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20日 星期六

蔡英文:民進黨執政不會硬凹,更不會有半分鐘事件



蔡英文總統今天(8/20)下午在臺北賓館與「2016總統府府線記者」茶敘,針對臺灣社會長久累積的問題、改革議題、臺灣經濟發展新模式及區域和平穩定關係等四項領域,向國人說明新政府上任後的施政作為與成果。

蔡英文致詞時提到,有人說,對於國道收費員一事叫「會吵的人就有糖吃」。不過,對一個政府而言,吵不是重點,吵得有沒有道理,政府有沒有在聽才是重點。願意傾聽,願意溝通,願意解決,這就是過去三個月來,她對自己與團隊的期許。

蔡英文表示,她知道現場的記者朋友們,都很好奇,從520到現在,她每天都在做什麼。其實,當了總統之後,她的人生以及工作有一些變化,事情雖然變多了,但從另一個角度來看,也變得比較簡單,就是她就職演說中所提到的那四個字:解決問題。

蔡英文說,很多的問題是長期累積的,有些問題,過去政府曾經想解決,沒有成功。也有些問題,是過去政府無心也無力去解決的。人民選擇我們,是希望新政府能夠務實而勇敢地面對問題、解決問題。

蔡英文認為,人民也不會希望,新政府將責任全部推給過去。所以,她每天都這樣告訴自己,我也用一樣的話告訴民進黨所有執政團隊,人民希望看到不一樣的政府。

蔡英文強調,在解決問題的過程中,她也承認,有些事情考慮得不夠周全,做得不夠好。當這樣的情況發生時,他們會調整,會誠實面對,會改變,不會硬凹,民進黨執政期間,更不會有半分鐘事件。

蔡英文表示,她不希望別人用一百天來評斷她個人執政的成敗;同樣的,她也不會只用一百天的時間來評論內閣閣員的表現。她說,改革需要時間,她不會因為短期內看不到成效,或者因為推動改革很困難,就輕易退縮。錯了就改,對的事情就勇往直前,她相信,這才是現階段臺灣人民對政府的期待。

蔡英文致詞全文:

很高興能跟現場所有的記者朋友們見面。除了提早向各位說聲記者節快樂之外,藉著今天與各位見面茶敘的機會,我也要向全體國人同胞報告,新政府上任以來,我們為這個國家所做的努力。

相信在場的記者朋友,以及許多國人同胞都知道,幾天前,歷時兩年多的國道收費員爭議,已經得到解決。

儘管,有一些人對於解決這個爭議,仍然有些不同的意見與看法。不過,當大家從電視上看到他們在抗爭落幕之後所展現的笑容,我相信很多人的心中,都跟我一樣,替他們,以及他們的家庭,感到開心。

對一些人而言,這個問題的解決,只是讓這個社會少掉一群人在街頭抗議。不過,我願意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這整件事情。對我們來說,這個事情的意義在於,抗爭落幕之後,這個社會,又多了一些家庭,重新展開他們的人生。

這就是政府存在的目的。有人說,這叫做會吵的人就有糖吃。不過,對一個政府而言,吵不是重點,吵得有沒有道理,政府有沒有在聽才是重點。願意傾聽,願意溝通,願意解決,這就是過去三個月來,我對自己與團隊的期許。

我知道,現場的記者朋友們,都很好奇,從520到現在,我每天都在做什麼。其實,當了總統之後,我的人生以及工作有一些變化,事情雖然變多了,但從另一個角度來看,也變得比較簡單,就是我就職演說中所提到的那四個字:解決問題。

很多的問題是長期累積的,有些問題,過去政府曾經想解決,沒有成功。也有些問題,是過去政府無心也無力去解決的。

人民選擇我們,是希望新政府能夠務實而勇敢地面對問題、解決問題。人民也不會希望,新政府將責任全部推給過去。所以,我每天都這樣告訴自己,我也用一樣的話告訴民進黨所有執政團隊,人民希望看到不一樣的政府。

在解決問題的過程中,我也承認,有些事情,我們考慮得不夠周全,做得不夠好。當這樣的情況發生時,我們會調整,會誠實面對,我們會改變。我們不會硬凹,民進黨執政期間,更不會有半分鐘事件。

過去這三個月來,新政府的施政大致上可以分為以下四個領域:

第一個,我們試圖解決臺灣社會長久累積的問題。八月一號,我代表政府向原住民族道歉。幾百年來原住民所遭受的不公平待遇,不會因為一句道歉而改變。不過,這個社會需要一個開始。我願意跨出第一步。儘管,道歉的形式引發了一些爭議,但是,我們會用接下來的作為,有誠意地來面對這個幾百年累積的問題。

勞資的爭議也是臺灣社會長久以來一直存在的問題。隨著全球經濟情勢的改變,以及經濟成長的趨緩,弱勢勞工的權益與保障,變得越來越重要。而企業、尤其是中小型企業,也面臨轉型的困境,這也造成勞資關係越來越緊張。

新政府沒有逃避,我們選擇正面去處理這個問題。當然,我們也承認,多年來的爭議很難在很短的時間內,獲得社會一致的共識。我們願意再跟社會溝通,特別是勞工團體與中小企業的意見,我們會更加仔細聆聽。這也會反映在我未來的行程安排上面。

我們也清楚,如果臺灣經濟不加速轉型,勞資爭議縱然一時能夠解決,但仍然會持續地困擾勞工與產業。

第二個領域,是改革的議題。我們通過了「政黨及其附屬組織不當取得財產處理條例」。這是我們在處理威權時期轉型正義所跨出的第一步。把真相釐清,把人民的財產、國家的財產、政黨的財產做釐清,把過去做一個完整的交代,這對未來臺灣民主政治的發展,絕對有它正面的意義。

我要特別強調,做這件事情,是為了提醒所有政治人物,過去在威權體制中,許多被視為理所當然的事,在今天的民主社會中,是不容許再發生的。更重要的是,為臺灣創造一個更公平的政治環境,是我們共同的責任。

另外一個改革議題,就是我們國人同胞最關心的司法改革。我會親自擔任「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籌備委員會」的召集人。我會負起責任,我會謹守憲政分際。我不會干預個案與辦案,我更不會把檢察總長叫到家裡或辦公室,跟我報告案情。

我承認,前一陣子司法院正副院長的提名人選引發了社會上的爭議。最終,造成兩位被提名人決定懇辭,我要感激這兩位被提名人給我一個重新思考的機會。當然,這裡面有我的責任。我會記取這個經驗。新政府未來會用更謹慎的態度來跟社會大眾溝通。

我們希望在九月一號把司法院正副院長及大法官提名的咨文送到立法院。人民期盼司法改革,我們別無選擇,只能竭盡所能回應民眾的期待。

我們還啟動另外一個改革議題,就是由陳建仁副總統擔任召集人的年金改革會議,截至目前為止,我們已經召開了9次會議。

在討論的開始階段,要整合這麼多不同意見,實在有它的難處。不過,我們不會因為有困難,就放棄改革。

我要特別強調,年金改革不是鼓勵一群人去鬥爭另外一群人;也不是號召一個階級去對抗另外一個階級。我們不應該污名化任何職業別來成就改革,同時,我們也不應該剝奪那些原先就已經是弱勢者的權益。

年金改革的目標,是讓年金及退撫的財務能夠永續,讓世世代代的臺灣人,在退休的時候,都能夠擁有安心有品質的基本生活保障,也讓國家有限的資源,能夠永續地照顧到每一個人。

世代之間的和諧與互助,是我們真正的期待。年金改革,應該以照顧退休者基本生活為原則。給付偏低的,不應該刪減,例如早年退伍的軍人,領得都不夠多,要讓他們安享晚年。給付過高的要檢討。但也要理解他們內心的不平,希望大家能夠相互體諒。

新政府施政的第三個領域是臺灣經濟發展新模式。過去三個月,我們的相關部會,積極在做一件事情。就是把以前在野時期,智庫所規劃的國家建設方案,轉變成行政部門的政策規劃。再從行政部門的政策規劃,具體轉化成行政院的預算編列。

在經濟建設的投入上,對於五大創新產業與加速科技創新等促進經濟發展的計畫,我們明年度的預算都相當幅度的成長,這代表我們要建構,以創新為主導的新經濟模式。

在社會安全網上,我們的社會住宅政策,以及擴大社區照顧、提升長照品質,醫療與防疫等,我們也都增列了預算。

這些預算的增加,是在現有的財政規劃下,調整優先順序,檢討浪費之後,移緩濟急,所以真正投入新的產業資源,事實上比預算數增加的多。未來所需要的擴大需求,也將反映在未來幾年的預算,當中,只要有好的計畫,甚至不排除編列特別預算。

整體經濟發展相關的投入,不會僅限於政府預算的投入,我們也會鼓勵國公營事業來投資新型產業,共同帶動民間企業、尤其是中小企業的產業升級與轉型。

預算編列只是一個開始,真正的考驗是把事情做好。事實上,內閣已經是總動員。在過去的三個月,在院長的帶領,政務委員的協調,以及部會首長的努力下,新政府沒有懈怠。我手邊有一份各政委列管的事項清單以及進度,可以說明這些。我相信這些清單在行政院的網站也可以找到。

我不希望別人用一百天來評斷我個人執政的成敗;同樣的,我也不會只用一百天的時間來評論內閣閣員的表現。

改革需要時間,我不會因為短期內看不到成效,或者因為推動改革很困難,就輕易退縮。錯了就改,對的事情就勇往直前,我相信,這才是現階段臺灣人民對政府的期待。

第四,在維持區域的和平穩定,以及對外關係的處理上,我們持續與相關的國家保持必要的溝通。尤其是在南海仲裁結果出爐後,我們也跟各國共同維持南海情勢的穩定。人民希望政府在南海主權議題能多做一些,我們了解也認同。

對於兩岸關係,我再一次強調「維持現狀」的重要性。我們的目標,就是在當前的憲政體制下,建立一個具有一致性、可預測性、可維持性的兩岸關係。

海基會的人事,我們會在近期之內公布。現階段我們有幾位人選,正在做最後的諮詢與評估。

除了海基會之外,政府部門尚未完成布局的人事,我們會儘速補上。

改革的路上有人走得快,有人走得慢,但只要方向一致,就應該相互扶持、彼此鼓勵。也許這段日子以來,新政府走得有些顛簸,但我們一直努力在往前走。

有人說,解決國道收費員的問題,「這是以前政府做不到的事」。這句話,對我來說,是對我們新政府最大的鼓勵。要做以前政府做不到的事,這才是政黨輪替的意義。

最後,我要特別提一個人。我2008年擔任民進黨主席時的秘書長­­--王拓先生。不久前,他離開我們。在病榻上,他依然很關心我。我會永遠記得,當外界都不看好我,民進黨士氣最低落的時候,他挺身而出,跟我一起帶領民進黨從谷底爬起。

在那段困難的日子,他常常鼓勵我,也提醒我,只要是對的事情,一定要堅持下去。我很遺憾,他不能在人世間跟我一起看到臺灣的改變。

不過,我會永遠記得他在生命的最後幾天告訴我的話,他說,「我們的執政一定要跟以前不一樣,要做得成功」。我就用這一句話,來作為今天的結尾。所有執政團隊的同仁,大家加油。



獨立媒體 採訪報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