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4月1日 星期三

20090401「駁斥星雲讕言」記者會

影片共三段,可連續觀看。

以「無我」胸懷,超越「大我之愛」 - 回應佛教領袖的國家認同論
釋昭慧 玄奘大學宗教學系主任

從佛法的觀點來看,身份認同(無論是國家認同,還是宗教、性別、宗族、階級等等之認同),是一種受限於因緣條件的「因緣生法」。在因緣聚散的過程中,人們會自然而然地形成一種或多重身份認同。身份認同,原本不必然涉及政治表態的問題,因為個人習性、歷史情懷與文化薰陶,都有可能會讓人選擇性地認同自己所歸屬的族群或是社群,此在佛教,名之為「我所愛」(即「我所屬」的大我之愛)。

認同其中之一,原不必然就得敵視異類的認同者,但「我所愛」之所以被佛陀視為「我執」的擴大,其原因在於,這份「大我之愛」經常會讓人視「大我之外」的族群為異類。特別是國家機器,時常運用教育或威嚇手段,來達成國民集體身份認同的目的,這時往往會將「他者」,逕行妖魔化為可憎可恨的「敵人」。於是生命之間同情共感的能力,往往銷磨殆盡,許多相互傷害的言論與手法紛紛出籠。再加上政治人物乘勢推波助瀾,卒至族群之間入主出奴,互害互恨,共業深淵不知伊於胡厎。

佛教領袖同樣會因個人習性、歷史情懷與文化薰陶,而產生自己的族群認同,但卻必須依「無我」之胸懷,將這份「大我之愛」再作超越,平等看待異類眾生。倘若無法作這樣的自我超越,就容易情不自禁地加入某一陣營,甚或在言詞間傷害到異類認同。這樣容或可在同一陣營相互取暖,讓同一陣營的人鼓掌稱快,卻無法在族群認同業已撕裂的社會,達到「療傷止痛」的效果。

身份認同的微妙,反映了緣起世間的實相。亦即:受限於見聞覺知的因緣條件所產生的身份認同,可以在相互體諒並善意溝通的情況下,同情共感而尊重、珍惜,卻無法拿來證明孰是「標準答案」(頂多只能證明「政治正確」)。因此必須先做到互為主體性的相互尊重,這才有可能在相互信賴的基礎上,超越「大我之愛」,而達於無緣大慈與同體大悲。操之過急而揠苗助長,則絕對會產生強大的反效果。

2009/4/1,於玄奘大學研究室


【台灣南社 台灣客社 聯合聲明】
擅長政治權謀的政客和尚「星雲」李國身,不要把台灣人民關進中國的地獄牢房!

擅長政治權謀的政客和尚星雲李國身,以類似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宗教局處長的隱形身份,配合中國宗教局長葉小文大談統一;大談台灣沒有台灣人,台灣那個不是中國人。變相要把台灣人民關進中國的地獄牢房。南社、客社呼籲佛光山信眾與台灣人民必須猛然覺醒,不要再到佛光山朝拜,不要再參加佛光山的法會、點光明燈、不要再對佛光山做宗教捐獻;融入真正勘破「一切有為法,如夢幻空華」的純正、原始、素樸的佛教世界,為營造台灣人間淨土克盡佛門子弟的願心!

星雲法師李國身是政治性十足的政客和尚,陳水扁前總統當政時曾透過管道邀請陳前總統到佛光山參拜,並表示若能過夜會做適當安排。當時陳前總不予回應,然李國身此類行為,已十足彰顯其政治特質。

世界佛教論壇竟然不邀全世界佛教最高級的高僧之一的達賴喇嘛參加。星雲李國身在中國無錫參加的論壇會議中表示,達賴不受中國邀請,應是因為達賴喇嘛參與政治的關係,他不懂政治,不便多說。但是回到台灣台北,李國身又對達賴喊話:希望達賴喇嘛面對一個中國,不要忘記自己是中國人,如此相信中國也能接受他」。由李國身在無錫、在台北不同時空的講話,第一、李國身觸犯五戒中的「不兩舌」這一戒。第二、李國身十分懂得政治,曉得對那一道的人說什麼話,政治性十足!

李國身多年來企圖在中國建立佛光山道場,主管此事的中國宗教局一直不予答應。中國和尚在中國有局長、處長等等的政治官階,用共產主義無神論的馬克思思想全面控制宗教。連基督教徒未經批准印製聖經都遭逮捕;教徒未經批准私下聚會傳教,牧師亦難逃大牢的噩運。法輪功數千人遭受十八層地獄的人間酷刑,如今星雲勾結中華人民共和國企圖統一台灣,請問李國身:這樣做是不是企圖有一天在佛光山大雄寶殿釋迦牟尼佛佛頭的額頂塗抹台灣人民的鮮血!

香港自從一九九七回歸中國以後,香港若不仰視北京臉色已不敢自做任何主張。如今政客和尚李國身正在堆砌把台灣圍入中華人民共國的城牆。台灣的佛光山信眾與台灣人民若不及早猛醒,未來的某一天,信仰神明會成為我們一項災難。南社、客社憑依佛門慈悲的定和慧,懇請大家不要再支持政客和尚李國身主導的佛教活動!

台灣南社 台灣客社 2009.3.31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