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7日 星期一

轉守為攻 出關播種 林飛帆:痛苦的決定



「轉守為攻 出關播種 」。反黑箱服貿佔領立法院行動第二十一天(4/7),學生代表及幹部一字排開,深深一鞠躬感謝這段時間所有參與、付出的學生、老師、民眾、媒體等等,他們說,學生運動累積的能量已經足以轉化為全民運動,此刻,正是青年從立法院走向全國各地的最佳時刻。

今天是鄭南榕殉道25週年,記者會結束後學生們圍坐在議場裡的空地分享鄭南榕精神帶給他們的啟發與影響,看似卸下重擔的林飛帆也在其中。林飛帆說,認識鄭南榕是因為他曾是成大西格瑪社團的成員,跟學弟妹們一起看過鄭南榕的相關歷史後才知道他。他說,也曾是成大西格瑪社團成員的曹欽榮(現任鄭南榕基金會理事)曾說過「但願我們在成大的歷史裡, 是鼓舞自由的力量」,這句話也成為林飛帆他們的座右銘,也影響之後成大零貳社的學弟妹很深,認為他們應該成為校園裡鼓舞自由的力量。

林飛帆說,一開始他找不到任何跟鄭南榕的關聯性,後來發現他在過去所提出對當時後社會的批判,及運動路線的批判,包括520農運、黨外組黨等,他所講的話到現在台灣都還很適用。不過也因為剛宣布完週四退場的重大聲明,一時之間腦袋混沌空白,無法好好說出鄭南榕對他的影響。

林飛帆說,坐在這空蕩蕩的議場地上有些不習慣,他說,做這決定是非常痛苦的決定,所有在場的夥伴、工作人員開過無數次的會議,這場運動夥伴們背負了很多東西,很多是期待、很多是責任、很多是罵名,你做的好、做的不好大家都有意見,但這些工作夥伴壓力都非常大卻依然堅持在此,大家都很辛苦了。

他說,現在講不出什麼感性的話,也講不出什麼好聽的話,但他覺得現在此時此刻感覺有點輕鬆,這是真心話,他也覺得每個人都應該利用這剩下的三天好好心想心得,不只是要整理場地,還要聊心事,療傷。說到這裡,林飛帆又顯得沈重起來,他想到太多太悲慘的事情,包括那天攻佔行政院的事情,他嘆了一口氣說「很沈重」。

林飛帆說他還是想擠一點話出來,他說「坦白說我是個很膽小的人 」,在收到一些訊息,對家人的擔憂,有一度傳出竹聯幫要搞他時,他很擔心在台南的家人,想想也覺得很可怕,他壓根都沒想過會捲入什麼樣的漩渦,衝進議場那一天還在想「靠,這件事情到底會成嗎? 」。他說在衝之前手上還拿著一袋農陣的喇叭,現在那些東西也不知到哪去了,在衝那一刻只以為就是在門口坐下來吧,卻沒想到真的衝進議場了,然後也守下來了,就這樣度過21天。

說完這些林飛帆自己還覺得為什麼要發表這些感言,有點荒誕、荒謬卻又很真實,但這21天在「楚門的議場 」裡又覺得很不真實,時間在24小時的燈光日照下完全混亂,有時一度不知道當下是幾點幾分,幾月幾日,相信很多夥伴都有這樣的感覺。林飛帆說,如果硬要跟鄭南榕扣上一點關聯的話,鄭南榕把自己自囚在編輯室裡到底是什麼樣的感覺,他也在想把自己自囚在這議場裡,那種感覺或許不太一樣,但似乎又有點…。總之就是很荒誕,很不真實。

林飛帆說,他需要乎點時間沈澱,暫時還無法把這段時間的感想很完整的跟大家說明,這種高張力的抗爭及很多人對他的期待,他從沒想過有一天會有人以「帆神 」來稱呼他,這太荒謬了,認識他的人都知道這太荒謬了,太荒謬了、太荒謬了!你們太荒謬了!媒體高層老闆下標太荒謬了!他說,被這樣形容、被推的這麼高,高的很可怕、很危險,這種高度讓他覺得對不起所有夥伴。他沉默了幾秒嘆口氣說「不要對我說加油,這幾天已經加太多油了」。

林飛帆說,他要對所有夥伴致意,在這裡承受極大壓力,對內、對外所有的組織聯繫、溝通,「你他媽的真的很辛苦」!大家加油,我們還有三天。說完,他哈哈大笑的起身離去,這個笑聲對大家而言,或許是林飛帆自我的解嘲、鼓勵、紓壓,也是階段性的暫時放下吧!


更多照片,請點擊上圖,連結至 活動相簿

獨立媒體 採訪報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