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3日 星期五

大埔強拆判違法 彭秀春:劉政鴻還我先生一條命!



台中高等行政法院更一審今天(1/3)上午九點宣判苗栗縣大埔農地迫拆遷戶提起行政訴訟控告內政部區段徵收違法、要求撤銷徵收一案,判決張藥房、朱樹、黃福記及柯成福4受拆遷戶勝訴,其他駁回。 台灣農村陣線理事長、政大地政系教授徐世榮與自救會及大埔4戶居民共同召開記者會,張藥局彭秀春落淚控訴「劉縣長還我先生一條命來!你怎麼去逼死我先生的!」 農陣呼籲內政部必須自我檢討,儘快進行彌補,不要提起上訴。

彭秀春在記者會上含淚感謝所有協助大埔農地迫拆遷戶的人,她說雖然今天的判決贏了,但是還有再努力的空間,彭秀春並提出四點聲明:1.土地歸還,房子要蓋還給迫拆遷戶。2.苗栗縣政府要向所有媒體道歉。3.苗栗縣長及所有行政團隊要挨家挨戶的向受災戶道歉。4.希望劉縣長還我先生一條命來,你怎麼去逼死我先生的。

台北大學廖本全教授激動的說,一切都是因為律師團的堅持到底才能夠改變這一切。他說,如果長期追蹤台灣的土地徵收,長期關注台灣的土地正義問題,這一刻你不會不激動,他感謝所有媒體,但是他要說,這樣的判決一點都不偉大,它只是應然、只是該然,甚至台中地方法院本來就應該這樣判決,這個判決結果只是救贖,台灣社會大眾要繼續努力,不能讓這個社會沈淪下去。



廖本全說,這個判決結果社會要進一步要求政府,不僅土地要要回來,房子要蓋回來,這是土地的基本人權,財產權、生存權、工作權,現在進一步要的是恢復、回復的權利,蓋回來、要回來的權利,除此之外,還要要求賠償的權利,如同秀春姐所說,劉政鴻要把這一切賠回來。

廖本全認為,除了將土地、房子還回以外,更必須要對劉政鴻究責,劉政鴻的責任是什麼?內政部的責任是什麼?行政院團隊的責任是什麼?整個政府的責任在哪裡?他認為這個社會一定要究責到底,台灣的政治體制才會改變,大埔這件事老早就可以喊停了,政府不但沒有喊停反而成為共犯,內政部所有的委員會都沒有喊停,專家成為背書的工具。

廖本全說,要改變這一切歸根究底就是需要修法,土地徵收條例、都市計畫法這個原本用來規範徵收行為的法律被政府拿來成為對付人民的武器,強者拿來攻擊弱者的武器。他激動的說,修法並不偉大,只是讓社會回歸到常軌、回對正道,讓政府運行回歸到原本要盡的職責所在,他呼籲大家要繼續為土地正義努力。



立法委員陳其邁表示,台灣的土地正義逐漸在流失,他與林淑芬委員認為不信公義喚不回,因此也著手草擬『土地徵收條例修法』,希望把區段徵收這種惡質的土地徵收程序廢除,近年來包括大埔事件、桃原航空城、淡海新市鎮等等這些新的開發計畫,都讓大家瞭解到執政者為了不管是背後的官商勾結,或是以開發為表達政績的方式,用強徵民地這種惡質區段徵收的方式屢見不鮮,因此他們主張一定要將『區段徵收』這種惡質土徵條例廢除掉。

陳其邁說,今天的判決是遲來的正義,但是傷害已經造成,他認為劉政鴻及馬英九政府,包括整個內政部在進行都市計畫變更過程的相關官員都要負起相關政治責任,他與林淑芬委員在立法院內政委員會絕對不會妥協,一定會要求他們付出代價。

大埔徵收案從98年發生至今,因內政部及苗栗縣政府濫行徵收,並以強制手段剝奪人民家園,導致人民苦不堪言,甚至造成朱馮敏女士及張森文先生因無奈體制的荼毒而自殺身亡的慘劇。臺灣農村陣線、捍衛農鄉聯盟與大埔自救會於大埔案宣判的今日表示,再次提出民間版《土地徵收條例》,宣示將再次推動修法工作,呼籲政府以大埔案為鑑,要求明文規定特定農業區不得徵收以保護優良農地,及所有徵收案件皆應舉辦聽證以充分反應土地所有權人的意見外,另也全面刪除土地徵收條例的區段徵收規定。


更多照片,請點擊上圖,連結至 活動相簿

獨立媒體 採訪報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