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22日 星期五

回應陳菊新書 管碧玲:事實被扭曲,每賣出一本,我就被傷害一次



民進黨立委管碧玲今天(12/22)下午針對高雄市長陳菊新書《花媽心內話》首度召親自回應,她表示,「這本書每賣出一本,我就被傷害一次,我不是要阻斷新潮流後路的派系旗子」。這本書對她和謝長廷造成傷害的部分指出,希望可以獲得菊姊、出版社改正。

管碧玲說,今天她開這個記者會,很掙扎。大家都很敬愛的菊姊人生第一本回憶錄出版,應該要一起參加新書發表會,是歡喜的場合。感謝菊姊用她的青春生命為台灣付出,為高雄貢獻,我們非常愛菊姊,也很樂於看到菊姊的第一本回憶錄出版,但是因為一些情況讓她沒辦法一起高興,因為這本書讓她造成傷害,尤其在這時候出版,因為她正在參加民進黨黨內初選。

管碧玲說,她在國外看到新書的頭版頭條新聞,當下她的感覺是跟菊姊感覺一樣,就是「被糟蹋」,因為出書的前三天,新聞先挑出書中跟她相關的部分,作成頭版頭獨家,她不認為出版社會這樣處理,覺得是針對她,所以語氣比較重,也請菊姊包容,她必須站出來為自己陳情。

對於陳菊昨天表示新書關於葉菊蘭的部份,有地方需要修改,管碧玲也表示認同,也認為需要改好。她希望一本書可以保留的是完美而不是傷害,如果此書沒有改好而留下傷痕,一定會是全民遺憾,也會是高雄遺憾,所以她才會認為,應該指出描述中有錯誤的地方,讓這本書未來更完美,彰顯此書中大家要努力奮鬥的價值。

管碧玲說,她希望指出這本書對她、謝長廷及高雄傷害的部份錯誤後,能夠獲得出版社跟陳菊的改正。這本書第52頁到54頁扭曲了2006年高雄市初選的歷史,書中指出,謝系為了斬斷新潮流後路,謝系人馬管碧玲登記初選。這樣寫好像在暗示謝長廷利用自己選台北市長的籌碼,推出葉菊蘭,在葉菊蘭民調輸了之後,才推出管碧玲。

管碧玲指出,這完全不是事實上,完全是對歷史的扭曲跟抹黑。
事實上她早在一月就已經表達參選意願,之後黨內推動「北蔡南葉」、「北謝南葉」勝選方程式,她也多次呼籲黨中央要協調葉參選,而五月初選登記之後,高層表示民調納入葉菊蘭,但菊姐不願意,因而破局,她也隨即停止初選,她並非書中所說要阻斷新潮流的派系棋子。

管碧玲說,作者把這段歷史寫成謝長廷要阻斷新潮流去路的大陰謀讓菊姊痛苦,作者後來又寫到,陳菊從「全黨反對聲」中脫穎而出,顯然有矛盾。而書中說,陳菊在爭議聲中上任時,高雄還是一片荒蕪,事實上那時候駁二、高雄電影節已經上路,世運、燈會也爭取到了,作者對高雄的了解是錯的,應該也不是菊姊真正的想法。行政院長賴清德今年還表示過,「長仔(謝長廷)打基礎,菊姊進行結構大改變」。

管碧玲說,她12年前是很苦的,參加這場初選也是很苦的,12年後被這樣掀開,扭曲成她是謝系要阻斷新潮流不屈服後的棋子,12年前的苦她又再次被打一次,她要在很苦的再去回顧這段辛苦歷史。

管碧玲強調,民進黨黨內初選的協調是初選的日常,而民進黨被人民稱讚的民主價值,正是初選的時候為了勝選可以盡力協調,初選過程的競爭與傷痕到了大選都會團結共同勝選,這是民進黨創造台灣民主政治可貴的價值。而此書卻將這樣的價值寫成鬥爭、陰謀,而大選被寫成是「形式上」。

管碧玲表示,這些都不是事實,民進黨的可貴,民進黨被人民信賴的團結是真實的,民進黨是人民的資產,是台灣的資產。她想跟民進黨支持者說,「我們不是像這本書說的,初選都在搞鬥爭,選舉都在假團結。」請大家放心。她不能在這時間點上受到這樣重重傷害,也不能讓民進黨所創造的民主價值,在2006高雄市長初選這一局的書寫裡被扭曲、被抹煞。

管碧玲說,「這本書每賣出一本,我就被傷害一次,我不是要阻斷新潮流後路的派系棋子」。不希望這本書出來,當年三個女人又要面對這樣的風爆。她鼓勵大家買書來看,讓大家看到高雄的光榮,但是書中有傷痕的部分,請大家知道這是錯誤的。原本她希望修改後再重新出版,但出版社說這本書已經刷了上萬本,她呼籲錯誤的這本不要再印了。

對於這本書一披露也被許多人指出錯誤,是否跟高雄市長初選相關?管碧玲說,她看到書的新聞那剎那覺得是針對她的,之前就曾看到媒體、雜誌有類似內容,對正在初選的她造成影響,但她不願意說,這本書就是為了初選,不過這本書出版前幾天的新聞操作,確實就是針對初選的操作!



獨立媒體 採訪報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