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4日 星期一

2016總統大選-副總統政見發表會



副總統候選人陳建仁電視政見會 第一輪政見發表全文

主持人、監察人、王女士、徐女士,各位媒體朋友、電視機前的觀眾朋友以及台灣鄉親們:
大家新年快樂!大家平安!

這一個多月來,我不斷地跑選舉行程、參加青年論壇,還有副總統候選人辯論會。我學習了很多,也有很多的心得。感謝天主,讓我在這段期間,一直努力保持著真實的自我,努力讓鄉親朋友們,介紹民進黨的競選政策和治國理念。

在拜訪各鄉各鎮的行程中,我看到台灣人民的勤奮、努力、樂天、安命。但是,他們都希望台灣能很快地從經濟的困頓和生活艱難中,能夠重新振作起來;他們也期待點亮台灣,讓「生活在黑暗中的人民,可以看到一道皓光」。

我曾經拜訪了幾位從事務農的回鄉的年輕人,我看到他們經營高經濟價值的農產品,並且以網路行銷。他們覺得可以很開心地和爸爸媽媽一起努力,而且他們也說可以回到家鄉努力跟父母在一起,讓父母能夠含飴弄孫,感到很幸福。但是當我問起他們說:「你們有沒有申請政府的補助?有政府給你們任何幫忙嗎?」他們回答說:「手續很麻煩,還要有抵押,還要有相當的審查過程!我們就自己想辦法!」

政府對於這一些補助的小確幸,都不能夠有很好的執行力。當然一般的老百姓也就忍氣吞聲,也就算了。但是政府如果沒有很好的緊急應變和跨部會的能力的話,那就可能會對人民造成很大的危害。這幾年來的食安風暴就是這樣子的一個案例。

談到政府的緊急應變能力,就讓我想起2003年SARS爆發的時候,當時整個社會陷入恐慌,我們不但要全力拯救病人的生命,更要減少SARS蔓延到不同地區,更重要的,要紓解SARS對社會和經濟的損失。當時,行政院立即成立抗SARS指揮中心,責成各部會與中央及地方的政府好好來做抗SARS工作。

我記得在當時,我們每天都要召開一次指揮中心的會議,都是首長或副首長參加,以及這一些地方政府首長們一起來開會。我們每一天都要去責成不同的工作項目,而且要看這一些交辦的項目是否能順利執行。甚至我們在那個時間,也要進行媒體時段的徵收,跟民眾做疫情的報導,還有防疫的教育,我記得當時我們在短短三個星期,就對數百家醫學中心、區域醫院與地區醫院做好了院內感染管控、發燒篩檢站、發燒動線,還有發燒病房的設置;在這段時間,我們很有效率了完成SARS的管控工作,而且我們也推動全民量體溫運動,也有80%民眾參與,很快的台灣就控制了SARS的危機,成為了世界抗SARS的典範。

我在2005年擔任國科會主委期間,為了因應H5N1禽流感可能爆發全球大流行,我奉派擔任行政院「H5N1禽流感聯繫會報」召集人,並且由當時的衛生署署長和農委會主委擔任副召集人。
十多個部會大家在一起,以及縣市首長,每兩周開會一次,把不同的H5N1所需要做的工作,都一步一步地把它做好,所以在我們的努力之下,在那個期間,台灣沒有任何家禽或個人得到H5N1禽流感病毒的感染,我們也被稱為是亞洲地區很少數的做到這麼好的一個國家,甚至是超過日本和韓國。

但是近年來,我們看到台灣發生了食安的風暴,這個最主要的原因,就導因於政府的缺乏執行力,特別是緊急應變和跨部會整合的能力。以塑化劑為例,政府在第一時點的時候,未能確實掌握住進口塑化劑的這些廠商,反而到市場上去檢驗不同的飲料,還有夜市裡面不同的飲料,那當然事倍功半,然後造成了恐慌,這就顯示政府沒有緊急應變的能力。

要做好食安,實際上除了衛福部以外,還牽涉到了環保署、經濟部、農委會、財政部、內政部還有海巡署等這些部會,所以需要建立一個「食安會報」。當時在三聚氰胺、毒奶粉事件爆發之後,我也建議行政院成立「食安會報」,並且請求能夠兩個禮拜開一次會議,好好的把所有食安相關,各個關鍵的工作都能夠做好。各部會一切整頓就緒以後,我們才來減少這個開會的次數,但是「食安會報」成立了,每半年才開一次,即使是後來成立了「食安辦公室」,也是一季才開一次會。因此這一個效果就沒有辦法達到預期的目標,因此也一而再,再而三的發生了這一些食安的風暴。

為了解決食安的問題,實際上,民進黨提出了五項的「食安五環」計畫:
第一個,我們要新創一個「毒物管理的機構」,然後從源頭開始,全面管控、追蹤有毒的物質。無論是農藥、食品添加物、或著是毒物,都不准進入到食物的當中。
第二,我們要重建從源頭做起的生產履歷,讓每一個生產階段都有很好的紀錄,資訊完全透明公開,讓每一個民眾在採買食物的時候,都知道完整的履歷,然後能夠安心的去採購。
第三,我們就需要做十倍的市場的查驗。目前食品的查驗不夠周延、頻率太低,讓業者有心存僥倖的機會。未來,我們將投入更多的資源,而且培育高階的人才,並且集合所有民間的查驗的單位,來跟政府一起努力,把食品的查驗,安全的把關,能夠做到最好。
第四,就是要修改食安法,對生產者課以更重的法律及賠償的責任,督促生產者的自主管理。最近民進黨在立法院阻擋了國民黨的食安法修正案,避免通過所謂的「頂新脫罪條款」;而且我們也通過了民進黨的刑法修正案,列入了「終結黑心廠商的條款」,以追討不法的利益。所以食安法的修訂是相當的重要,才能夠對於不法廠商有所苛責,來能夠遏止他們繼續做不法的黑心食品。
第五,就是要加強監督黑心廠商的力量:過去民進黨完成了許多的修法,就是要來鼓勵全民監督食安。未來,我們要輔導食品業者,讓他們不斷的升級,有更好的競爭力,而且呢!;也要提高消費者還有內部員工的檢舉獎金,並且嚴密保護檢舉者的資訊與安全,加強監督黑心廠商的力量。

現在的政府沒有好好協調跨部會的合作,更沒有危機處理的能力,所以食品安全的問題就一而再,再而三的發生,讓人民都很擔心,不曉得今天現在桌上吃的食物,會不會成為明天新聞的頭條。那問題也就永遠解決不了,因為只會追著黑心食品來跑。

我要告訴大家:如果民進黨執政以後,我們會成立一個很完整的食安的監控的體系,按照我們剛才食安五環的計畫,好好的來進行所有的監控的工作。

我們相信,如果能夠這樣做的話,就可以讓台灣的一流廚師還有一流的美食,背後都有非常好的食品安全的保證,重新恢復台灣「美食王國」的美譽。讓每一位民眾都能夠吃的健康、吃的安心、而且吃的愉快。

我們的不分區立委就有吳焜裕、陳曼麗、余宛如、蔡培慧等長期關心食安的代表,他們未來也會在立法院,來監督政府、而且努力把關,努力修法,來為人民確保食品的安全。

改變台灣,做好食安,其實並不是很困難,只要你選擇對了好的國家領導人,而且選擇對了好的立法委員,這個夢想就可以成真。我們民進黨的執政團隊還有立法團隊,就是各位鄉親父老在食安上你們最好的選擇!請大家支持民進黨,讓民進黨能夠執政也能夠國會過半,謝謝大家!

副總統候選人陳建仁電視政見會 第二輪政見發表全文

謝謝主持人,也謝謝王女士的指教。聽到王女士的說法,感覺就是跟朱主席一樣,不斷給民進黨貼標籤,而且扭曲民進黨的政策。關於基本工資,民進黨的主張是,應該從制度做起,而且制定最低工資法,不應該每次都成為選舉漫天喊價的工具,就好像成為另外一個「六三三」,其實今天這個政見會,民眾都希望聽到各自的政策主張,而不是在這裡一直由執政黨在罵在野黨,所以我現在還是回到政策的問題,來跟各位報告我們的生技醫藥產業發展的政見。

民進黨執政時,一直努力推動台灣的科技產業,開發打造中部科學園區,就是我在擔任國科會主委的時候。當時,我們用了很高的行政效率,才三年的時間,廠商的投資總金額就高達1.5兆,上班人員也高達一萬人。2006年的營業總額更高達1700億,這樣的紀錄在竹科要花十三年、南科要花七年才能做到,所以這樣的成績也讓中科被稱為「大肚山傳奇」。我在2008年從國科會卸任時,三大科學園區的產值已經逼近兩兆。

台灣缺乏天然資源,創新研發能力才是我們最好的資源,能夠持續發展高科技產業,不僅可以帶動經濟起飛,也可以確保國家安全,是台灣一定要走的路。

未來十年,全世界會有三個很重要的科技趨勢:就是生技醫藥、光電綠能和網路大數據。民進黨提出的「五大創新研發計畫」,就包含這三大領域。現在因為時間的關係,我就以生技醫藥產業發展為例,來說明民進黨有何宏觀規劃和具體策略。

實際上,在生技醫藥發展當中,台灣一直在全世界都是領先的。在1970年代,當時台灣的第一大癌症死因是肝癌。我的指導教授,畢斯理教授和林家青教授,發現B型肝炎是台灣肝癌最主要的原因,而且他們也發現B型肝炎是由媽媽可以垂直感染給小孩,而疫苗接種可以中斷這樣的感染,所以在1984年台灣開始實施新生兒預防接種計畫。我最近的研究也發現,在這30年來,凡是接受過疫苗接種的世代,小兒猛爆性肝炎的死亡率下降90%,肝硬化及肝癌死亡率也下降70%以上。

2003年末的時候,我擔任衛生署的署長,當時,我們看到B型肝炎帶原者,還有C型肝炎的帶原者,他們沒有辦法用疫苗來預防他的產生,所以我們就推動了「抗病毒肝炎藥物治療計畫」,這個計畫在實施以後,在短短十年間,台灣的肝硬化、慢性肝病,還有肝癌死亡率就下降了20%以上。

所以可以看得到民進黨在執政的時候,是如何劍及履及的去解決人民在疾病上面的問題,我們也發現生技醫藥對台灣很重要,像剛才談到的,B型肝炎的診斷試劑、疫苗和抗病毒藥物,以及C型肝炎的抗病毒藥物,都必須由國外進口,如果我們能夠自製的話,那對台灣該有多好。

我擔任國科會生物處處長時後,就推動了三個生物科技的國家型計畫。這十八年來,台灣的生技醫藥產業能夠蓬勃發展,是和我們當時推動的國家型計畫有密切的相關,我們也積極發展具有應用價值的關鍵技術,並且研製出高附加價值的生技醫藥的產品,包括了新疫苗、新試劑,還有新藥。

我在生物處處長的時候也提供了一筆經費,讓衛生署成立「醫藥品查驗中心」Center for Drug Evaluation, CDE」,協助台灣的新藥研發,還有臨床試驗。

我在擔任衛生署長期間,也努力縮短新藥審核的時間,並且設置國家卓越臨床研究中心,並強化台灣新藥研發的管理,使它能夠達到國際的水準。

在我擔任國科會主委期間,一起和中央研究院翁啟惠院長,還有經濟部何美玥部長,在蔡英文前副院長的協助下草擬了《生技新藥產業發展條例》,並由當時的立法院院長王金平領銜提案,這個案子在短短的三個星期就三讀通過,對台灣整個生技醫藥產業的發展有很大的促進作用。

很可惜在上次大選期間,因為宇昌案的抹黑污衊了這個事件,使得生醫產業的發展遭到污名化,真是令人遺憾,而且痛心。

台灣有很優良的醫療體系、全民健保、和研究能量,民間資金也很充沛,而且人才濟濟;可以發展生技醫藥產業,成為具有國際競爭力的龍頭產業。就好像半導體產業一樣,可以帶領台灣經濟起飛,並且使得中小的產業,以及服務業一起能夠升級。

目前,台灣的生技新藥新創公司的市值已經高達到六千到七千億,我們一定可以讓生技醫藥產業更為蓬勃發展,而成為台灣的兆元產業。

現在全球人口老化、新興傳染病不斷,而且對先進醫療科技的需求越來越多,所以估計在未來十年內,全球健康生技產業的產值,會高達到五至六兆美金,所以我們的生技產業在台灣務必要讓它蓬勃的發展。

但是很重要的,我們東方人有特定的疾病,因為我們有特定的遺傳基因、生活習慣及地理環境,我們對於亞洲的疾病研究,也是在亞洲地區甚至全世界都是最好的,所以我們用這樣的條件,來努力發展專門用來早期診斷,用來治療亞洲人特有疾病的這些新藥、新疫苗跟新試劑,我們就有很好的利基。

我相信如果我們更加努力,台灣就可以像瑞士、瑞典、荷蘭、或者比利時等成為世界上一流的生技醫藥研發國家。這樣不但可以提供很多的高薪資工作,而且可以帶來更好的生活品質。

蔡主席的「亞太生技醫藥研發中心」,就是希望能夠把台北的南港、新竹的竹北、還有中科、南科,沿著高鐵成為一帶的「生技醫藥研發產業的聚落」,那這個「生技醫藥產業聚落」會成為亞太最重要的聚落。

我們希望讓所有的醫學中心,還有所有的醫院能夠做更多的臨床實驗,還有更多的產品開發,我們也要保障智慧財產以及技術轉移,甚至我們提供資金來導引新創公司的成立,在剛才講的這四個重要聚落當中,我們也會有創新育成中心,舉個例子來講,中央研究院的生技園區,未來就能夠育成六十家的新創的生技公司,因此整個台灣的生技醫藥產業就能夠蓬勃的發展。

很重要的,在這樣的一個過程當中,當然我們也要培植創新研發的人才,還有產業經營高階領導人,我們更希望能夠讓年輕的科學家,他能夠參與新創公司的成立。針對生技新藥、新疫苗、新試劑和高階醫材料等等領域,都能夠帶動國內的整個發展,像最近何大一博士,他的愛滋病抗體,以及中央研究院翁院長的乳癌疫苗,都已經進入臨床三期研究。在今年,我相信會有很好的成果,這也是一個很好的成功案例。台灣確確實實在生技醫藥產業方面,我們能夠有自己的發展利基,我們也應該朝這個方向繼續努力,民進黨在這個方面有很好的經驗,而且我們也可以來一起推動。

我自己也是生技醫藥產業方面,很有經驗的一位政務官,所以我相信未來在民進黨的執政下,我們一定可以使台灣的生技產業做得越來越好。我們相信,如果我們能夠重返執政,全力以赴,我們就會把台灣的生技醫藥產業發展的越來越好,使台灣的整個經濟,因為生技醫藥產業的帶動,而急起直追歐美各國,成為一個重要的新藥研發的重鎮。

如果我們當選,第一件事,就是要推動《科技基本法》、《產業發展條例》的修法,而且不是從五二O開始,是從國會二月一日開始,我們就應該在人才、健保、投資、輔導各方面都要勾勒清楚,馬上修法,大步向前邁進。

我們要再次展現政府效率,打造「生技新藥創新傳奇」,我們要凝聚所有的力量,提供最好的發展條件,讓生技醫藥產業能夠全力起飛,為台灣的經濟注入新活力。謝謝大家!

副總統候選人陳建仁電視政見會 第三輪政見發表全文

謝謝主持人,也再次謝謝王女士的指教,我只想講一句話說,「啊,你又來了」。

我想,王女士也不斷地給蔡主席貼標籤,而且也扭曲民進黨的政策。

實際上,關於美豬的問題,民進黨如果執政的時候,一定會維護國家最大利益,同時也保護國人的健康,就好像我剛才講的,食安是民進黨一再堅持的最重要施政的一個目標之一。再來,我們也會保障豬農利益,這也是民進黨從開始就努力堅持的目標。

剛才王女士的指教,我想又回到了彼此貼標籤的狀況,實在令人遺憾。現在我還是回到政見發表的主題,來跟大家談一談,民進黨很重要的一個政策,就是社區健康照顧的政策,怎麼樣以社區為基礎,來使得全民的健康能夠得到很好的照顧。

從剛剛出生的小孩,到老人家都能夠得到很好的健康照護,而且,透過這樣的社區健康照護的方法,也使得他們不但是年輕人有很好的小孩托育機會、老人照護的機會,而且婦女也可以因此增加她的就業機會,使得整個社區變成了世界衛生組織所說的健康社區的發展。

我首先,先來跟大家談預防醫學的問題。

在1950 年代,台灣西南沿海出現一種奇怪的病,叫做烏腳病,病人的手腳末端都會出現相當疼痛的黑色壞死,甚至會自然脫落。病人必須要接受手術截肢,才能夠保存性命。幸好當時有王金河醫師和謝緯醫師,在當地免費提供義診,並且照顧病人的生活。

但是,他們也覺得「預防重於治療」,所以他們就請台大公共衛生研究所的吳新英和陳拱北教授,去探討烏腳病的原因,後來發現,是和地河井水的含砷量過高有關,所以在他們停止了飲用含砷井水以後,烏腳病就逐漸地消失了。

我自己的研究團隊,後來也發現含砷的砷井水會引起腦中風、心臟病、糖尿病、高血壓,還會引起膀胱癌跟肺癌,是有多重的健康效應。所以我們的研究成果,就被世界衛生組織採納,而且作為飲水中含砷量標準的設定,所以我們也教會了全球上億的人口。

實際上,台灣的研究,確確實實可以對全人類、全世界都有貢獻的。

我再舉另外一個例子,最近一年來,我們的研究團隊,又發現了塑化劑會引起乳癌,還有今天報紙也有登,PM2.5這樣的空氣污染物也會引起肝癌。像這些都是全球最領先的研究成果,但是我要再強調的是,當我們知道這些環境的致癌物,會引起癌症的時候,我們就知道怎麼樣去避免暴露到它,能夠好好的預防癌症的產生。

實際上,在現代醫學的新趨勢,叫做P4 Medicine,P4醫學,也就是Preventive預防的, Predictive預測的, Personalized個人化的, 跟Participatory参與的醫學,這也是美國歐巴馬政府最近提出來的「精準醫學計畫」。希望透過民眾積極參與「個人化的預防醫學」,來促進健康、預防疾病,讓每個人能夠活的長命、活的健康、活的喜樂。

舉個例來說,透過成年人的健康檢查,我們可以早期發現這個人有沒有高血壓、高血脂、高血糖,如果有的話,我們也可以透過減重、運動,還有節食和服藥來控制,一旦能夠控制這些高血壓、高血糖、高血脂,當然就可以避免更嚴重的心臟病或者腦中風的發生;即使已經發生這些嚴重的疾病,也可以善用復健和療養,來避免疾病的復發,還有它的惡化!

由於醫藥科技的發達、環境衛生也在改善、生活水準也提升了,所以很幸運的,台灣人口的平均壽命大大地延長;再加上少子化,所以臺灣正在進入了人口老化的關鍵時刻。因應人口老化的政策,民進黨提出來一個很重要的目標,就是要「在地老化、健康老化、活躍老化」。要達到這個目標,就必須要以社區為基礎來進行個人預防醫學的推動。

我們的執行團隊,未來會努力把衛生所轉型為「社區健康照護中心」,而且結合了社區的醫師、牙醫師、藥師、復健師,還有營養師,以及社工師、護理師,大家一起來提供全方位的社區的健康照護,讓每一個家庭,從小孩到老人,都能夠得到全人、全時、全程,還有全家的體貼照顧。

這樣的一個照顧,很重要地,就是我們希望在我們的長輩們,能夠在「社區健康照護中心」的協助下,就近就可以做進行定期健康檢查、保健養生諮詢、老人疫苗注射、疾病早期篩檢;他能得到很好的健康方法後,當然發生疾病的機會也就減少,那如果他們有比較嚴重的疾病,也可以得到在地的醫療照顧,而且可以得到很好的醫院轉介。

居住在偏鄉地區或原住民地區的老人,確實是很可憐,他們行動已經不方便了,還要被迫舟車勞頓地到城裡看醫生,相當辛苦。所以我們推出來的社區健康照護中心,這樣的一個整合性的社區健康生活,還有照護整合的計畫,實際上我們的立委候選人,像陳瑩、瓦歷斯貝林等原民立委,以及花蓮的蕭美琴、台東的劉櫂豪,都希望能夠透過這樣的「社區健康照護中心」,來改善偏鄉醫療,讓長者們可以熟悉的地方生活,同時得到應有的健康,還有生活上的照應。

我們以「社區」為範圍,就是在住家裡附近,將托育、照顧和醫療資源整合起來。我們要讓社區恢復它的活力,解決偏鄉落差的問題,讓小孩子可以開心成長、讓婦女可以放心工作、讓老人家可以尊嚴養老。政府也就要幫助年輕人,他的托育還有老人照應的問題,讓年輕人好好照顧自己,而且可以為家人來打拼。

台灣有全世界都羨慕的全民健保和醫療品質,但是我們的健保卻讓醫護人長期處於高壓力、高工時的狀態下,也不幸的發生一些醫療糾紛。基層醫療資源的缺乏、偏遠地區醫療資源不均,還有醫療機構的「五大皆空」和「血汗醫護」,都必須要嚴肅地來面對。

我們的健保是需要有做全面性的檢討跟改革,不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不能夠因為虧損,就擅自增加名目來跟人民收費,等到好像保費多了一點,就少收一點錢。這樣就表示,政府沒有一個完整的規劃。

最近的民調也顯示,人民不反對健保有盈餘,但是應該把盈餘的結果,用來提高醫療品質,並且特別是來維護醫事人員應該有的權利和保障,使得整個醫護人員能夠提供更貼心的醫療照顧。在整個醫療體系當中,儀器設備當然是很重要,但是最重要的還是人本的醫療本質,這未來在健保的改善上是需要注意的。

剛才在三輪的政見發表當中,我告訴了大家,有食安五環、生技產業,跟健康照護這些重要的政策。只要政府有執行力,就能夠好好地把這些工作做得很好。

民進黨有絕對的信心能夠做好這件事,但是我們也需要好的國會,能夠來監督政府,所以我們也希望民進黨的立委能夠得到大家的支持,如果國會不過半,那麼我們民進黨就會像以前朝小野大的執政時期,那個時候很多改革就無法落實,所以我們常常講:國會不過半,改革剩一半!

在過去SARS的期間,我們防治紓困條例也好,傳染病防制法也好,衛生署跟疾病管制局的組織法也好,在修法的時候,都因為朝小野大遭受了很大的困難,因此,執政的效率也就折扣。

所以我們在這裡希望呼籲全國的鄉親父老們,讓我們大家一起來支持小英當選總統、支持民進黨立委能夠進入國會來落實改革。未來我們將連結社會最大的改革力量,與跨黨派的立委們合作,用我們最好的執行力,全力來造福人民,為人民打造一個健康、美好、幸福的未來。謝謝大家。



更多照片,請點擊上圖,連結至 活動相簿



獨立媒體 採訪報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