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14日 星期二

馬英九洩密等罪起訴 柯建銘:等待已久,這是憲政重生的時刻!



馬英九涉嫌洩密等案件今天(3/14)偵結, 台北地檢署認定馬英九涉嫌洩密,依《通保法》的洩密罪、《個資法》等罪將他起訴。對此,王金平淡淡的表示平常心看待,「還是一句話,尊重司法!」媒體問是否會致電馬英九,王金平表示「應該不會吧!從那時起,就沒私下通過電話」

對於國民黨團認為這是政治黑手追殺。王金平表示,國民黨團怎麼說他尊重。對於馬英九是否該被起訴,他說,起訴與否是司法問題,不要問他。「我認為我沒關說、沒有任何違法,這是必然的」。司法怎處理,他都會給予尊重,與他怎麼看不相關。

民進黨團總召柯建銘說「這一刻對我個人而言,是等待很久的時刻,也是憲政重生的時刻。」不管怎樣,遲來的正義還是一個正義。

柯建銘表示,佩服檢察官的道德勇氣,大家回顧一下,台灣政治史上沒有一個案子影響這麼深遠,時期拉這麼長,對於憲政影響度最關鍵性的案子。當年九月政爭時,他一再強調,終結特務治國、捍衛憲政體制以及國家重現,起訴代表馬英九有罪難逃。

柯建銘說,黃世銘已經被判有罪一年三個月確定,罪行是確定刑法第132條違反洩密、通保法、個資法,馬前總統加上一個教唆洩密,是共謀共同正犯。

柯建銘表示,有一句話,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總統無阻卻違法事由,尤其今天看得很清楚,馬應該明知總統職權要符合憲法權力分立原則,卻以此案進行政治鬥爭,此案本身就是說,民主國家總統和檢察總長串供、違法監聽,介入個案,進行司法鬥爭,這在任何一個國家總統早就下台了,不管怎樣,遲來的正義還是一個正義。

柯建銘指出,馬英九一直講,這案是關說案,其實是「假關說真鬥爭」,以一個關說名詞,來做政治鬥爭,大家一定很清楚,本席特別帶來當初黃世銘在颱風夜送到總統府的專案報告(一),包括第二天再補充專案報告二,專案報告事實上講得很清楚是刑事偵查案件,裡面講得很清楚,從王院長、部長、陳檢察長有無收賄,要調查資金跟必要搜索,甚至告訴馬總統,要請曾勇夫部長以健康理由下台,這根本就是政治鬥爭,還有後續偵查作為,事實上也展開後續偵查作為,因為,後續偵查作為可能檢察官不清楚,依照這一本專案報告,他們要以懷疑有偽證問題,要重新偵辦,而且特偵組當年10月有傳訊證人,要以偽證案羅織罪名。

柯建銘也向馬英九呼籲,希望台灣憲政重生、揮別舊時代,迎接新時代來臨。他說,現在還有他的自訴在3月28日,要偵結宣判,未來後續司法途徑上,呼籲馬英九伏首認罪,所謂大是大非,要了解什麼是大是大非,面對此事要有大智大勇,才可以得到歷史定位、人民掌聲。

柯建銘說,此外,黃世銘前總長是在八月三十一日,偵辦中就急忙趕著去看馬總統,在颱風夜,三級單位的可以馬上見到總統,代表長期以來有犯罪連結以及共犯,後來黃也承認,九月六日之後,對於馬英九通話無數。

柯建銘表示,當年,立法院成立調閱委員會,要拿通聯記錄,中華電信拒不提供。總統和總長是不對稱職務,為何八月三十一日打電話給他,就馬上求見,假如是有關於司法案件,總統第一時間應該拒絕接見。要提醒各位,八月三十一日絕對不是犯罪的第一現場。馬英九當之後,進行所謂辦綠不辦藍、司法追殺,這是長期以來馬任命黃世銘檢察總長最大目的,當年羞辱前總長陳聰明,然後任命黃世銘,展開一貫以來特務治國行徑,本案只是冰山一角。

柯建銘語重心長的說,這是台灣憲政重生的開始,我們希望揮別舊時代,終結特務治國。憲政體制要有重新定位。



獨立媒體 採訪報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