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10日 星期四

陳為廷:不要忘記這24天



反黑箱服貿318佔領立法院行動為期24天,即將在今天(4/10)退出議場,學生代表陳為廷在步出議場前發表談話,他想要跟所有議場內、議場外的同學說,『希望有一天當我們變成被了對抗的大人的時候,我們不要忘記我們人生當中非常重要的24天,這24天與接下來的日子,可想而見的是一場盛大的戰役,它們不只是對於這個政權,也是對於財團的戰役。』

陳為廷談話全文:
在那個夜晚我們知道我們在知道面對一件重大的事情,但我還不知道、還不確切理解我們將會面對什麼,接著在那個夜晚過後,我們會想起的是,我們記得那個夜晚迅速的湧入數萬名的公民,我們會想起所有NGO的團體放下手邊的工作義無反顧湧入加入這個工作團隊承擔起在青島東路、濟南路相關的工作,我們不能忘記在第一時間跟著學生一起攻堅的在中山南路公投盟的所有民主運動的前輩,他們承擔起這個運動在場外所有的相關的庶務的調配,後續也加入更多。

許多更多學生和公民的湧入,也標示著從一開始這場運動就不僅僅是一場學生運動而已,事實上從一開始就是一場屬於公民的運動。我在這邊給所有在場外,包括綠盟、NGO在內的朋友給予掌聲。
在那個晚上之後,我們接著會想起的是所有在這個議場裡外周遭,以及不在議場周遭的台灣各地或世界各地,關注這個運動、參與這個運動的朋友,他們進行的工作與努力,我們會記著。

這些工作有很多繁瑣、繁複的項目,包括我們守住議場8個門的朋友、包括每天24小時輪班在2樓守著天梯的朋友、包括守護著我們在門口、在場外擔任糾察的朋友、包括所有志願參與的醫療、律師團朋友們,這些都是很繁瑣、很繁複的工作,但這些工作往往不被看見、或鮮少被看見,所以他們的意見有時往往也很難傳達到決策的過程當中。

這些朋友裡面有的是學生,有的不是。像是從第一天開始就在現場默默做起清潔打掃工作、默默做起回收、垃圾處理工作的林老師,或者是場外一些朋友,他們不是學生是公民,可是他們比一般公民更勇於現身,他們是我們在場外負責糾察工作的朋友。

當我們面臨好幾度真的有外界的人拿著刀、拿著危險物品進入場內時,是他們協助守護這場運動,這些朋友怯於現身,因為他們當中許多人的確有幫派背景,儘管他們有幫派背景,但我們永遠難以忘記。

有一晚開會時,其中一位告訴大家,他雖然有幫派背景,他也知道現場學生看到他也會怕,但他真的關注這個運動,他看完所有的法條,他看完所有服貿協議的條文,他願意加入這個運動,他願意守護這個運動,即使他知道自己不會被看見。

是這些所有的包括場內外、包括在全台灣、全世界各地處理這些繁瑣庶務而不被看見的朋友們撐起這場運動,這場運動是屬於各位的。當然我們必須要反省的是,為什麼這些人不被看見,為什麼這些人被劃在一條學運的線之外,這是我們必須要所有共同反省的問題,如果這是一個值得關心的議題,這是一個每個人都該參與的運動,這社會應整個共同認知運動不只屬於學生,還屬於這些默默做著事情,默默在參與這場運動而不被看見的公民朋友們。

另外,我們還會想起這些運動還有相當多令人難忘的時刻。我們不可能忘記323那晚,我們有許多夥伴在行政院的院區裡面、在行政院的黑暗當中,面對赤裸裸的棍棒、盾牌、噴水車,他們面對鎮暴部隊,面對各式各樣前所未聞,在我們成長經歷中,從來沒有看過、沒有見過、沒有體示過、沒有體驗過,這些赤裸裸的國家暴力。

我們會記得那天晚上我們的憤怒與恐懼,我們會記得在那之後,我們之間的猜疑與信任,可與此同時,我們會永遠記得,在行政院的行動,是一場屬於我們所有人,屬於人民的偉大戰役,是這場戰役讓人民清楚看見、讓這世界看見人民有多憤怒,看見這個國家有多專制,這是我們所記得的行政院的行動。

我們會記得行政院行動過後更多憤怒人民走上街頭,我們不會忘記330那天50萬黑潮淹沒了街頭、淹沒了這個政權,讓這個政權看見全台灣、全世界各地幾十個城市響應這場行動的人民的團結與意志。

最後,我們當然不會忘記,330大遊行過後在夜晚突然下起傾盆大雨,下了好幾天 ,沖刷了議場外所有朋友、所有夥伴,但這場大雨並沒有沖走我們的信心,所有夥伴,他們躲在屋簷下甚至就孤零零的搬著椅子、撐著雨傘坐在路上,持續地參與運動。

在大雨過後,我們看見近一步的全台灣的朋友,這50萬人他們回到家鄉,回到他們的生活裡面,他們認知到運動不只在街道上,他們認知到運動要從生活中展開,要從地方展開,所以我們看到很多中南部同學組成黑潮聯盟持續對國民黨施壓,我們看到一群從事審議民主的團隊在50萬人集體行動過後,在議場外執行我們所關注的《服貿協議》,我們所關注的兩岸監督條例的實質審議。

我們要讓讓執政黨看到我們最堅定的武器是民主的深化,這是這場運動中持續深化的成果,以上所提到所有這些,是我們會深深記得、我們將會永遠記得,在這個經歷中,所有的各位。 

當然這過程裡面這個運動還沒有成功,但是我們也沒有失敗,這場運動看到一些問題,包括各位所質疑的決策機制、包括各位所質疑的綠色軍外套的英雄主義問題,所有這些問題,我們都將坦然接受,後續的批判與檢討,這些所有質疑裡面,我們都清楚理解各位的質疑。

我們在這場運動中也做了各種嘗試但顯然遠遠不夠、也不足,希望我們在日後的運動當中,可以試圖就這些問題提出更好的解答,而所有這些我們在議場裡面尚未完成的運動訴求,也會在日後的組織運動中設法盡力的達成。

最後想要跟所有議場內、議場外的同學說的事情是希望有一天當我們變成被了對抗的大人的時候,我們不要忘記我們人生當中非常重要的24天,這24天與接下來的日子,可想而見的是一場盛大的戰役,它們不只是對於這個政權,也是對於財團的戰役。

它同時還是對於我們作為人、生為人活在這個體制內,我們如何去謹守做為人的底線嚴苛的考驗,這是我們所經歷的一切,走出這個議場後,運動還會持續下去,如果政權再不悔改、如果議會還是被寡頭、被財團所把持,我們終將回來,而且不只回來這裡。

期待所有的夥伴,在接下來的路途上面,帶著我們彼此的傷口也好、收穫也好,帶著我們這24天來,我們所凝聚的共識跟我們承擔的責任,期待我們所有的夥伴,能夠在勝利的那天,能夠在運動的終點,我們還能夠並肩擁抱。謝謝大家。


更多照片,請點擊上圖,連結至 活動相簿

獨立媒體 採訪報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