他國家的交往,建構全世界對我們的支持,對一國兩制我們清楚拒絕,把我們主權立場說的很清楚,保護這個國家的主權是每一天要做的事情。

提問三、梁永煌:
在2020大選中,經濟議題一定是民眾最關心的問題之一,談到經濟議題在我心目中覺得最關鍵,是在於如何做到經濟成長的果實,能夠讓人民有感。事實上,如果仔細檢視台灣的經濟成長率,過去十年,台灣的平均值2.9%,相較韓國3.1%,香港2.8%,台灣雖然還有努力空間,但絕對表現不差,但是民眾感受不到,所以我想台灣首要的課題,就是要如何讓人民有感,就是我們過去常提到,如何避免無感復甦。

之前對經濟成長無感的民眾裡面,還有一群最不滿意的,就是年輕世代。2014年太陽花學運就是年輕人對現狀不滿的具體表現,結果五年過去了,世代正義的年金改革,在軍公教方面已經有具體成果,但是在勞保年金的部分仍有待努力,對於勞退自提自選部分,政府也沒有完成立法,那其實這是很多年輕人的心聲,讓年輕人望穿秋水的居住正義,幾乎原地踏步。

值得樂觀的是,在中美貿易戰越演越烈情況下,台灣有了吸引台商回台投資,還有外商來台投資的好機會。如何將短期利多轉為長期優勢,還是一個很大的挑戰。前述幾個問題,有的是短期的,有的是長期的,基本上是環環相扣。

我想請教兩位參選人,未來四年,你心目中覺得台灣最重要的三個關鍵經濟的問題是什麼?你的解方是什麼?

蔡英文答:
非常感謝梁社長的提問,在未來的四年裡面,台灣的經濟跟社會將會承受很多變數的影響,當然最大的變數還是在於美中貿易的衝突,它是反映出來美中深層的結構性的矛盾,它會根本性地改變全球的貿易秩序,也會是亞洲經濟結構有重大影響因素的來源,在這個此時此刻,台灣要做好應變,也就是面對這個變局,所做的一切努力。

在過去三年,就像我剛才講的,我們已經做了很多的措施,包括我們強化我們總體經濟的強韌度,增加我們內需,在我們整個經濟成長上面所扮演的角色,然後引回資金、引回投資,讓我們的產業有再進一步成長的機會,我們甚至於內需,我們的國防,以我們的非核家園、我們的能源轉型,來帶動台灣新的產業的機會跟轉型,換句話說,在過去的三年,其實我們為台灣打下一個蠻堅實的基礎,讓我們在面對美中貿易戰的時候,我們更能夠有多的空間來面對,所以在過去的努力的成果之上,在未來我們還是要持續面對美中貿易衝突將來帶來的後果,我們必須要做三個工程。

第一個工程,就是經濟信心的鞏固,我們有足夠的準備,也能夠說服我們的國人,對未來要有足夠的信心,所以我們要加速我們的產業結構,跟我們的產業升級。

另外,這個美中貿易衝突將會帶來我們整個供應鏈的重組,在重組的過程中,我們加速升級,加速結構的改革,我們在重組後的供應鏈裡面,去搶到最有利的地位,這是我們都要共同來努力的,另外我們要開拓更多不同的市場,新南向是一個,但是歐洲、其他的世界、其他的地方,都是值得我們要去做的。

第二個,也是我相信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我們的內需工程必須快速地執行,比如說前瞻基礎建設計畫、都市更新、社會住宅、長照2.0等等的這些投資,都必須要加速,加大內需的力道。

所以我們一方面,在外部的機會跟外部的挑戰的過程當中,我們要抓住機會,趁勢改變我們的產業結構,讓我們變成世界級的產業,另外一方面,我們要強化我們的內需,讓我們的內需快速的成長,變成經濟成長的重要來源,也在外部變動當中,替我們的經濟提供另一個穩定的基礎。

第三個,我相信將來最重要的,在一個變動中的環境裡面,社會照顧最重要,社會安全網會讓我們在市場上競逐的人,年輕的世代、退休的人,他們都沒有後顧之憂,國家會照顧他們,國家在他們老的時候會照顧他們,當他們在競爭場上退下來的時候,國家也會照顧他們,所以社會安全網完整的建構,是我們經濟往前走裡面,最重要的工程,謝謝。



蔡英文總統在最後階段的結論表示,這十一年來,她跟民進黨休戚與共,困難的時候沒有離開,也沒有逃避困難,她勇敢的面對,希望能夠帶領大家度過重重的難關,讓我們的國家可以更強大,我們的價值可以被實踐。

蔡英文在結語我時表示,她想跟各位報告,在下一個世代,在下一任總統任內,世界局勢將會急遽變化,下一任總統的挑戰會更艱鉅也更大。國際局勢快速的變化,加上中國的威脅滲透,台灣的國家安全正面臨複雜挑戰,台灣這個時刻須要有一個國家安全的經歷的總統帶領這個國家。

蔡英文指出,跨國供應鏈也正在改變當中,台灣的角色將來也會越來越重要,機會是隨時都會來的,但也是稍縱即逝,領導人要掌握機會,領導人要累積籌碼,機會來的時候我們開始啟動對美FTA談判,CPTPP的談判,還有跟其他國家的雙邊貿易談判,這時候需要有國際視野,能精準掌握國際局勢,熟習國際談判實務的領導人。

蔡英文說「蔡英文就是我們現階段,跟下個階段台灣需要的領導人。」她有足夠的歷練,她有抗壓的能力,她可以堅定守住國家立場,她也可以獲得國際信賴。也因此,三年來台灣在國際間再也不會如在野黨所說的是麻煩製造者,或著是問題的來源。我們在今天的國際社會裡,大家都覺得台灣是區域和平穩定的貢獻者,是世界上良善的力量,是可以信賴的夥伴。

蔡英文指出,也因為如此,所以,亞東關係協會,在她的任內,已經改名為台灣日本關係協會,而CCNAA北美事務協調委員會,也在她的任內,就在前幾天,它已經改名為台灣美國事務委員會。

蔡英文說,除此之外,美國在她的任內,通過很多友善台灣的法案,也持續軍售台灣最先進的武器。歐盟對台灣有很多支持跟交流,歐洲的國會對台灣更是支持,在WHA的大會上,有更多的朋友替台灣來發言。

蔡英文表示,新南向政策,從不被看好,到今天所有的新南向國家,都想積極地來爭取台灣的投資,今天看起來,新南向政策其實是一個非常前瞻性的作為,在國際的貿易,跟經濟的次序重組的過程中,無疑就是一個最具前瞻性的政策。

蔡英文提到,邦交國的合作計畫,從我們過去的單向給予,到現在雙向的合作,更重要的是,我們可以跟主要的國家來合作,來扶植我們的盟邦,我們跟美國共同投資巴拉圭,就是一個最好的代表。

蔡英文強調,面對中國,她的立場很明確,就是要維持兩岸的穩定,我們不挑釁,我們基本的立場,就是堅持我們的主權,關鍵的時候,我們絕對不會含糊,我們不會讓中國有誤判,也不會讓國際社會有誤解。

蔡英文說,各位朋友,2008年,當她接任民進黨黨主席的那一刻,她站在台上,她知道她的責任很重,她也有承擔責任的準備,她不知道民進黨可不可以在廢墟中站起來,但是那個時候民進黨是全黨最團結的時候,我們克服困難,我們從廢墟中站起,我們沒有讓對手看不起我們。

蔡英文說,這十一年來,她跟民進黨休戚與共,困難的時候她沒有離開,也沒有逃避困難,她勇敢的面對,希望能夠帶領大家度過重重的難關,讓我們的國家可以更強大,我們的價值可以被實踐。

蔡英文強調,民進黨從來都不是因為一次的失敗而失志的政黨。去年十一月二十四號選舉,選民確實給了民進黨一個警訊,一個教訓,但是,選民要我們檢視的是,我們的腳步跟順序,還有我們的施政跟人民期待之間的差距。我們的政策方向,我們的價值沒有錯,我們一定要檢視要反省,但是不表示我們要放棄我們的價值。

蔡英文表示,國家的方向沒有錯,人民的期待還在,身為執政團隊的一份子,任何人都沒有理由選擇放棄,或者是否定過去三年執政的堅持跟努力。為了改革我們付出了代價,但是執政經過三年,成績漸漸展現出來,支持者對於2020年的勝選越來越有信心。

蔡英文說,她要感謝蘇貞昌院長,在前兩任閣揆的基礎之上,這幾個月的施政很有感,讓政績被看見,這個時候,我們需要的是不能自我否定,要凝聚一個不能輸的意志力,團結勝選。

蔡英文表示,今天站在這裡,她要捍衛的不是我個人的權位,我要捍衛的是我們執政的價值,我要捍衛的是我們黨的黨員、跟我們支持者對台灣的堅持。她要跟清德兄說,他一年四個月的行政院長任期的執政,也是她要捍衛的。

蔡英文說,今天她要再誠懇地跟清德兄表達,我們的敵人跟對手不在這個講台上,更不是黨內初選裡面不同立場的支持者。我們要團結每一個人,包括在現場的、在電視機前的、在網路上的每一個關心民進黨、關心台灣的人,我們要團結一致,守衛民主,捍衛我們的執政,捍衛改革,我們要守護台灣。

蔡英文指出,從2008年到2016年,證明了蔡英文是最能夠團結民進黨從困境中走出來的那個人,同樣地在國際情勢變動中,蔡英文也能夠在變局中,帶領著台灣走向國際,讓台灣不孤單,讓台灣成為世界的台灣。

蔡英文強調,2020不能說只有我才能贏,而是我們要一起贏,一加一絕對大於二,她要跟清德兄說,這一局我們兩個的態度最重要。她曾經說過,她現在再說一遍,她願意表達一起合作,為民進黨,為了台灣,我們放下個人,團結面對,贏得勝選。



蔡英文總統會後記者會問答:

各位媒體朋友,今天的政見說明會,我覺得兩人都表現得很好,初選本來就沒有贏家或者是輸家啦,那我今天有信心把我三年來所做的,實現民進黨的執政價值跟我們的政績,我也感謝有這個機會,有一個說明的機會,我也很有信心我今天說得很清楚,那賴院長也有這個機會,把他的國政藍圖跟人民報告,我想這是民進黨的民主精神的展現,我們也要感謝卓主席,跟羅秘書長,跟中央黨部的辛苦,那賴前院長的藍圖,就是我現在正在蓋的房子啦,有一句俗話是說「蓋厝蓋一半,不能換師傅」,賴前院長的未來式,其實就是蔡英文的現在進行式。好,謝謝。

Q:剛剛賴清德不斷強調認為他自己是最強的,最有勝利的候選人,你自己覺得甚麼特質,可以贏過他?贏得2020的大選?

蔡英文:沒有候選人不說自己是最強的,每個候選人都會說自己最強,也認為自己是最強的,只是說與不說的分別。我剛剛說得很清楚,我的執政是有理念有價值,而且跟民進黨長期以來的主張一致,也與現在台灣社會的需求一致,未來台灣面對的挑戰我們也做了準備,當人民判斷說他要選擇哪一位做總統,他一定是著眼這個總統能為台灣做哪些事情,我很高興有機會把過去三年做的事情,跟我們未來要繼續做的方向能夠做一個說明,我相信我們的選民做有智慧的選擇。

Q:賴院長提到勝利是最高的價值,一個球團不能因為說選最強的投手,就被判是突襲?總統怎麼看?

蔡英文:勝利是最大的考慮沒有錯,但我們要走向勝利的路徑在哪裡?個人的特質是一件事,但個人如何整合群體的力量走向勝利的那條路才是最重要的事情,所以,選舉不是一個候選人的事情,選舉是一個團隊的事情,而且這個團隊怎麼體現未來跟對現在的期待,這是最重要的。

Q:請您給自己一個分數,您覺得自己在政見會的表現如何?您的對手賴清德也提到說,當選後要進行憲政改革,包括閣揆同意權,還有立委兼任部會首長。

蔡英文:打分數的事情還是交給人民來做。憲改這件事其實在一兩年前我們在開全代會是主席已經宣示了,而且請黨的智庫進行研究,黨也提出方案。我必須強調,我們到現在為止,最有共識的就是公民投票權,18歲公民投票權,但是這個國民黨沒有強而有力的配合,使得我們無法跨過修憲的高門檻。

同樣的道理,我們有很多不同憲政改革的議題,包括憲政體制,憲政體制的核心就是行政院長與總統之間的關係如何形塑,需要特別來討論。我們的憲政改革,尤其是憲政體制的改革應該要經過廣泛討論,把所有可能發生的影響,或著制度在實施過程中,會不會有什麼窒礙難行,對整個國家未來的需要,是不是可以讓整個行政團隊,或整個執政團隊更有效率,我們都要一併的討論。

所以要帶領憲政改革的人,他必須他對於憲政改革的結論,他自己沒有利益衝突,而且他也必須是在現有的體制內,運作了一段時間,有經驗、知道問題在哪裡的人,才能夠有效的領導憲政改革,所以我也說過,最適合領導憲政改革的過程跟討論的人,就是一個連任總統,因為他沒有利害衝突,而且他也有執政的經驗。

Q:總統請教一下,辯論有點聽不懂的地方是說,賴院長在問你說選後會不會支持,但我知道您的回應是說要選一個最強2020,但包含很多網友在說,要不要支持,不知道可不可回答?另外一個,在結論的時候,開始從2008談起的時候,語調上是不是比較有一點情緒上的起伏,因為我看你談到清德兄的時候,會摸摸一下胸口,在這一點上情緒是不是有點起伏?

蔡英文:情緒還好啦,講話總是有抑揚頓挫的時候嘛,至於說一直在被問支持的問題,我其實已經回答了,而且我是從根本性地回答這個問題,那這一題我以前也答過,我說過我是黨員,一個黨員他必須遵從黨的意志跟黨的決定,那這不是已經講得很清楚了嗎?但是我要講的就是說,我在結論的時候有講,把2020的大選,不是一個人支持另外一個人的問題,而是整個黨,跟他的支持者,還有社會大眾,怎麼樣做最有效的整合,這才是重點嘛。所以,對於一個執政黨,現在的執政黨,要打下一次的大選,最重要的就是他的執政成績,跟他的執政價值,還有人民對這個執政者的信賴嘛,這是最重要的點。



獨立媒體 採訪報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